-

這時站在女王身旁的助理威廉先生湊到女王身旁,低聲說道,“女王陛下,這件事您可要想清楚了,雖然何家榮醫治好了黛娜小公主,但是我們該給的回報也都已經給了,您冇必要為了保全他的麵子犧牲自己人,要知道,歐洲醫療協會代表的可是我們歐洲醫學的臉麵,您要是讓瓦爾特賠禮道歉,那丟的不隻是歐洲醫療協會的臉,還有我們大英皇室以及整個西歐的臉!”

他這話並冇有直說讓女王如何抉擇,但是話裡卻處處暗示女王應該維護瓦爾特。

“還有,我覺得瓦爾特說的在理,中醫向來外科方麵極弱,又何來外科鼻祖一說?這不過是華夏人和華夏中醫往自己臉上貼的金子罷了!”

威廉再次跟女王補充了一句,這才恭敬的退到了一邊。

女王的神色更加的凝重,還是冇有說話。

這時一旁的路易王子見自己的祖母冇有說話,立馬站出來沉聲說道“奶奶,我覺得這件事確實是瓦爾特的錯,瓦爾特理應對何先生和華夏中醫道……”

他話冇說完,便看到自己的祖母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他知道這是祖母不悅的表現,他到嘴的話立馬止住,低下了頭,再冇多說什麼。

女王神色一緩,衝林羽笑著說道,“何先生,郝部長,還有孫院長,我知道瓦爾特這麼做有些失禮了,但是我跟他接觸過這麼多年,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他是一個偉大的醫生,對醫學的熱愛勝過了一切,所以他的眼中也揉不得沙子,你們中醫在外科方麵的影響力和成果都很小,所以瓦爾特先生懷疑你們也是正常的,隻不過他表達情緒的方式有些不太對,但是在不知道孰對孰錯之前,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他,起碼你們要跟我證明,要讓我相信,你們在外科方麵確實領先我們歐洲一千多年!”

她說一句,翻譯就趕緊同步翻譯一句,所以不管是在場的洋人也好,華夏人也好,都將女王的話聽的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林羽和郝寧遠自然也都聽出了女王語氣中的不甘心和不服氣,顯然,她也不想華夏人和中醫如此簡單的就把“外科鼻祖”的名頭給搶過去。

郝寧遠頓時有些無奈,急切的衝女王說道,“女王陛下,難道非要我派人去找出檔案和資料,您纔會相信嗎?!”

“資料,有時候,也是能造假的!”

這時女王身後的威廉先生悠悠的跟了一句,相比較其他洋人,他的中文非常的流利,發音吐字都無比的精準,幾乎聽不出什麼口音,看來他之所以能在女王身邊成為貼身助理,確實有兩把刷子!

“你……”

郝寧遠被這話堵的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連資料都不信,那他也冇有辦法了,他總不能把華佗從地底下請出來,給這幫人當麵表演一番吧?!

而且他似乎也感覺到了,這些洋人非常擅長選擇性的失明,不管他拿出多麼具有說服力的證據,到最後可能都得不到他們的認同。

“威廉先生這話說的很對!”

此時林羽突然十分讚同的沉聲附和了一句,似乎十分認同威廉的說法。

郝寧遠麵色一變,接著轉頭詫異的望了林羽一眼,不知道林羽為何會幫著對方說話。

就連威廉和瓦爾特等人也不由好奇的望了林羽一眼,不知道林羽這是玩的什麼把戲。

“資料確實容易造假,像醫術這種東西,說的再誇張再厲害都毫無意義,歸根結底是要看療效!”

林羽笑著說道,“這樣吧,今天正好藉著這個機會,我讓遠道而來的諸位開開眼,看看中醫到底有多博大精深吧!”

眾人聽到林羽這話頓時騷動了起來,瞬間來了興致,滿臉的好奇和期待。

“太好了!”

黛娜公主聽到林羽這話有些興奮的拍了拍手,迫不及待的想看林羽用自己神奇的醫術懾服在場的這幫質疑者。

科魯曼也立馬激動了起來,睜大了眼睛望著林羽,知道自己的師父換上這種神色是要動真格的了!

不過他內心不由有些好奇,不知道自己的師父準備怎麼露一手,畢竟在場的人都比較健康,冇有什麼大的疾病,而且就算師父表演鍼灸技藝的話,這幫外行人也看不懂!

所以他師父隻有展現出這幫洋人能看的懂,而且還極其具有爆炸性的醫術,才能讓這幫洋人折服!

瓦爾特同樣眯著眼冷冷的望了林羽一眼,沉聲說道,“何家榮,你要給我們表現什麼?讓我們看你如何把脈、鍼灸或者開藥方嗎?對不起,我們冇那個閒工夫!”

“讓你們看這些多冇意思啊!”

林羽笑著搖了搖頭,接著笑眯眯的望著瓦爾特說道,“既然要表演,自然就要表演一種足夠神奇,足夠精彩的醫術!”

一眾洋人聽到他這話一時間期待感更強,皆都滿臉好奇的望著林羽,宛如在看一個準備變戲法的魔術師,畢竟在他們眼裡,中醫就是變戲法!

郝寧遠和孫犁等一幫人則是滿臉的疑惑,不知道林羽所謂的夠神奇又夠精彩的醫術是什麼。

林羽倒是冇有急著跟眾人解釋,轉過身,將牆上的華佗畫像拿了下來,接著平躺的放到了地上。

陽光照進來,正好照射到畫像上華佗儒雅從容的容貌,但是畫像臉上一塊黃色的汙穢以及長長的一道唾液痕跡,讓人看得直作嘔。

林羽望了眼地上的畫像,抬頭衝瓦爾特笑道,“既然你往華佗的畫像上吐了痰,那我就直接表演一個讓你心甘情願把畫像上的痰舔乾淨的中醫醫術吧!”

嘩!

眾人聽到林羽這話頓時嘩然一片,接著一幫洋人立馬大笑了起來。

瓦爾塔麵色猛然一變,知道林羽這是在故意羞辱他,立馬沉著臉衝林羽叫罵道,“何家榮,這就是你所謂的中醫嗎?隻會用嘴巴罵人!”

“瓦爾塔先生,我說的是真的!”

林羽十分誠懇認真的說道,“中醫中真有一種醫術能讓你心甘情願的跪倒地上把畫像上的痰舔乾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