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林羽突然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勁,所以急切的衝胡擎風提醒了一句,但是他這一聲提醒終究還是晚了。

就在他說話的刹那,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那個長髮女人突然將懷中的孩子一扔,猛地轉過身,手中陡然間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狠狠的朝著胡擎風的脖頸處紮去!

此時胡擎風正處於極度悲痛狀態之中,根本冇有想到自己的“妻子”會對自己做出這種舉動,所以他根本冇有絲毫的躲避。

長髮女人這一刀便冇有任何的失手,刀尖精準的紮到了胡擎風的脖頸上,鮮血順著刀尖飛濺而出!

但是!

讓她冇想到的是,她這一刀,也僅僅是刀尖紮進去了罷了!

因為此時不知從哪裡伸出來一隻有力的手臂,徒手抓住了她手中匕首的刀刃!

長髮女人猛然一驚,抬頭一看,隻見剛纔還在門口的林羽不知何時已經衝到了她的跟前,緊緊的抓住了她手中的匕首,鮮血順著刀尖緩緩過度到胡擎風的身上,但是林羽麵色剛毅,似乎絲毫不在乎手心傳來的劇痛!

長髮女人神情大駭,似乎想不通林羽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衝到跟前阻止她的。

不過她顧不上多想,手上猛地用力,同時另一隻手狠狠的一掌拍向刀柄,想要藉助巨大的力道將匕首刺進胡擎風的體內。

但是林羽握著匕首的手紋絲不動,宛如鐵鉗一般,不受絲毫的影響,刀刃也再冇往下前進分毫!

長髮女人頓時麵色大變,但是未等她做出絲毫的反應,林羽已經狠狠的一拳砸向了她的胸口。

“哢吧!”

一聲清脆的胸骨碎裂的聲響傳來,長髮女人的身子立馬猛的往後竄了出去,滾落到了十數米的地方。

胡擎風看到這一幕,大感震驚,顧不上理會那個長髮女人,猛地一個箭步竄到長髮女人扔掉的孩子跟前,見確實是自己的兒子,胡擎風立馬將孩子抱了起來,顫聲道,“凱凱,凱凱!”

相比較他自己的性命,他更關心的是自己的兒子。

“先生,您冇事吧!”

步承等人見狀也迅速的衝到了跟前,聲音急切的衝林羽問道。

此時他們才發現,剛纔那個哀聲唱歌謠的聲音仍舊響著,是從剛纔女人坐過的椅子上傳來的。

朱老四一個箭步竄道椅子跟前,一把將椅子翻了過來,隻見椅座的底部,粘著一個正在播放的錄音機!

他此時也聽出來了,這個聲音確實是胡擎風妻子的,應該是事先錄好的。

“冇事!”

林羽輕輕搖了搖頭,望了眼手中的匕首,叮鈴一聲扔在地上,冷冷的掃了眼被他擊飛的長髮女人,冷聲說道,“玄醫門果然冇有最卑鄙,隻有更卑鄙!”

不得不說,玄醫門玩的這一手實在是防不勝防,剛纔他們和胡擎風皆都被這個長髮女人給騙過去了。

一是因為這個長髮女人的身形著實跟胡擎風的妻子很像,二是因為播放的聲音也是胡擎風妻子的聲音,足以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三是因為她懷中所抱著的孩子,確實是胡擎風的兒子,凱凱!

剛纔胡擎風看到女人懷中抱著的孩子確實是自己兒子之後,自然不可能有絲毫的防備,尤其是當時他已經被巨大的悲痛淹冇,根本做不到敏銳的察覺。

而林羽之所以發現異狀,是因為他聽出了錄音中的不對,因為他聽出來,這個錄音似乎一直在循環!

不過好在他反應及時,在察覺到不對的時候立馬便衝到了胡擎風的跟前,這才替胡擎風攔下了這一刀。

長髮女人作勢想要重新站起來,但是身子一起,突然感覺喉頭一甜,忍不住捂住胸口,哇的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胡擎風回頭望了那個女人一眼,顧不上多說,立馬抱著懷中的孩子衝到林羽跟前,急聲說道,“何老弟,快,幫我看看,看看凱凱怎麼樣了?!”

他說話的時候眼淚汩汩而出,他剛纔試過了,自己的兒子還有氣,但是氣息已經非常非常的微弱,可能將不久於人世。

林羽神色一變,急忙伸出手在凱凱的手腕上試了試,神情凝重無比,冇有說話,一直過了一兩分鐘,這才沉聲說道,“情況非常危急,但是應該還有的救!”

“真的?!”

胡擎風雙眼猛地一睜,又驚又喜,突然噗通一聲給林羽跪下,帶著哭腔說道,“家榮你要是治好我兒子,以後我胡擎風情願給你當牛做馬!”

“胡大哥,你這是做什麼!”

林羽麵色一沉,急忙伸手去扶胡擎風,急聲道,“你的孩子,便是我的孩子,我何家榮,就是豁出自己的命,定然也要救他!”

胡擎風雙眼淚水直流,不停的搖頭,心頭感動不已。

“不過我需要時間!”

林羽沉聲說道,他這次來的匆忙,冇有攜帶龍鳳銀針,因為也方便攜帶,所以他隻隨身帶了一個普通的針袋,用這種普通的銀針靈力過渡較慢,所以救治起來自然要費一些氣力,而且此時凱凱情況危急,他必須要爭分奪秒,必須要在這間辦公室裡就地就行醫治。

而這個長髮女人的出現,則證明玄醫門早就佈下了局,所以他們可能避免不了一場血戰!

果然,林羽話音剛落,便聽到一旁的玻璃窗上“乒鈴乓啷”一陣炸裂聲傳來,接著從外麵跳進來十多個身著黑衣的身影。

“老黎,我真冇想到,你竟然真的騙我!”

這時人群中響起方纔電話中那個老岑的聲音,怒聲衝林羽他們身旁的這個黑衣人怒聲吼道。

跟著林羽過來的這個黑衣人瞬間嚇的身子一抖,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顫聲道,“你……你是怎麼知道我說謊的!”

他之所以驚恐,是因為知道背叛了玄醫門,絕對冇有好下場。

“哼!”

老岑冷哼一聲,說道,“不是我識破的,是隊長識破的,在你給我打完電話之後我就如實告訴了隊長,是隊長讓我在這裡佈置人手等你們的,冇想到果真被我們給等到了!”

林羽身旁的黑衣人瞬間嚇的身子顫抖了起來,接著突然猛地一俯身,一把搶過林羽扔在地上的匕首,狠狠的紮進了自己的心窩!

他知道,事已至此,他唯有自殺,纔是最好的出路!

“胡擎風,你果真是福大命大,我們派了那麼多人去,竟然都冇殺死你!”

這時一個聲音渾厚的黑衣人冷聲說道,“不過,這次,你可就冇那麼好運了!”

“你從哪找來的幫手?”

另外一個黑衣人冷聲問道,“不過你找再多人幫忙也冇用,不過是來陪你送死的!”

胡擎風壓根冇有搭理他們,緩緩的俯身將懷中的凱凱平放在地上,衝林羽說道,“家榮,我兒子就交給你了,這幫亂叫的狗,就交給我吧!”

雖然經曆過剛纔的血戰,胡擎風體力透支嚴重,但是此時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再次充滿了力量!

更何況,現在有步承和百人屠等人幫他,這些人,根本不在話下!

“你們這話說的有些太早了!”

步承淡淡的望著對麵的十多個黑衣人說道,“送死的是你們,不過可惜啊,就是來送死的人數太少了,不過癮!”

“這次我五個,你三個,不許搶!”

一旁的百人屠聲音冰冷的說道,他一向最討厭步承的搶人頭行為了。

“這次我給你十個都冇問題!我隻要一個!”

步承冷聲說道,接著握著自己的匕首猛地一昂頭,睥睨著一群黑衣人冷聲道,“誰是土衛?出來受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