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羽這話,一向喜怒不表於色的步承眉頭緊蹙,神情似乎急切無比,連忙走到林羽跟前,衝林羽說道:“先生,有些事不是自欺欺人就能夠過的去的!我承認,朱老四確實為我們付出了許多,但是上次張老三為了救你死去之後,他整個人神情大變,一直鬱鬱寡歡,可見張老三的死對他觸動很大,難說他不會將這股怨氣加到你身上啊!”

“何大哥,我……我覺得步大哥說的有道理!”

春生不由撓了撓頭,似乎有些讚同步承的話,也認為朱老四心裡記恨著林羽。

“是啊,何大哥,不是有句話,叫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嘛!”

秋滿也站出來急忙勸說道,“要不我們還是當麵問問朱大哥吧,要是冇問題那最好,要是有問題,反正我們這麼多人,也不怕朱大哥逃走!”

“先生,你總不能因為對他一人的信任,就搭上其他人的性命吧,這樣對我們這些人不公平!”

步承沉聲說道,神色顯然有些不悅,他不明白,既然都是兄弟,為何林羽如此偏袒朱老四,卻不知道為他們考慮考慮。

如果朱老四當真出賣了他們,那到時候他們幾個人很有可能會跟著賠上性命!

林羽麵色凝重,輕輕的歎息了一聲,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一抬頭,突然神色一變,緊接著一個箭步衝了出去,給一旁的春生和秋滿嚇了一跳。

林羽身影迅速的衝到了前麵的院牆,接著一個縱身,靈活的翻了進去,隨後一個黑影便被林羽從院子中拋了進來,噗通一聲跌到了地上,正是那個斷臂的黑衣男子。

很顯然,這黑衣男子想藉著林羽他們聚在一起討論的時機逃走!

黑衣男子跌到地上之後痛呼了一聲,步承看清是他之後,立馬一個箭步衝上去,狠狠的在他身上踹了兩腳,給黑衣男子踹的嗷嗷直叫。

“看到冇有,他也是做賊心虛,說不定,這件事本就是他誣陷朱四哥的!”

林羽踩著黑衣男子的後背冷聲說道,他內心深處不相信,亦或者說不願相信朱老四會背叛他!

畢竟林羽當初親口答應過張老三的,要替死去的祁老大、孫老二和張老三三兄弟照顧好朱老四!

如果朱老四真的背叛了他,林羽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繼續履行自己的承諾!

而且現在他身邊的兄弟已經越來越少,他不想再平白失去一個兄弟!

“何先生,我發誓,我發誓我的話絕無半句虛言!”

黑衣男子聲音驚恐的說道,“我剛纔想逃,是害怕你們殺了我……”

“先生,剛纔春生說的對,我們帶上玄醫門這小子,直接去跟朱老四對質就是!”

步承冷聲說道,“到時候我和春生秋滿帶著這小子等在外麵,你進去問朱老四這兩晚去哪兒了,見過什麼人,看他到底會不會跟你說實話!”

林羽沉著臉冇有應聲,步承這個主意確實不錯,要想確定這件事,當麵問問朱老四就是,這點他早就想到了,但是他一直冇說,是因為他不敢問,因為他害怕得到的結果,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先生,有些事是必須要麵對的!”

步承冷聲說道,“您也說過,胡擎風這次明明冇有生病,卻故意號稱自己有病冇過來幫我們,您難道就冇想想其中的緣由嗎?祁老大、孫老二、張老三和朱老四都是他帶來的,他跟這幾人的關係都很好,這幾人也是看在他的麵子上纔來幫我們的,現在祁老大、孫老二和張老三已經命喪黃泉,您敢保證,胡擎風心裡對你冇有絲毫的怨言嗎?!”

其實步承一直就想過這點,但是礙於對胡擎風的瞭解以及林羽跟胡擎風的關係,他一直冇有說出這點,現在事到如今,他也直接將自己的所想說了出來。

林羽聽到步承這話心頭猛地咯噔一下,好似被什麼刺中了一般,胸口劇烈的一起一伏,呼吸都有些困難了起來,他之所以反應這麼強烈,是因為這一點他自己也曾經想到過!

或許真的是因為祁老大三兄弟的死,讓胡擎風跟自己有了隔閡!

“就這麼決定了,我們去當麵質問質問朱老四!”

步承冷聲說道,接著一把將地上的黑衣男子拽了起來,未等黑衣男子說話,步承直接一巴掌敲到了他的脖子上,黑衣男子身子一軟,一頭栽到了步承的肩頭。

“走吧,先生!”

步承將黑衣男子扛起來,衝林羽沉聲說道。

林羽抿了抿嘴,接著神色一凜,點頭道,“走!”

說著他便邁步往外麵走去,步承說的冇錯,有些事遲早是需要麵對的,如果朱老四真的有問題,他卻視而不見,那是對步承他們的不負責!

春生和秋滿也立馬跟著林羽他們往外走去。

幾人開著車子很快就趕到了林羽所買下的那所公寓,上樓之後,步承便帶著黑衣男子躲到了春生和秋滿的房間,不過冇有把房門關死,留了一個小縫,方便聽林羽與朱老四的對話。

朱老四住在春生和秋滿房間的斜對麵,林羽走過去稍一遲疑,接著握了握拳頭,輕輕的敲了敲房門,這時裡麵突然傳來了朱老四的聲音,“誰啊?秋滿?!”

林羽敲門聲這麼輕他都能聽到,可見他並冇有睡。

“朱四哥,是我!”

林羽輕輕咳嗽了一聲說道。

裡麵的聲音頓時小了許多,接著便冇了動靜。

“朱四哥?朱四哥?!”

林羽蹙著眉頭再次急促的敲了敲房門。

不過他剛敲冇兩下,房門陡然被打開,接著就見身著一身睡衣的朱老四走了出來,衝林羽問道,“何先生,您這麼晚怎麼來了?!”

他說話的時候麵色坦然,神情冇有絲毫的異樣,而且眉眼間還帶著一絲倦色,似乎他一直都在屋裡休息,冇有出去過半步。

“朱四哥,你剛纔一直在屋裡?!”

林羽疑惑的問道,神色淡然自若,但是揹著的手卻不由緊緊的握了起來,內心顯然有些掙紮。

“對啊,一直待在屋裡呢!”

朱老四毫不遲疑的點頭道,臉色也冇有任何的變化,打了個哈欠,說道,“躺在床上一直睡不著,不知道先生為什麼問我這個?!”

林羽見朱老四竟然撒了謊,內心瞬間宛如針紮般難受,手也握的更緊,不過還是想再給朱老四一次機會,笑著說道:“奧,那什麼,我剛纔從醫館回家的時候,看到大馬路上有個人跟你很像,走路很急,似乎遇到了什麼事,所以我就一直跟著他,結果跟丟了,於是有些不放心,就過來見見你,不管遇到了什麼事,兄弟們都可以一起承擔嘛!”

林羽話中的暗示意思已經十分的明顯,所說的正是朱老四,而且暗示朱老四遇到什麼事的話,可以說出來,大家一起承擔!

“那不是我先生,你應該認錯人了!”

朱老四神色如常的坦然一笑,接著搖了搖頭,“我今晚上早早地就洗澡休息了,怎麼可能會在大馬路上走呢!”

林羽眼中的神色猛地一暗,神情突然便的頹喪無比,冇想到,朱老四竟然真的欺騙了他!

“哼!”

這時躲在春生、秋滿那屋的步承聽到這一切終於忍不住了,冷聲說道,“是嗎?那這個人又是誰!”

說話間,步承一個邁步從屋子中走了出來,接著將肩膀上的黑衣男子往地上一扔,砰的一聲摔到了朱老四的腳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