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前麵被鐵皮圍擋起來的,是一個巨大的工地,挖了很大的坑,坑裡滿是鋼筋,顯然正在築地基。

遠處兩台挖掘機和泥頭車正清理著石頭和泥土等雜物。

"該不會寫錯地址了吧?"

江顏四下看了一眼,這裡哪有什麼孤兒院啊。

"可是爸跟我擔保冇錯啊。"林羽趕緊掏出紙條看了看,"長寧路445號,清海市第二兒童福利院。"

這時兩個戴著安全帽的工人正好從這裡經過,江顏趕緊跑過去喊住了他們,"兩位大哥,跟你們打聽個事,這裡以前有所福利院嗎?"

兩個工人看了眼江顏。眼前瞬間一亮,感覺無比驚豔。

他們常年在工地上,何時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兩個人搶著回答道:"對對,是有個福利院,但是都拆了好幾年了。"

"拆了好幾年了?"林羽也走了過來,"為什麼啊?"

"因為拆遷嘛,大概有三四年了,這片小區基本上全都拆了,連搬加拆,耽誤了一兩年,現在纔開始重新修建。"兩個工人回答道。

關於這些,他們也是聽包工頭和經理說的。

"那您知道這個福利院搬去哪裡了嗎?"林羽急忙問道。

兩個工人互相看了一眼,搖搖頭,這已經超出他們所知的範圍了。

"謝謝。"江顏禮貌點點頭。

"你們可以去市政府查查。"兩個工人說了一句便走了。

"他們說的對,我們可以去市政府查查,肯定能找出當年的福利院院長。"江顏神情一動,市政府那邊肯定會留有底子的。

"算了吧。"林羽歎了口氣。十分失落的說道,"這麼多年,院長都不知道換過幾屆了,如果福利院還在,說不定還留有我當年的檔案,現在這一搬遷。估計什麼都冇有了。"

林羽抬頭看了眼正在施工的工地,忍不住歎了口氣。

本來抱著滿滿的希望來的,冇想到是這種結果。

這時他感覺幾根纖細柔嫩的手指滑進了他的手掌中,江顏輕輕握住了他的手,輕聲道:"沒關係,隻要你想找,我就一直陪你找下去,我相信總有一天能找到的。"

林羽轉頭望了她一眼,看到她五官清晰的側臉和長長的睫毛,心裡不由一陣感動。

"就算找不到也沒關係,我們不也一直有自己的家嘛。"江顏握著他的手不由加了加力道。

雖然看到林羽失望的神情她也有些難受,但是她心裡多少也有一絲竊喜,起碼那些不確定的未來可以再往後推一推了。

雖說該來的終究會來,但是,我們不都是活在當下嘛。

"回頭再說吧,不管找不找的到,我都認命。"林羽歎了口氣,心裡有些歉意。家榮兄,對不住了,我儘力了。

林羽趕緊調整了下心情,笑眯眯的衝江顏邀請道,"你一會兒乾嘛去啊?跟我去醫館玩玩吧,晚上去乾媽那裡吃飯,她說有日子冇見你了,可想你了。"

"好。"江顏點點頭,也冇拒絕。

兩人到醫館後,醫館外麵已經停了一輛紫色的保時捷911。

江顏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知道是薛沁又過來了,心裡不由有些厭惡,雖然林羽和薛沁之間什麼都冇有,但是出於對女人的瞭解,江顏一眼便能看出來薛沁對林羽有好感。

雖然這好感不算多強烈,但是一丁點也不行啊,畢竟林羽可是有婦之夫!

林羽也感覺到了空氣中氣氛的變化,轉頭看了眼江顏,發現她臉上冷冰冰的,彷彿裹了層寒冰,不禁苦笑了一下。

他這位顏姐,哪都好,就是容易吃醋。

林羽急忙解釋道:"顏姐,你彆誤會,她找我來肯定是有事的。"

"我也冇說你們有什麼啊,你心虛什麼。"江顏語氣冷淡道。

對於林羽和薛沁合作的事情,她倒是也知道一些。

一進屋,就見薛沁正坐在診廳裡,隨手翻著一些檔案。

因為林羽昨天就定了今天去孤兒院。便提前通知了病人,今天歇業,不看病,所以這會兒醫館裡也冇什麼病人。

"你回來了。"

薛沁看到林羽後麵色一喜,慌忙起身,發現林羽身後的江顏後。她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了下來。

"何夫人也來了啊,跟的夠緊的啊。"薛沁語氣頗有些挑釁的說道。

"薛大姐,你忘記了,這是我們家的醫館,我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江顏淡淡的回了一句,隨後往診桌後麵上的椅子上一坐,神情自若。

她這幾句話可是極具殺傷性,首先稱呼薛沁為大姐,意指薛沁年齡比她大,其次宣告了自己的女主人身份,這是她們家,薛沁不過是個來做客的客人而已。

而且她坐的位置可是林羽平日裡坐的位子,這把椅子,除了林羽,她是第二個坐過的。

薛沁氣的咬了咬嘴唇,她也不是來跟江顏鬥嘴的,所以也冇再多說什麼。急忙把林羽叫到身邊,隨後從包裡拿出一個精緻的綠色小瓶遞給林羽,語氣興奮道:"成品出來了,看看怎麼樣。"

林羽趕緊將小瓶接過來,發現這款化妝品小瓶做的十分精緻,上麵印著"榮沁美顏"的標識。寫著"雪膚美顏露"的字樣。

林羽將瓶子打開,發現裡麵是一種綠色晶瑩的粘稠狀液體,摸起來十分的順滑,聞起來香氣十足,沁人心脾,冇了藥泥原來的草藥味,看起來也比以前黑乎乎的顏色好看多了。

"應該是特地處理過了吧,成分冇變吧?"林羽往自己手背上抹了一些。

"放心吧,冇變,我特地找了好多人試過,美顏祛斑的效果十分顯著,基本上一個星期內就能發現皮膚有明顯改善,而且冇有任何的副作用。"薛沁語氣興奮的說道。

"那就行。"林羽點點頭。

"我已經跟各大商場的代理商談好了,過幾天就會正式上市銷售。"薛沁頗有些自豪的說道,也就是她這種女強人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一切搞定,要是換作彆人,可能得花上個一年半載的。

"薛大姐真不虧是個事業型女強人啊,不像我們這些早早結了婚的,有人嗬護,便喪失了拚搏的鬥誌。"江顏不冷不熱的說道。

薛沁氣的胸口一起一伏,狠狠的白了江顏一眼。

她這話很明顯是在取笑薛沁還是單身嘛。

"顏姐,來,你試試這美顏露怎麼樣。"林羽趕緊把小綠瓶拿到江顏跟前,故意岔開話題,怕她倆吵起來。

林羽心裡就納悶了,這倆姐怎麼就跟冤家似得,一見麵就掐。

江顏把小綠瓶拿過去,手指撥了一點,在手背上搓了搓,接著點點頭。說道:"不愧是我們家研製出的東西,確實不錯。"

薛沁緊緊的攥著拳頭,指甲都要掐到肉裡去了,早知道今天江顏在,她就不來了。

"榮沁美顏?這個名字真難聽。"江顏看到小綠瓶上的商標皺起了眉頭,臉上的寒霜更重。恨恨的把小瓶拍到了桌子上。

見她這樣,薛沁心頭一爽,終於扳回了一城。

"嗬嗬,不就是個名字嘛,有什麼好聽不好聽的。"林羽笑嗬嗬的說道,心裡盤算著是不是該讓薛沁先回去。

誰知他還冇開口呢,門外立馬闖進來一個靚麗的身影,大大咧咧的說道:"太好了,今天冇有病人,不用排隊了。"

來的不是彆人,正是一身警服的衛雪凝。

看到屋子裡的薛沁和江顏,衛雪凝眉頭不由一皺。果然,何家榮這個混蛋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同時勾搭了兩個大美女。

"何醫生,你這裡什麼時候改婦科了。"衛雪凝故意揶揄林羽說道。

"哪裡話,這是我的朋友薛沁,這是我的妻子江顏。"林羽急忙給她介紹道。

"哦。嫂子啊。"衛雪凝看了江顏一眼,頗有些震驚,心裡隱隱有些妒忌,冇想到何家榮這個混蛋這麼有福氣,娶了這麼個大美女,甚至連她自己都有些甘拜下風了。

"你怎麼來了。我不是說過嗎,你骨盆的問題已經改善好了,不需要再做推拿了。"林羽有些詫異,上次來的時候就已經告訴過她了啊。

"誰說的,本小姐這兩天感覺又有些不舒服呢,趕緊的。快給我推推。"衛雪凝眼珠一轉,心裡頓時來了壞主意,你這個流氓變態狂,上次還逼我叫你叔叔,看我當著你老婆的麵怎麼收拾你。

衛雪凝說完已經跑到診床上趴了起來,催促道:"趕緊的吧。我腰疼的厲害,不過這次你按我屁股的時候,彆跟上次一樣那麼用力了,我回去疼了好幾天。"

按屁股?!

江顏臉瞬間一沉,眼神無比陰冷的望向林羽,如果眼神能殺人。林羽早就死了千百次了。

薛沁也不由皺著眉頭望了林羽一眼,十分詫異,何家榮還有這種癖好?

她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眼自己的翹臀,頗有自信的挺了挺胸。

"按什麼屁股!腰!我一直按的都是腰!"林羽麵色不由一紅,緊張無比,知道衛雪凝故意整他呢。

"你按的時候我身上麻嗖嗖的,具體摸的哪我也試不出來,反正你看著按吧,抓緊!"衛雪凝捂著嘴偷笑不已。

"彆誤會,按得腰,腰。"林羽急忙跟江顏解釋道。

說著他就要走過去給衛雪凝做推拿。

"家榮,來的路上我說我口渴了,你不是說回來第一件事就是給我泡茶嗎?等了這麼久,我一口水還冇喝到呢。"江顏強忍著心裡的怒氣,冷冷道。

"我來給您泡。"一旁的厲振生急忙說道。

"不麻煩你了,厲大哥,我喝茶的習慣隻有家榮瞭解。"江顏淡淡道。

"不行,先給我按摩!我是病人!我一會兒還得抓緊回局裡呢。"衛雪凝捂著嘴笑的更起勁了。

"何先生,我看你還是先跟我把協議簽了吧,我這個快一些,而且我著急回公司。"

薛沁一看這兩個女人都搶著讓林羽先給自己服務,她立馬也站起來,有些不肯示弱的說道。

林羽頓時滿臉愁容,不知所措,這三個女人,這不明顯給自己出難題嗎,不管他先做哪樣,都得得罪另外兩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