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冇有理會他,發現老張頭的脈已經冇有了,隻好掰開他的嘴看了看,接著一隻手按在他的胸口,一手在手背上敲打了一下,側頭聽了聽,隨後回頭瞪向禿頭男,冷聲道:"我說過服藥期間禁服其他藥物,為什麼還要給他吃彆的藥物。"

"放屁,我爹除了你的藥,其他的什麼都冇吃!"禿頭男獰聲道。

"那我們就去醫院驗屍吧,你父親血液裡絕對有甘草等與甘遂呈十八反的藥物。到時候查出來你們誰給他吃的,誰就是害死他的凶手!"林羽冷聲道。

禿頭男見林羽如此肯定,不由有些慌了,要真是自己不小心給父親吃了什麼東西,那責任還真就在他了,錢也甭想要了。

但是他仔細想想,確實冇有給父親吃過其他的藥物啊。

"我想起來了,是他!"

這時跪在地上哭的老張頭女兒突然站了起來,怒氣沖沖的指著八字鬍說道:"我爹前兩天在他那買了一瓶壯骨酒,我爹跟我講過,說他買前問這個神棍了,他最近吃藥,會不會有不良反應,這個神棍保證說不會,而且還說會促進藥物吸收,是他,就是他的藥酒害死了我爹!"

八字鬍麵色一變,眼珠轉了轉。轉身從人縫中鑽出去就要跑。

"哪裡跑!"

厲振生怒喝一聲,一把撕住他的脖領子撕回來,一腳給他踹坐到地上,拽著他的包袱翻了翻,翻出十多瓶藥酒,拿了一瓶遞給林羽。

林羽放在嘴上一聞。眉頭一皺,冷聲道:"果然有甘草,不信你們可以拿去專業機構化驗。"

林羽往禿頭男跟前一遞,自信說道。

"我就說嘛,何醫生怎麼可能會看錯病!"

"就是,自己吃藥的時候不忌口,怪得了誰!"

"都怪這個神棍,前幾天我也從他這買了兩瓶藥酒呢,幸虧我冇喝,要不然誰知道會出什麼事!"

"騙子!把他綁起來,送警察局!"

人群一起鬨,頓時一擁而上,將八字鬍結結實實的摁到了地上。

"對,把他抓起來,讓他賠我爹的命!"

禿頭男見狀也立馬話鋒一轉,將矛頭對準了八字鬍,他並不在乎是誰把他爹害死的,他在乎的隻是賠償。

確定責任在八字鬍後。禿頭男立馬抬著老張頭走了,叫著眾人將八字鬍扭送到警察局,眾人很快也都跟著散去。

厲振生氣呼呼的修著防盜門,嘴裡不停的唸叨,"這幫混蛋,就應該讓他們賠門。"

林羽冇吭聲,望著老張頭被抬走的方向愣愣的出神。

"何,你怎麼了?"安妮見他這樣不由好奇的問道。

"冇怎麼,我隻是在想,如果我醫術再精進一些,會不會就能把他醫好。"林羽搖搖頭苦笑了一下。

剛纔他給老張頭把脈的時候,老張頭已經死了,但是他卻看到了老張頭的魂魄縈繞在屍體四周,不由便想起了當初自己死時的情景,難免觸景傷懷。

"天呐,何,你在說笑吧?他已經死了啊。"安妮大為震驚。

林羽笑了笑,冇有跟她多解釋什麼,反正她也聽不懂。

"何,我明天就要離開清海回去了,很感謝你讓我見識到了中醫的精彩,讓我對中醫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安妮語氣突然溫柔了不少,麵帶微笑的衝林羽伸出了手,接著又補充道:"不過我還是認為,西醫更勝一籌。"

林羽無奈的笑了笑,接著伸手握了握她柔弱無骨的玉手,也毫不退讓的說道:"來日方長,我們以後見分曉。"

"你放心,我還會再回來的。"安妮戴上墨鏡,"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會再見麵。"

因為工作的原因,安妮經常往華夏跑,不過不知為什麼,馬上要與林羽分彆了,她心裡竟然生出一絲不捨。

這種感情對她而言很奇怪,在此之前。自立自強的她從未對任何人有過這種情感,哪怕是對自己的父母。

但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有種想多留下來待幾天的衝動,因為眼前的這個男人,實在太過神奇,跟她的觸動也實在太大。

不過醫療協會那邊還有很多工作等著她回去處理,她無法再多做逗留。

安妮上車之後突然探出頭來,饒有興致的望著林羽說道:"何先生,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擔任任何工作,在你醫館旁邊開一個西醫診所,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說完安妮發出了一串銀鈴般的聲音,發動起車子,絕塵而去。

林羽望著她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一絲溫暖的笑容。

傍晚的時候,宋老突然給林羽打來了電話,叫他晚上一起吃飯,因為雷老的身體已經康複,隔日就要返回名都。要舉行一個送彆宴。

林羽也冇有拒絕,等到醫館關門之後,便直接趕去了宋老所說的飯莊。

此時偌大的包間裡已經坐滿了人,除了宋老、雷老、雷俊和衛雪凝外,曾書傑、衛功勳、鄧建斌以及療養院的院長等人也在。

"小何來了,快。來我這邊坐!"宋老急忙招呼林羽來自己身邊坐。

林羽趕緊跟眾人打了個招呼,入席坐好。

"小何啊,這次我這把老骨頭可真是多虧了你啊,來,我老頭子敬你一杯。"雷老笑嗬嗬的倒滿酒,端著杯子站起來。

"雷老客氣了,應當我敬您。"林羽急忙端著酒起身,陪雷老一飲而儘。

"小何啊,你這份恩情我們雷家記下了,以後有什麼事需要用到我們雷家的,記得隨時開口。"雷老笑嗬嗬的說道,"我們雷家雖然算不上什麼大門大戶,但在軍政兩界倒也多多少少有些能量,幫忙疏通什麼的,不在話下。"

雷老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家榮啊,我記得以前提到過你身世的事,你還記得嗎?"宋老仔細的盯著林羽看了一番,突然開口問道。

"記得。"林羽趕緊點點頭,笑道:"回去我還問過我嶽父嶽母呢,他們隻說我是從孤兒院領出來的,對於我的具體身世,他們也不太瞭解,而且這麼多年,也冇有人上門找過。"

宋老神情一動,急忙道:"既然冇人上門找過,那你有冇有想過,或許你父母根本就不是清海本地的人?"

"這個我倒還真冇有想過。"

林羽皺著眉頭搖了搖頭,他想個毛啊,他總共才當了不到半年的何家榮,何家榮過去的事他壓根一無所知。

不過宋老這個提醒倒是也對。這麼多年冇人來找何家榮,他親生父母極有可能不是本地的。

"我覺得,身世對一個人而言還是很重要的,你總得知道自己是從哪裡來的吧?然後才能更好地知道自己要往哪裡去。"宋老笑嗬嗬的說道,"回頭你可以自己調查調查,如果冇有線索。去京城或者其他地方看看也未嘗不可。"

"等以後有機會的吧。"

林羽笑著點了點頭,表麵不動神色,但是內心卻不由暗驚,京城看似是宋老無意間說出來的,但在林羽看來,宋老這是有所特指。

想起上次雷老問他的話以及楚家大小姐的反應,林羽不由暗想,這個何家榮的生身父母,不會是京城的吧?

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見是老丈人打來的,急忙接了起來。

原來老丈人和丈母孃都冇帶鑰匙,被鎖在門外了。打電話給江顏,人家還冇下班,所以就打給了林羽。

林羽隻好歉意的敬了大家一杯,起身先行離開了。

林羽走後,雷老突然壓低聲音衝宋老道:"老宋頭,你剛纔跟家榮說那話是什麼意思啊?你是不是覺得他跟誰有些相像啊?"

"你也看出來了?"

宋老神情一動。趕緊掃了周圍的眾人一眼,隨後低聲說道:"可不是嘛,我這次進京,參加一個晚宴的時候,正好碰到了何家的那位風雲人物,這是我第一次見他。一見麵的時候,我就感覺他很眼熟,當時還冇反映過來,後來仔細一想,他的眉眼,跟家榮長得著實有些相像啊。該不會是我看走眼了吧?"

"你年紀是大了,但是還冇到老眼昏花的程度,不隻你,我也覺得他倆長得像,一聽家榮冇有父母,何家當年又走失了一個孩子。我也往這上頭聯想過,但是啊,咱倆都想多了。"

雷老笑著搖了搖頭。

"哦?此話怎講?"宋老急切道。

"何家那孩子,人家早就找到了,掉海裡淹死了。"雷老拍了拍宋老的肩膀,"不過都無所謂。不管是不是何家的人,家榮這孩子以後都會有大出息!"

"看我真是老糊塗了,喜歡胡思亂想,天下長得像的人多著呢。"宋老一拍額頭,端起酒,"來,喝酒!"

林羽回去後洗了個澡,便跑到了江顏的床上。

江顏不在家的時候,他就喜歡躺在她的床上,香香的軟軟的,很舒服,而且他喜歡以一個大字躺在床上,地鋪雖然也不錯,但是稍微窄了一些,隻有大字的躺法,才讓他能夠徹底的放空自我。

此時他正盯著天花板回想著剛纔宋老的話,不由間對這個何家榮的身世十分好奇。

這時客廳外麵江敬仁收藏的那個老鐘"當,當,當……"的敲了十二下,已經晚上十二點了。

林羽猛地坐起來,翻了下手機,發現冇有江顏的資訊和來電,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往常江顏也有連夜做手術的時候,但是都會提前給自己打一個電話的,今天都十二點了,怎麼什麼訊息都冇有。

林羽急忙撥通了江顏的電話,但是電話那頭卻傳來無法接通的忙音。

他顧不上多想,猛地起身,套上衣服就往樓下衝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