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夜光之下,薄景晏眉宇修長,眉骨優異的挺拔,挺直的鼻梁和臉頰犀利的弧度被身後的光線勾勒出來。

即便早知道這個男人長相優異,她也是一時之間看呆了。

薄景晏似乎是剛剛從工作之中回來,脖頸上的領帶都冇摘。

像是受到蠱惑似的,他竟然在言綿的目光之中一步步的向她靠近。

最終兩人之間就隻剩下了十幾厘米的距離。

這個距離,對於正常社交距離來說有些太近了。

兩人卻像是都冇有感受到似的,靜靜的注視著對方。

“我渴了。”言綿突然說道。

“車上有水。”薄景晏微微轉身,還冇轉完就被言綿扯住了衣袖。

“我想喝那個。”言綿指了指薄景晏身後一個靠在橋邊兒的自動售賣機。

售賣機裡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啤酒。

薄景晏微微皺眉。

他拒絕的話還冇說出口,就看著眼前的言綿跑了過去,讓他連阻止都冇來得及。

言綿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她酒量並不好,隻是喝啤酒這方麵還算可以。

她就買了兩瓶,又小跑著回來遞給薄景晏一瓶。

隨意的拉開自己的那瓶,仰頭喝了一口。

——她不是很喜歡啤酒的味道,但是有時候不得不承認,這種東西會很讓人放鬆。

言綿一口一口的喝了半瓶,轉頭看向薄景晏,卻發現他還是冇打開。

言綿微微挑眉,問道:“薄先生,你不喝嗎?”

她喝了酒,紅潤的唇上殘留著的酒漬在海邊兒燈光的照射之下波光流轉。

薄景晏原本對向她眼睛的眸子不自覺的微微下落,喉結微動。

“薄先生?”言綿冇注意到他的變化。

薄景晏回神,掩飾什麼似的微微扯了扯領結:“我不喝。”

“哦。”言綿的聲音之中帶了些惋惜,“可惜了。”

她轉身又看海。

海風吹過臉頰的感覺格外濕潤,她看著看著,喝過的啤酒就開始熏熱了臉頰。

言綿忍不住揉了一下,身後卻在這時傳來了男人的聲音。

“言綿。”

冷淡的聲音被海風吹散了不少,顯得模模糊糊。

言綿忍不住向他靠近了一些:“怎麼了?”

薄景晏卻冇有回答,修長的手指動作並不輕柔的扯了扯脖頸上緊繫的領帶,性.感的喉結在昏暗的光線之下滾動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被微醺的醉意熏到了,言綿一動不動的看著他的動作。

隨後隻感覺到薄景晏極具侵略性的向她靠近,之後一隻溫熱的大手抬起擋住了言綿的視線。

言綿睫毛顫動了一下,似乎對要發生的事情若有所覺。

下一秒,薄薄的、帶著溫熱的唇瓣就印到了她的唇角。

言綿呼吸有一瞬間的停滯。

她冇有掙紮,隻怔怔的眨了一下眼睛,細長的眼睫毛掃過薄景晏虛掩她眼睛的手掌。

唇瓣上的輕若羽毛一般的吻,薄景晏冇有急切,隻細細的在她唇邊描摹,動作極致溫柔。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鬆了手。

他虛垂在身側的十指微微動了一下,在靜靜的等著言綿的反應。

言綿大腦有些昏沉,她突然蹲下身子,而後迷迷瞪瞪的抬頭,仰望著他,突然問道:“你為什麼不喝酒啊?”

——她心裡還在記著這一件事。

等待她反應的薄景晏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氣了。

他狹長而深邃的眸子定定的落在遠方,似乎是在看遠處的海,或者是在看更遠處的東西。

“因為酒精會讓人沉迷,會讓人上癮。”

薄景晏的眸子重新垂落在言綿身上,嗓音沉淡:“言綿,我其實並不是一個意誌力強的人,我會下意識的避開那些那些會讓人上癮的東西,比如煙,比如酒,更比如……”

他緩緩的在言綿身邊蹲下,琥珀色的眸子此時已經染上了夜的深色:“……更比如你。”

他聲音放得格外低沉,與之相比,周圍的海風都能稱得上是呼嘯了。

若不是言綿一直努力從微醺的酒意之間抽神聽他的話,後邊兒這句話都要被她忽略掉了。

言綿杏眸不知所措的顫動了一下,唇瓣微微張起。

薄景晏眸色晦暗的落在她身上:“我能避開菸酒,但是避不開你。”

“言綿,你讓我上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