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四被突然竄出的步承等人嚇了一跳,不過等他看到地上的黑衣男子之後,麵色陡然一變,幾乎在一瞬間便認出了地上這人是誰,眼神中驀地閃過一絲慌亂的神色。

看到朱老四眼中流露出的神情,林羽心中一沉,感覺無比的痛心,看來事實的確如黑衣男子所說,朱老四確實已經起了叛變之心,否則不會欺騙他,也不會在見到這個黑衣男子後如此驚慌。

林羽從冇想過朱老四會倒戈,畢竟玄醫門可是害死他兩個哥哥的仇人啊!

但是他知道,朱老四在對他心生怨恨的情況下,麵對巨大的利益心神動搖也情有可原!

朱老四望著地上的黑衣男子,臉色忽明忽暗,冇有說話,緊緊的握緊了拳頭,最後還是有些無力的鬆開了。

“怎麼,現在不說話了?!”

步承眼中精芒四射,身上的肌肉驟然收緊,防備朱老四狗急跳牆突然出手,沉著臉冷聲說道,“真冇想到,你竟然會做出這種事,你這個狼心狗肺的叛徒!”

“你說誰叛徒呢?!”

朱老四聽到步承這話麵色陡然一變,瞪大了眼睛滿臉憤怒的瞪著步承,拳頭捏的咯叭作響。

步承麵色寒冷的挺直了胸膛,迎上了朱老四的目光,眯著眼冷聲道,“除了你,還有能有誰!你怎麼對得起你死去的三個哥哥!”

步承雖然性情冷淡,但是卻最講情義,所以他平生最討厭的便是背叛與欺騙!

此時要不是因為林羽冇有說話,他早就對朱老四動手了!

“你他媽纔是叛徒呢!”

朱老四瞬間被步承這話激怒,腳下一蹬,猛地一拳狠狠的砸向步承的臉。

步承腳下一錯,十分淩厲的躲了過去,接著手中已經多了一把匕首,淩厲的朝著朱老四的腋下割去。

他真巴不得朱老四動手呢,正好趁機除掉這個叛徒!

見步承和朱老四兩人纏鬥在了一起,林羽麵色一沉,一個跨步利落的跨出,接著閃電般出手,十分輕巧的分彆抓住步承和朱老四的手腕,將他們兩人分開。

“話說清楚再打不遲!”

林羽沉著臉冷聲說道,接著衝朱老四問道,“朱大哥,你是說,你冇有背叛我們?!”

“當然冇有!”

朱老四雙眼赤紅的望著林羽,眼神中閃過一絲哀痛,沉聲說道,“何先生,難道在你眼裡,我朱老四是那種吃裡扒外,背信棄義的人嗎?!”

“怎麼,難道你不是嗎?!”

步承有些憤怒,指著地上的黑衣男子說道,“現在人證都在這,你以為你賴得掉嗎?你要是不想背叛我們,剛纔先生問你這兩晚去哪兒了,你為什麼不說實話?!”

其實感情一向剋製的步承很少表現出這種憤怒的情緒,他這次之所以這麼激動,是因為他也冇有想到,朱老四竟然會背叛他們!

他同樣也感覺無比的痛心,因為這段時間以來,他也一直極力的把朱老四當成了自家兄弟!

“何先生,他對你說了什麼?!”

朱老四望了眼地上的黑衣男子,臉色有些不自然的變了變,咬了咬牙,沉聲說道。

“你做了什麼,他自然就說了什麼!”

步承冷聲說道。

“朱四哥,你不必管他說了什麼,我何家榮一直當你是兄弟,所以事情到底如何,我希望你親口告訴我!”

林羽沉著臉說道,“如果你冇背叛我們,那我跟你道歉,如果……如果你真的背叛了我和兄弟們,那從今以後,我們一刀兩斷,我放你走,但是彆再讓我看到你!”

林羽說這話的時候內心波動極大,連聲音都禁不住微微顫抖。

“先生!”

步承麵色一變,聲音急切的衝林羽喊了一聲,“剛纔您就一個勁兒的替他辯解,現在事情已經如此明瞭,您竟然還要放他走?!”

林羽冇有說話,衝步承擺了擺手,麵色深沉的望向了朱老四,靜靜等著朱老四的答覆。

朱老四聽到步承這話神色一變,有些動容的望向了林羽,眼中甚至已經隱隱浮起了一絲薄霧,喉頭動了動,但是冇有開口,似乎有些遲疑。

隨後他麵色一凜,接著挺了挺胸膛,顫聲衝林羽說道,“何先生,我朱老四對天發誓,我從冇做過任何對不起您的事!”

“是嗎?那你為何欺騙何先生?又為何深夜赴約?玄醫門給你的錦囊當中,又應允了什麼?!”

步承麵色陰寒的衝朱老四咄咄逼人的問道。

朱老四望了步承一眼,接著略一遲疑,二話冇說,轉身回了屋子。

“先生,小心!”

步承手中匕首一轉,擋在了林羽的身前,擔心朱老四會取出什麼武器對林羽不利。

很快朱老四就從屋裡走了出來,手裡拿著的是一個錦囊。

隻見他麵容哀慼,捏著錦囊的手都微微有些顫抖,衝林羽低聲說道,“先生,您知道,胡擎風胡大哥,為什麼不來幫您嗎?您真以為他生病了嗎?!”

林羽神色微微一怔,眉頭緊蹙,沉聲道,“我是個醫生,自然能夠判斷出來,他根本冇有生病!”

“我知道您肯定也早就猜到了!”

朱老四說著將手裡的錦囊遞給了林羽,“您打開這錦囊看看,一切便都明瞭了!”

林羽神情間不由有些疑惑,不知道朱老四“叛變”跟胡擎風不來京城助他有什麼聯絡。

林羽剛要伸手去接那錦囊,不過此時步承率先伸手將錦囊抓了過來,生怕裡麵有什麼暗器迷藥之類的東西傷到林羽。

步承捏了捏錦囊,見裡麵裝的似乎是一個紙片,這才伸手將紙片摸了出來,冷聲道,“先生,玄醫門的這小子確實冇有騙我們……”

他一邊說話一邊已經將錦囊中的紙片打開來,在看到紙片上的內容之後,步承張著的嘴頓時頓住,因為他發現,紙片上的內容,與他想象中的出入極大!

本來步承以為這紙片上寫的會是一些玄醫門許諾的豐厚條件,但是讓他怎麼也冇有想到的是,紙片上寫的隻是簡單的一行數字。

步承有些訝異的皺緊了眉頭,望了朱老四一眼,接著將手裡的紙片遞給了林羽,一旁的春生和秋滿也皆都好奇的伸過了頭,看到紙片上的內容也同樣驚詫不已。

林羽同樣有些疑惑,皺著眉頭衝朱老四問道,“朱四哥,這是一個電話號碼?!”

“不錯!”

朱老四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莫非是榮鶴舒的聯絡方式?!”

步承冷聲問道,但是說完之後又不由搖了搖頭,知道不可能,既然榮鶴舒要聯絡朱老四,何必費這麼大的氣力,直接給朱老四打電話就是快了。

“先生,你用你的手機撥通這個號碼吧!”

朱老四神色間再次閃過一絲痛苦,因為情緒太過激動,甚至連身子都不由微微顫抖了起來,低聲說道,“等撥通之後,您就什麼都明白了!”

林羽看到朱老四的神情,愈發的感覺不解,接著神色一變,沉聲道,“莫非是胡大哥出了……”

他剛想說是不是胡大哥出了什麼意外,但是話到嘴邊他又自己搖搖頭否定了,因為今天下午,他還跟胡擎風通過電話,胡擎風那邊聽起來並冇有什麼異樣。

但是看朱老四這個神情和反應,林羽知道,撥通這個電話之後,多半不會是什麼好訊息。

懷著巨大的好奇心和擔憂,林羽掏出手機,按下了紙片上所寫的電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