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林羽終於徹底的為凱凱施完了針,所以,他已不需再忍!

聽到身後這個冷峻低沉的聲音,黑衣人身子一顫,猛地回身,同時腰跨用力,狠狠的一掌拍向了身後。

雖然他冇有看到身後的情形,但是已然猜到林羽此時已經站到了他的身後。

但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在他轉過身,手掌拍來的刹那,他的眼前突然快速的閃過一道寒光,正對他的手掌!

“噗嗤!”

一聲皮肉穿刺的聲音傳來,隻見他剛纔用來刺林羽的短劍此時已經洞穿他的手掌,貫穿進了他的手臂中!

黑衣人看到這一幕瞳孔一縮,身子陡然打了個哆嗦,雖然他在藥物的刺激下無法感知到疼痛,但是看到整把劍都紮進了自己的手臂中,自然也嚇得麵色慘白!

“你的劍,還給你!”

林羽聲音冰冷,淡淡的說道,“還有,你的掌,也係數奉還!”

話音一落,林羽已經勢大力沉的一掌拍出,正中黑衣人的胸口。

“嘭!”

同一聲悶響,林羽這一掌擊中黑衣人胸口之後,立馬傳來一聲骨頭碎裂的哢嚓聲,而同時,黑衣人的身子也已經飛了出去,重重的摔砸在了後麵的牆上。

“砰!”

黑衣人的身子砸到牆上之後反彈回來,跌落在地麵上,隨後忍不住噗的一聲,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你也太冇用了吧!”

林羽眼神冰冷,淡淡的說道,“你剛次拍了我那麼多掌我都一一笑納,我這才一掌,你就不行了?玄醫門的狗,打了藥還這麼廢嗎?!”

黑衣人頓時被林羽這話激的麵帶怒色,渾身發顫,用手撐著地緩緩站起來,再次朝著林羽撲了過來。

林羽背手而立,冷眼望著這個黑衣人,直到黑衣人快要衝到他跟前的時候,他才猛地出手,狠狠的一掌拍向了黑衣人的麵部。

“哢嚓!”

又是一聲頭骨碎裂的聲音,黑衣人身子猛地一頓,接著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隻見黑衣人圓鼓鼓的腦袋變成了橢圓行,也就是說,林羽這一掌幾乎直接將黑衣人的腦袋拍扁了!

林羽看都冇看地上的黑衣人一眼,顧不上自己肋下的傷勢,猛地轉身,衝到胡擎風跟前,一把抓住跟胡擎風對戰的黑衣人的肩頭,用力的一捏,哢嚓一聲,黑衣人的肩頭立馬被林羽捏碎,手中的短劍立馬也叮鈴一聲掉落在地上。

不過一條胳膊被廢,黑衣人卻仍舊彷彿趕緊不到疼痛一般,怒喝一聲,猛地轉身狠狠的一拳朝著林羽的胸口打來。

“胡大哥,見識過禦氣類的功法嗎?!”

林羽朗聲衝胡擎風說了一聲,接著胸口猛地往前一挺,主動接住了黑衣人砸來的拳頭。

讓人大出所料的是,黑衣人作為攻擊方,這一拳打出後,竟然根本冇有對林羽造成絲毫的傷害!

反倒他自己的小臂突然哢嚓一聲,以一個十分詭異的角度彎曲摺疊了起來。

黑衣人嚇得驚駭的大叫一聲,噗通一聲跌坐到了地上,滿臉的震驚!

“怎麼樣?胡大哥,厲不厲害?!”

林羽挺了挺胸膛,朗聲笑道,宛如一個小孩子顯擺新買的玩具般神氣。

胡擎風看到這一幕也是又驚又奇,不過一向對玄術求知若渴的胡擎風卻冇有詢問玄術,反倒瞥了眼林羽的傷勢,急聲問道,“家榮,你的傷……”

“不打緊!”

林羽立馬一擺手,指著身後的凱凱說道,“凱凱已經冇事了,不過醒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你去看著他,剩下的,交給我!”

林羽說著轉過頭掃了眼對麵的一眾黑衣人一眼,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無儘的寒色,腳下一蹬,迅速的朝著那幫黑衣人衝了過去幾。

此時這幫人身上的藥力已經慢慢的散去,速度、力量和爆發力也都開始大幅度回落,所以林羽衝進人群中之後,宛如砍菜切瓜一般,幫著步承和百人屠等人利落的解決掉了這幫黑衣人。

等到最後一個黑衣人也被放倒在地之後,眾人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像朱老四這種體力過度透支,同時又身負重傷的索性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朱四哥,冇事吧?!”

林羽藉著燈光看到朱老四裸露的傷口後臉色一變,立馬衝到跟前,掏出銀針替朱老四止起了血。

“先生,你……你自己……”

朱老四此時也注意到林羽肋下的傷口,神色瞬間一變,急聲道,“您先醫治您自己吧!”

“我的傷不礙事!”

林羽毫不在乎的說了一聲,利落的替朱老四止住了血,見其他人冇有大礙,這才幫自己止了止血。

“媽的,這幫人注射的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厲害!”

朱老四喘了口粗氣,忍不住罵了一句。

“問問便是!”

步承眼神一寒,猛地蹲其身,一把將身旁的一個黑衣人拽了起來,拽下那黑衣人的麵罩,冷聲問道,“說,你們剛纔往自己胳膊裡注射的是什麼東西?!”

“啐!”

黑衣人冇有說話,直接一口唾沫吐到了步承的臉上。

步承二話冇說,手中的匕首閃電般紮進了這黑衣人的脖頸,黑衣人身子一顫,立馬冇了聲息。

步承立馬抓過另一個黑衣人,繼續沉聲問道,“說,你們剛纔注射的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

黑衣人冷聲說道,語氣堅決。

“你也想死?!”

步承冷聲質問道。

黑衣人瞬間猶豫了下來,眯了眯眼,定聲道,“要殺便殺!”

“好!”

步承答應一聲,同樣將自己手中的匕首迅速紮進了這個黑衣人的脖子。

隨後他再次翻找起了地上的黑衣人,伸手試探著他們的脖頸,翻找著活著的黑衣人。

“這裡還有一個!”

胡擎風突然從旁邊走了過來,一手抱著凱凱,一手還拎著一個黑衣人,正是剛纔被林羽廢掉雙臂的黑衣人。

黑衣人任由胡擎風拎著他,兩條腿軟趴趴的托在地上,顯然連雙腿都已經被胡擎風給打斷!

到了跟前,胡擎風一把將黑衣人扔在了地上,左右搜了一眼,接著開始翻找起了一開始冒充他妻子的那個女人。

步承看到地上的黑衣人,作勢拎著匕首要上前,林羽立馬製止住了他,這極有可能是最後一個生還著的黑衣人,這步承要是再一言不合殺了他,那他們就無人可問了,他還想從這個黑衣人口中詢問處土衛的下落呢,所以林羽湊過來親自審問這個黑衣人。

“你如實回答我的話,我可以放你生路,並且保證把你的雙腿雙臂醫治好,你知道我是誰,瞭解我的醫術!”

林羽衝黑衣人說道,率先給了一個甜棗。

“你殺了我吧!”

黑衣人躺在地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天花板,眼中帶著一絲絕望,說話冇有絲毫的遲疑。

林羽眯了眯眼,不由有些詫異,沉聲道,“據我所知,玄醫門的人,好像冇有這麼有骨氣吧?你們跟著玄醫門,無非是想要榮華富貴,但是要是命都冇了,那一切也都冇了!”

他跟玄醫門的人打過這麼多交道,自然知道這些玄醫門的手下根本冇有那麼視死如歸,彆說這些人了,就是那些被挑選出來保護榮桓的黑衣人,不還是為了苟活,廢掉一條胳膊逃走了嗎?

所以此時見這個黑衣人說話如此果斷決絕,林羽心中自然驚疑,暗想莫非他們不敢說話,是因為出於對土衛的恐懼?!

林羽不由對這個土衛也愈發的好奇了起來,不過想到土衛生生捏爆凱凱眼球的情形,林羽倒也覺得不意外了。

“你要知道,隻有死掉的人,纔不會構成威脅,你越害怕土衛,就越應該告訴我他的下落!”

林羽沉聲勸道,“我保證,一定會讓他在這個世上消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