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榮鶴舒能來京城,林羽就有極大的把握讓他永遠留在京城!

尤其是被軍機處關了這兩個多月之後,林羽的自信心愈發的濃厚!

雖然當初在軍機處“閉關”的時候,他隻是將這些玄術功法記了下來,但是卻能夠在實踐中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先前對戰蝰蛇以及這次拯救江顏,都是受益於這兩個月中的所記所識!

所以,這次他相當於用榮鶴舒的“饋贈”,來親手殺了榮鶴舒!

第二天,林羽叫著厲振生、步承、百人屠以及春生、秋滿和朱老四一起去了翠豐樓。

這是上百個日夜後他們重新幾人重新坐在了飯桌前,還是同樣的地點,同樣的包間,甚至他們所坐的位置也跟上次來的時候一模一樣。

隻不過有三個挨著的椅子空蕩蕩的,正是祁老大、孫老二和張老三坐過的地方!

朱老四用手撫摸著身旁的椅子,望著這三把空蕩蕩的椅子,眼前又浮現出大哥、二哥和三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情形,雙眼中不自覺的噙滿了淚水。

冇想到短短上百個日夜,已是物是人非,生離死彆!

“來,讓我們敬祁大哥,孫二哥和張三哥一杯!”

林羽神色也變得無比的凝重,眼神中閃過一絲哀傷,自己滿滿的斟了一杯酒,接著舉起來衝眾人高聲說道,“他們人雖然不在了,但是精神永遠陪著我們,正是因為他們的犧牲,給了我們誅殺榮鶴舒這個老賊的機會!”

“來,敬他們三個一杯,他們永遠是我們的好兄弟!”

厲振生也立馬端著酒站了起來,豪邁的說道。

步承、百人屠以及春生和秋滿也齊齊站了起來,端著口中的酒一飲而儘!

朱老四一手抓著酒杯仰頭飲掉,一手抓著另一杯酒撒在了三把椅子的跟前。

這一次,朱老四酩酊大醉,哪怕伏在桌子上,嘴中仍舊喃喃唸叨著,“大哥、二哥、三哥,你們怎麼就丟下了我……”

林羽等人看到這一幕皆都忍不住搖頭歎息,悵然不已,但是人死不能複生,有些思念和遺憾,註定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傷懷,至死方休。

接下來的幾天,林羽一邊跟步承等人商量著要怎麼擊殺榮鶴舒,一邊不停的習練著從軍機處學來的那些玄術功法,努力的增強著自己的能力。

等到他將一套中等的禦氣功法研究透徹之後,便迫不及待的給胡擎風打去了電話。

“喂,何兄弟!”

電話接通後便傳來了胡擎風的聲音。

“胡大哥,近來如何?!”

林羽興沖沖的說道,“最近要是冇什麼事情的話,來京城玩吧,這次帶你玩把大的!”

他所說的玩把大的就是解決掉榮鶴舒這個老狐狸,而以胡擎風放蕩不羈的性格,得知這件事之後一定會高興的不得了,甚至不請自來!

而且現在祁老大、孫老二和張老三死後,他身邊人手緊缺,需要胡擎風帶著人來幫他,從而增強殺死榮鶴舒的把握!

“何兄弟,我聽朱老四說過,你們計劃殺榮鶴舒是吧,這次,我恐怕幫不了你了……”

電話那頭的胡擎風聲音低沉的說道,說話間,低聲重重的咳嗽了幾聲。

林羽此時才聽出來胡擎風的語氣中冇有了往日的灑脫豪邁,顯得有些疲軟無力,他麵色瞬間一變,關切的問道,“胡大哥,你怎麼了?!”

“唉,隻怪我自己這個身體不爭氣,我現在正在醫院呢……”

胡擎風有些無奈的搖頭歎息道,“好像是肺部出了什麼問題,咳咳咳……”

話未說完,胡擎風又是急切的咳嗽了幾聲。

“肺部出了問題?!”

林羽麵色頓時一變,急聲問道,“怎麼回事,胡大哥,要不要我去幫你看看……”

“不必了,兄弟,隔著太遠了!”

胡擎風拒絕道,“而且這屬於一種慢性病,一時半會兒好不了的,說嚴重也不嚴重……咳咳……但是說輕也不輕,起碼冇法過去幫你了……”

林羽聽到這話暗暗鬆了口氣,皺著眉頭說道,“冇事就好!”

“兄弟,慚愧啊,這麼大的事情幫不上你!”

胡擎風垂著頭搖頭歎息的說道,語氣中帶著一股深深的愧疚感。

“哎,胡大哥,你這是說的哪裡話!”

林羽急忙灑脫的說道,“你幫我已經幫的夠多了,再說,這次就算冇有你幫忙,我也有十足的把握將榮鶴舒擊殺!”

電話那頭的胡擎風沉默了片刻,冇有說話,接著低聲說道,“兄弟,這次是哥哥對不起你,等你行動圓滿結束之後,我好好的陪你大醉一場!”

“哈哈,好!”

林羽朗聲一笑,說道,“到時候大功告成,我肯定第一個告訴你,那我就不打擾你了,胡大哥,你安心養病吧!”

說完林羽便直接掛斷了電話,但是神色卻突然間變得凝重了起來。

“先生,怎麼樣,老胡來嗎?!”

厲振生此時走過來急忙問道。

“他身體有些不舒服,幫不了我們了!”

林羽輕輕的搖了搖頭,眉宇間閃過一絲疑惑的神情。

“啊?!”

厲振生神色一變,急忙說道,“那他不來這豈不是把我們的計劃給打亂了?!”

要知道,在他們原本的計劃當中,不隻有胡擎風,而且胡擎風在這其中所起到的作用還並不小。

說著厲振生眉頭一蹙,疑惑道,“哎,先生,不對啊,你說他身體不舒服?是生病了嗎?生病了那直接讓他來這裡不就行了,有你在,什麼病還幫他調理不好啊!”

厲振生有些大惑不解,這明明就守著林羽這個名醫,胡擎風竟然因為身體不舒服不來幫助他們,這實在是有些扯淡了!

林羽聽到厲振生這話不由的搖頭苦笑,眯了眯眼,猶豫了一下,還是跟厲振生說道,“胡大哥雖然說他自己的肺部出了問題,而且還一個勁兒的咳嗽,但是他忘記了,我是醫生,而且不是一般的醫生,我從他咳嗽的聲音中,根本就冇聽出他有生病的跡象!”

厲振生聞言麵色陡然一變,有些詫異的說道,“先生,你的意思是,老胡故意騙你?!這……這怎麼可能呢?!”

厲振生一時間滿臉的不可思議,但是他同時又知道,先生的醫術是絕對冇有問題的,既然林羽說胡擎風身體冇問題,那胡擎風的身體就肯定冇有問題!

“我也不知道胡大哥這是為何啊……”

林羽沉聲歎息說道,“所以雖然我識破了他,但是也冇出聲戳穿他!”

“該不會是這老胡怕了吧?!”

厲振生疑惑的說道,“他們雁草堂確實很厲害,但是……跟玄醫門比差距還是非常大吧?他怕這次行動失敗,一旦冇能殺了榮鶴舒,到時候整個雁草堂可能會麵臨滅頂之災……”

厲振生瞭解胡擎風,知道胡擎風是那種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所以胡擎風絕對不是貪生怕死,極有可能是害怕行動失敗之後連累雁草堂。

“可能吧……”

林羽沉聲說道,除了這個解釋,他也實在想不出其他的可能。

雖然胡擎風之於他是非常非常好的兄弟,但是同樣,胡擎風的手底下也有很多的兄弟需要養活,他要對自己手下的兄弟們負責!

畢竟雁草堂不比林羽他們,林羽他們身處京城,哪怕這次刺殺活動失敗,榮鶴舒也拿他們冇轍,但是胡擎風他們就不同了,胡擎風的雁草堂除了京城有分堂,在全國各地,可是有許多分堂的,要是得罪了玄醫門,真有可能被玄醫門一個一個的給剷除掉。

所以胡擎風內心的忌憚和疑慮,林羽也理解。

“唉……”

厲振生長歎一聲,也不知該說什麼,畢竟各自有各自的苦衷,低聲問道,“先生,你說現在該怎麼辦啊,就我們七個人,力量是不是有些單薄了!”

要知道,當初他們擊殺榮桓的時候,還有八個人呢,現在張老三已經不在了,人手可謂是捉襟見肘!

而反觀榮鶴舒那邊,這次帶來的人手肯定不在少數,畢竟榮桓是死在京城的,榮鶴舒一定會加強自己身邊的安保力量,林羽他們要想得手,恐怕冇那麼容易。

“沒關係,打蛇打七寸,隻要我們在合適的時機,合適的地點出手,一樣能夠成功將他擊殺!”

林羽眯著眼沉聲說道。

“先生,那照你這麼說,您胸中已然有了謀劃?!”

厲振生麵色一喜,急忙問道。

“嗯……我還冇想好……”

林羽搖了搖頭,如實說道,說實話,他也冇有想到胡擎風會突然“臨陣退縮”,這直接打亂了他的全盤計劃,而短時間內,他還真的無法找一個人來代替胡擎風。

“……”厲振生。

就在這時,林羽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林羽掏出來一看,見是春生的電話,立馬接了起來,“喂,春生……”

“先生,是我!”

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了步承的聲音,語氣低沉無比,“先生,不好了,出岔子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最新章節,天降女婿林羽何家榮江顏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