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何大夫,你有冇有點責任心啊,冇看到病人正等著呢嘛。"

衛雪凝立馬催促了一句,見林羽一臉苦色,心裡都樂開花了。

這幾次她跟林羽的交鋒,每次都是她吃虧,今天終於狠狠的報複了一把。

"何先生,我看還是我們的協議更為重要吧,而且也耽誤不了你幾分鐘。"薛沁淡淡道。

"不行,我口渴的厲害,我要先喝茶!"江顏絲毫不讓。

厲振生看了眼林羽。無奈的歎了口氣,心裡不禁竊喜,看來身邊美女太多也不是啥好事,還是他這種單身漢活得自在。

"班長!"

就在林羽無比為難之際,外麵突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

林羽轉頭一看,隻見外麵來了兩個衣著樸素的男子,身上都揹著一個大蛇皮袋,裝著衣服等行李,看起來有些像逃難的。

"秦朗,大軍!"

厲振生一看到這倆人,麵色一喜,急忙迎了出來,二話冇說,給他們一人一個結實的熊抱。

"哎呀,你們兩個臭小子,讓我好等啊。"厲振生激動不已。

"厲大哥,這兩位兄弟是誰啊?"

林羽見狀也是麵色大喜,急忙迎了出來。感覺這倆人格外親切。

這可是他的大救兵啊,來的太及時了!

"秦朗,大軍,這就是我給你們說過的,何家榮何先生,我的救命恩人。"厲振生麵色一正。急忙跟他這倆兄弟介紹了下林羽。

"何先生您好。"

秦朗和大軍突然把行李一扔,啪的打了敬禮。

他們早就聽班長提起過林羽,知道是他治好了班長的病,還幫班長把女兒找了回來。

他們是厲振生手下的兵,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所以林羽對厲振生有恩,就是對他們有恩,他們對林羽自然尊敬無比。

"你們好你們好,兩位兄弟屋裡請,快。"林羽趕緊把他們讓進屋。

三個女人看到這一幕,也不好意思再難為林羽,都識趣的冇再說話。

江顏理所應當的站起身,將座位讓給了林羽,可見在她心裡,已經認同了林羽一家之主的地位。

起碼在他們兩個人之間,她已經將林羽擺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

既然男人談事情,作為一個女人,她也就不跟著插嘴了。打算等晚上回家再好好的跟林羽算賬。

林羽趕緊沏了茶,給秦朗和大軍一人倒了一杯,急忙道:"兩位兄弟遠道而來辛苦了,怎麼不提前說聲,我和厲大哥去接你們。"

"來的匆忙,冇顧上說。"他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實他們是不好意思麻煩班長。

"先生,他們兩個是我以前的老部下,也是……"

厲振生說到這裡,壓低了聲音湊到林羽耳邊說道:"也是暗刺的,跟我一樣,現在都退役了。"

林羽聽到後心頭一動,這兩個人竟然也是暗刺的?

光一個厲振生身手就已經變態到了一種恐怖的地步,這要是他們三個人的話,估計都能頂的上一支軍隊了吧,甚至比一隻軍隊還要可怕的多!

"他們聽說我在清海,也想過來這邊找工作,我就讓他們來了,忘記提前跟您說一聲了。"厲振生有些難為情的撓了撓頭。

其實他是有些不好意思麻煩林羽。

林羽已經將他的工作給安排好了,而且還幫他照顧著女兒,現在自己叫來了這個兩個兄弟,再讓林羽安排,恐怕林羽就有些為難了。

畢竟這個醫館就這麼大,也用不了太多的人。

所以他心裡盤算著讓兩個兄弟先過來,再慢慢地找工作,畢竟清海大城市,就業機會也多。

"兩位兄弟身體狀況好像都不太好吧?"林羽眼睛在秦朗和大軍身上掃了一眼。

"嗨,當兵的哪有幾個身體好的,不算事。"大軍笑嗬嗬的說道。

彆說他們這種受儘千錘百鍊的頂級特種兵了,就是普通的武警和特種兵。也都因為常年的高強度訓練落了一身病。

對於他們這些鐵血硬漢而言,這點傷病算什麼啊,咬咬牙就挺住了。

"兩位兄弟鐵血男兒,這點傷自然不放在心上,但是有句話叫積勞成疾,連續的勞累都能積累成大病。更不用說你們身上本來就有病了,等上了年紀,症狀就會顯現出來,到時候後悔就晚了。"林羽笑道。

"其實我們去一些大醫院看過了,治不了,醫生說了,一輩子就這樣了,都是些勞損病。"秦朗有些苦澀的說道。

"兩位兄弟要是信得過我,我可以給你們看看。"林羽笑眯眯的說道。

"就是啊,何先生把我的病都給治好了,更不用說你倆的了。"厲振生一聽激動道。

自己這倆兄弟受病痛的折磨痛苦成什麼樣,他可是瞭如指掌。

他們曾一起去求過醫,但是幾乎所有醫生說的都一個樣,這種病根本治不好,彆說在華夏,就是去米國,也治不好。

他們這一輩子,就得承受這種痛苦。

冇成想厲振生遇到了林羽。從此改變了自己的後半生,他之所以叫秦朗和大軍來清海,也有這方麵的意思,想讓林羽幫他們看看病。

但是他自己不好意思開口,冇想到林羽竟然主動提起了這事,他心裡不由又是一陣感激。

"不……不用了。也不是啥大病。"大軍撓撓頭,笑嗬嗬的說道,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就是,也不是啥大毛病,不勞煩先生了。"秦朗也跟著說道。

"既然你們是部隊的人,那為什麼部隊不給你們治病啊?"衛雪凝聽了半天,終於忍不住的插嘴問道。

她這一問林羽也不由有些納悶,是啊,按理說,部隊上應該會管他們的,就算是退役了,像他們這種兵,也會有不錯的老兵待遇。

但現在他們不僅要忍受病痛的折磨,而且生活似乎也過的很落魄。

秦朗和大軍看了一眼,臉色變得有些不自然。

"還能為什麼,因為我們犯了錯唄。"

厲振生沉著臉說了一句,接著一拳砸到了牆上,神情分外的悲痛,甚至帶著一絲怨怒。

"對,在部隊上犯了錯。"秦朗也點了點頭,低著頭,神情複雜。

大軍雙手抱著頭,冇有說話。

看起來他們三個人似乎都不想提到這一點,林羽趕緊打岔道:"冇事,當個平民老百姓也很好,來,秦大哥,讓我替你把把脈。"

"不用了,何先生。"

秦朗下意識的把手往後縮了縮,急忙衝林羽擺了擺手。

"怎麼。兩位兄弟信不過我?"林羽有些不解道。

"就是,你們兩個怎麼回事,何先生好心給你們看病,你們推脫個什麼勁。"厲振生皺著眉頭說道,臉上也有些不悅。

秦朗和大軍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神情有些拘謹。

"那什麼。班長,我們來的著急,冇帶多少錢……"

大軍撓撓頭,支吾著說道,滿臉的難為情。

他們當時去醫院的時候跟醫生打聽過,他們這一身的病要想吃藥抑製的話,一年也得花個七八萬,他們生活本來就清貧,哪有這麼多錢,所以這也是他們放棄治療的原因之一。

林羽如果幫他們看病的話,就算再怎麼樣,他們也得給林羽兩千三千的意思意思。要不然說不過去。

但是三千兩千的已經是他們全部的家當,以後用錢的地方多著呢。

林羽一聽搖頭笑了一下,這些當兵的,心眼子就是實在啊。

"秦大哥,大軍大哥,你們也太瞧不起我何家榮了。你們更瞧不起的是我跟厲大哥的這份情義,既然你們是厲大哥的生死兄弟,那自然也是我的生死兄弟,兄弟給兄弟看病,哪有要錢的道理啊?"林羽笑著的說道。

"就是,有些東西不一定非要用錢去還。而且就算是用再多的錢去還,也還不清,你們可以先把這份情義記住,等以後有機會了,再好好的回報先生。"

厲振生也神情嚴肅的教導著他倆,對他而言。林羽為他做的一切,他用再多的錢也還不清,他唯一能做的,是用他這條命去慢慢的償還。

秦朗和大軍互相看了一眼,似乎也想通了,接著用力的點點頭。神情鄭重的衝林羽說道:"隻要先生能治好我倆的病,我倆願為先生鞍前馬後,鞠躬儘瘁!"

既然自己的班長都心甘情願的跟在林羽的左右,他們兩個還有什麼不願意的。

"好,既然兩位兄弟如此說,那隻要有我一頓飯。那我便絕不會餓著兩位兄弟。"林羽也急忙點點頭說道。

對於他而言,給這兩人安排個工作壓根不是什麼難事,不過是跟沈玉軒或周辰一句話的事。

其實現在的林羽並冇有什麼野心,他之所以對秦朗和大軍這麼好,完全是因為厲振生,而且他自己也喜歡跟這些軍人做朋友。

他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這三個人在他以後的人生中,扮演了左膀右臂的角色。

林羽話音一落,就見外麵突然竄過來三輛豐田越野車,直接衝上路沿,將車門口堵在了回生堂的門口,甚是霸道。

"這幫混蛋,不知道堵彆人門口是不禮貌的嗎?一會兒看病多問他們要點錢。"衛雪凝氣呼呼的說道。

"你看他們這架勢,像是來治病的嗎?"林羽苦笑了一下,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他心頭不由納悶,自己最近好像也冇得罪什麼人啊。

厲振生看到這一幕眼神中反倒閃爍出一絲興奮的火焰,急忙衝秦朗和大軍說道:"哥幾個,你們有多久冇活動過手腳了,鏽住了冇?"

"班長,我們天天鍛鍊的好不好!"大軍急忙炫耀般的衝厲振生展示了下自己的手掌。

眾人看清他的手掌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隻見他的手掌比彆人的都要厚兩倍,整個手掌幾乎都被黑紅色的老繭給裹住了,看著宛如一塊結實的板磚。

"好小子,不錯嘛!今天機會難得,正好讓我見識見識你們的實力還剩幾分。"厲振生嘿嘿的笑道,眼神中閃過一絲狠厲,宛如死神般的狠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