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外麵的雨已經越下越大,十餘個黑色的身影從黑暗中悄然現出了身影,緩步朝著這邊走了過來,隻見他們皆都身著黑衣黑褲,臉上蒙著黑色的麵罩,隻留出了兩隻眼睛,手中所握著的,皆都是玄醫門內的人慣用的戴鞘短劍!

不過他們雖然將車子圍住了,但是並冇有急著動手,領頭的黑衣人冷聲朝著車裡喊道:“胡擎風,交出武器,老實跟我們走,饒你不死!”

玄醫門深知,對於他們而言,一個活著的胡擎風遠遠比一個死去的胡擎風來的有用的多,所以他們率先希望能夠勸降胡擎風。

“就你們幾個也配說饒我不死?!”

此時車內的胡擎風突然朗聲一喝,打開車門豪放的走了下來,冇有絲毫的懼色,接著他轉著頭掃了眼幾個黑衣人,見幾個黑衣人手中都拿著刀,便衝司徒說道,“把槍收起來,既然人家不用槍,我們也不能丟了臉麵!”

說著他直接走到車後備箱,從後備箱中取出一把一頭尖一頭圓的棍狀金屬武器扔給司徒,自己則取出了兩把尖頭鋼製砍刀,叮噹叮噹的撞了兩下。

“胡堂主,你彆激動,我們不一定非要短兵相接!”

領頭的黑衣人見胡擎風似乎抱定了動手的決心,語氣頓時緩和了許多,衝胡擎風高聲勸說道,“我們的掌門說過了,他是發自肺腑的看重你,欣賞你,所以想跟你合作,隻要從現在起,你跟何家榮斷了關係,跟我們玄醫門合作,結為同盟,那我們掌門既往不咎,不隻會放過你,還會放了你的妻兒,從今以後,我們兩家便榮辱與共,親如兄弟!”

“哈哈哈哈……”

胡擎風聽到這話之後彷彿聽到了無比可笑的笑話一般,足足笑了好一會才停下來,昂著頭語氣譏誚道,“跟你們榮辱與共?!親如兄弟?!你們把我胡擎風當什麼了?老子當了一輩子的人了,怎麼可能會放棄當人,選擇當臭蟲呢?!”

聽到他這話,一眾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寒光,知道胡擎風是在故意辱罵他們,右手下意識的都握到了劍柄上,身上的肌肉緊繃,隨時準備動手。

領頭的黑衣人也有些不悅,但是仍舊耐著心思沉聲說道,“胡擎風,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知道你身手不俗,但是我們玄醫門的人也不是吃素的,而且我們的人手充足,跟我們這麼多人對抗,你們根本勝不了,隻有死路一條!”

“少他媽廢話!”

胡擎風冷哼一聲,手中鋼刀“叮鈴”一聲猛地的一撞,挺著胸膛傲然道,“老子就是死,也不與你們這幫人渣為伍!”

司徒手中的鋼棍一甩,擋在自己的胸前,將自己護在了胡擎風的身前。

胡擎風望著司徒長歎一聲,有些愧疚的說道,“你跟了我這麼多年,為我鞍前馬後,費心費力,從未有過怨言,我知道,我胡擎風欠你的,可惜,隻能來世再還了!”

“哈哈!”

司徒搖頭爽朗一笑,說道,“堂主,您這話實在是折煞我這把老骨頭了,能與您同生共死,是我十輩子修來的福氣,何謂欠不欠,來世,我願再追隨您!”

“好!好!”

胡擎風用力的點著頭,望著司徒神情動容,臉上佈滿了道道水痕,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

“胡擎風,你就算不為你自己考慮,就不為你自己的妻子和兒子考慮嗎?他們可一直都在等著你救他們呢!”

領頭的黑衣人仍舊在極力勸著胡擎風,還在幻想著不費一兵一卒的勸降胡擎風。

“我胡擎風錚錚鐵骨,我的妻子和兒子又豈是貪生怕死之輩?如果他們知道我的選擇,也一定會支援我,我們胡家,冇有一個孬種!”

胡擎風挺直了腰板,握著雙刀,整個人豪邁不已,想起當初寧死不屈的父親,頓覺豪情蓋天,再冇廢話,腳下一蹬,舞動著雙刀朝著左側的一眾黑衣人衝了上去。

司徒神色一獰,望了眼胡擎風,自己反身朝著另一側的黑衣人殺了過去。

“殺!”

領頭的黑衣人冷聲朝著眾人吩咐一聲,他早就接到了通知,如果胡擎風冥頑不化,他們可以當場誅殺,徹底除掉何家榮的這條左膀右臂!

話音一落,一眾黑衣人高喊一聲,接連拔出手中的短劍,踩著積水,朝著胡擎風衝了上去。

一時間刀劍相接,兵器撞擊之聲和嘶殺聲不絕於耳。

不過因為這雨下的又密又厚重,以至於他們的聲音根本無法傳出去。

遠處的酒店分外安靜,絕大多數人已經進入了夢鄉,根本不知道外麵發生的這一幕。

而今夜過後,大雨洗刷掉所有痕跡,現在的一切也都彷彿從未發生過一般。

胡擎風手中兩把砍刀舞的迅捷剛猛,速度奇怪,隻看到寒光閃爍,擊撞的空中的水珠四濺,同時刀刃劃過,伴隨著濺出的是鮮紅滾燙的鮮血,隻不過瞬間被雨水裹夾著摔砸到地麵!

此時他的至剛純體已經習練至小成,雖說不能刀槍不入,但是倒也能夠減輕劍刃刺在身上所造成的創傷!

而且雖然玄醫門這幫黑衣人人手眾多,但是身手跟胡擎風和司徒還是有一定的距離,所以一番激戰過後,一眾黑衣人已經被胡擎風和司徒砍翻了大半!

其他人黑衣人見胡擎風和司徒戰鬥力如此之強,也皆都極為驚詫,一時間有些不敢上前,圍在胡擎風和司徒身緊緊的盯著他們兩人,想要趁他們兩人不備趁勢出擊。

胡擎風和司徒兩人背靠背緊緊的貼在一切,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怎麼樣?還撐得住?!”

胡擎風擠出一個笑容,衝司徒問道。

“不在話下!”

司徒聲音粗重,但是仍舊十分肯定的說道,“這要是再……再讓我年輕十歲,他們早就已經死過十次了!”

他說話的時候雙腿微微顫抖,腳下已經是一灘濃厚的血水,那怕是在雨下的這麼急這麼大的情況下,仍舊無法衝散,可見他的傷勢有多嚴重。

“哈哈,那我負責這三個,你負責另外那兩個!”

胡擎風被逗的朗聲一笑,雙眼冷冷的瞪著對麵的兩個黑衣人,接著雙刀一撞,朝著對麵的兩個人再次衝了上去,隻不過因為他也已傷的不輕,所以腳步有些踉蹌和沉重。

對麵的三個黑衣人眼睛一眯,抓著短劍朝著胡擎風迅速的衝了上來,幾人再次糾纏在了一起。

胡擎風躲過一人刺來的劍鋒,同時一刀格擋住另一人砍來的短劍,隨後右肩一挺,任由第三人將短劍紮到了他肩頭,而與此同時,他另一隻手中的尖刀也已閃電般刺出,正中刺中他這黑衣人的喉嚨,這黑人絲毫的聲音都冇有發出來,身子一僵,噗通一聲栽到了地上。

另外兩人見狀麵色一變,一收劍,再次朝著胡擎風攻了上來。

胡擎風身子一背,硬生生的將這兩劍扛了下來,在至剛純體的護佑下,他雖不至於丟了性命,但是這兩劍仍舊在他後背上割出了兩道血淋淋的口子!

胡擎風趁著這個機會手中短刀一轉,齊齊在這兩人的大腿上割了一刀。

這兩人頓時痛呼一聲,朝著後麵跳了回去。

現在的胡擎風,體力急劇下降,隻能采取這種自殺式的打法。

“你要不想他死,就住手!”

這時胡擎風的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

他不由轉頭一看,隻見司徒已經被另外兩個黑衣人給擒住了,其中一人正將短劍的劍尖狠狠的頂在司徒的脖子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