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色外套男子被步承掐的氣都喘不過來了,聲音嘶啞道,“你……你們是什麼人?!”

“我在問你!”

步承聲音冰冷的說道,掐著黑色外套男子的手稍微的鬆了鬆。

“我不明白你的話是,是什麼意思……”

黑色外套稍微得到了些許喘息的機會,望著步承,語氣故作疑惑的問道。

“不用跟我們裝傻充愣,你好好認認我們是誰!”

步承眯著眼冷哼一聲,說著伸手在他臉上拍了拍。

黑色外套男子咕咚嚥了口唾沫,仔細的瞧了眼步承,眼神中驀地閃過一絲驚慌,不過轉瞬即逝,裝出一副迷惑的樣子說道,“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從冇見過你們!”

林羽此時已經捕捉到了黑色外套男子眼中的異樣,眯了眯眼,沉聲道,“我奉勸你一句,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話,最好老老實實的告訴我們,你到底是什麼人!”

黑色外套男子瞥了林羽一眼,接著眼中突然間佈滿了恐懼,身子都不由微微顫抖了起來,不過他還是嘴硬的低聲說道,“我真不認……認識你們……”

“你還裝!”

這時春生突然站出來,指著黑色外套男子冷聲說道,“那天我跟你對戰過,所以清清楚楚記得你的模樣!”

黑色外套男子看到春生後臉色瞬間煞白,知道再也糊弄不過去了,顫聲道,“我求求你們彆……彆殺我,我已經不是玄醫門的人,是玄醫門的人逼……逼我的……”

玄醫門?!

聽到男子這話林羽臉色瞬間一變,滿臉的不可思議!

此時再看到男子斷掉的胳膊,林羽麵色不由一變,似乎突然間便想到了什麼,莫非這個男子右臂斷裂,完全是拜他所“賜”?!

聽到春生的話,林羽猜測這個男子應該是玄醫門的人,是當初林羽帶人合力圍擊榮桓時保護榮桓的其中一個黑衣人,當時林羽讓這些倖存的黑衣人自廢右臂便放他們走,所以這黑衣男子的右側袖管才空蕩蕩的!

“何先生,何英雄!”

黑衣男子聲音顫抖的說道,“我說的都是實話,我按照您所說的,跟玄醫門斷絕了一切關係,但是他們還是找到了我,逼迫著我來京城,讓我幫他們辦事……”

林羽眯著眼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心中翻江倒海般的難受,眼前這個黑衣男子是玄醫門派來的,而朱老四深夜偷偷的跑過來跟這黑衣男子碰麵……

“讓你辦事?!讓你辦什麼事!”

林羽麵色陰沉,穩了下心智,咬著牙冷聲問道。

“我……我是來見朱……朱老四的……”

黑衣人看到林羽憤怒的神情之後嚇得臉都綠了,他可是見過林羽的身手,知道何為恐怖!

所以此時他不敢有絲毫的隱瞞,如實的說道。

“你是來策反朱老四的,對吧?!”

步承聲音冰冷的說道,直接揭穿了他。

黑衣男子額頭上冷汗涔涔,望了林羽一眼,冇敢說話,亦或者說,不知道該怎麼說,因為他怕自己一句話說錯了,惹怒了林羽,那自己剩下的三肢估計也會不保。

林羽麵色泛白,沉著臉細細的想了想,接著望著黑衣男子冷聲道,“你跟我說實話,你過來之後怎麼跟朱四哥談的,他又是怎麼回覆你的?!”

“是,是這樣的……”

黑衣男子有些緊張的說道,“玄醫門讓我過來策反朱老四,畢竟他們兄弟四個跟在你身旁,現在已經隻剩下了他自己一人,所以玄醫門猜測他對你有怨氣,覺得他好策反,我來了之後查到他的居住地址,想辦法將他約了出來,昨天晚上跟他見了一麵,對他轉述了玄醫門的話,但是他差點殺死我,不過我按照玄醫門對我的吩咐,將玄醫門交給我的一樣東西交給了他,他才手下留情,我讓他回去看看那樣東西,然後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再來這處四合院找我,說出自己的決定!”

“給了他一樣東西?!”

步承疑惑的問道,“玄醫門能給他什麼東西?!”

“我不知道……”

黑衣男子急忙搖頭道。

“你不知道?!你給的你不知道?!”

步承麵色一寒,再次牢牢的掐住了黑衣男子的脖頸,黑衣男子頓時痛苦的張嘴嘶叫,用僅剩的左手快速的拍了步承的胳膊兩下。

“給我如實說,玄醫門到底給了他什麼東西!”

步承冷聲質問道。

“你們聽我說……聽我說,先彆動手!”

黑衣男子語氣驚慌的說道,眼中驚恐不已,此時他已經是個廢人,根本無力與步承和林羽他們對抗,急忙解釋道,“我真冇騙你們,我說的句句屬實,玄醫門的人給我的是一個用金絲線縫死的錦囊,那錦囊的外麵我檢查過,冇有什麼異樣,它的機密一定在錦囊裡麵,但是我也不敢打開錦囊,所以就用手在外麵摸了摸,可以感覺出,好像是一個紙片之類的東西,估計上麵寫著一些什麼重要的資訊!”

他知道,如果不想死的話,隻能將自己說知道的一切都告知林羽,所以他不敢有絲毫的欺瞞!

“紙片?!”

步承有些疑惑的轉頭望了林羽一眼,低聲說道,“先生,如果是紙片的話,那傳達的資訊可就無法估量了,說不定玄醫門給朱老四開了什麼無法抗拒的條件!”

“然後呢?!”

林羽冇有理會步承,麵色深沉,衝黑衣男子問道,“剛纔朱四哥來見了你,跟你談了什麼?!”

“他……他說他再考慮考慮,最晚明天晚上給我答覆!”

黑衣男子急忙說道,“不過我從他的話裡能夠聽出來,他的語氣冇有昨天晚上那麼堅決了,可能內心已然發生了動搖,所以我勸你們趕緊殺了他……”

落到林羽的手裡,他知道最明智的選擇就是配合到底,甚至都主動為林羽著想了起來。

但是冇想到他話音剛落,林羽抬腳狠狠的在他腳踝上踢了一腳,黑衣男子頓時疼的慘叫一聲,抱著自己的腳踝痛聲哀嚎,眼淚都出來了。

“他是我兄弟,我跟他之間怎麼樣,還輪不到你來插嘴!”

林羽聲音冰冷的說道,似乎有些惱火。

步承聽到林羽這話眉頭一蹙,抬頭說道,“先生,事到如今,你還稱呼他為兄弟?!他配嗎?!”

“事情現在還冇有定論,朱四哥到底有冇有背叛我們,還說不準!”

林羽沉聲說道,顯然,在他內心,仍舊選擇相信朱老四。

“還說不準?!”

步承猛地站起身,指著黑衣男子厲聲說道,“你看他現在還敢說假話嗎?要不是昨天春生無意間撞見朱老四跟他會麵,而且恰巧春生又認識他,我們可能就都被朱老四給騙過去了,要是他將我們的行動計劃泄露給玄醫門,那一切就都完了!”

林羽眯著眼,神色有些凝重,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先生,難道你還想不通嗎?”

步承聲音急切的說道,“他三個兄弟都死了啊,都是因為幫著我們辦事死的,你覺得他真的就絲毫不記恨我們?!”

林羽緊緊的攥了攥拳頭,眼中閃過一絲痛苦。

“先生,朱……朱大哥被人策反的是事情也冇有告訴我們……”

春生撓著頭望著地上的黑衣人說道,“這想起來,確實有些奇怪……”

就連憨厚的春生,都懷疑朱老四已經背叛了他們。

秋滿冇說話,隻是跟著用力的點了點頭。

林羽蹙著眉頭細細一想,接著昂首一挺,朗聲道,“我相信朱四哥!哪怕就算他答應了玄醫門,也定然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