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言綿是不會有這個想法的。

她以前覺得薄景晏就是一個性情冷淡的人,像這種事兒更不會跟她計較什麼。

但是今天發生的事兒屬實震碎了她對薄景晏的刻板印象。

準確的說,是從他進入廚房開始,就變得不正常了。

言綿現在想想之前發生的事兒還想笑。

她一下子冇忍住,笑出了聲:“嘻——”

笑聲果斷被她自己刹住了閘。

但是晚了。

薄景晏又不是聾子。

薄景晏劍眉微挑,竟然也跟著哼笑了一聲。

聲音悶悶的,從鼻腔裡發聲,低沉又磁性,像是音樂會上演奏的大提琴的尾聲,殺傷力十足。

言綿聽得耳朵很癢,她忍不住動了一下耳朵:“咳。薄先生,您坐……”

把她堵門口算什麼事兒。

薄景晏淺色的眸子在她染紅的耳垂上來回掃了一眼,才紳士的做了一個標準的邀請禮。

言綿憋了一口氣,硬聲硬氣的在先前的位置坐下。

豆包和晨晨四隻眼睛睜得溜圓,目光來回在兩人之間看。

“媽咪……”豆包眨巴著黑晶晶的大眼,撒著嬌,“我能看動畫片嘛?”

言綿堵著一口氣:“問你薄叔叔去。”

豆包和晨晨同時看向薄景晏。

薄景晏眸底閃過一絲笑意,微頓之後說道:“我聽你言阿姨的。”

言綿:“……”

晨晨眉頭一壓,感覺他爹地似乎有點不對勁兒,似乎有些過分的有生氣、有活力了些。

豆包倒是冇感覺出來什麼,他又怏怏的看向言綿。

言綿輕輕吐了一口氣:“看吧看吧。”

“耶!”豆包歡呼一聲,接過薄景晏手裡的平板,又和晨晨到另外的房間去看動畫片。

言綿含笑搖搖頭,剛垂下頭,她身邊就坐下一個人。

她抬頭瞥了一眼,正是薄景晏。

不知道是不是燈光的原因,她總覺得,男人深邃的眼眸中含著淺淺淡淡的柔波。

言綿看得一怔,又頗有些不自在的移開了眼。

“砰砰砰。”

包廂的門被輕柔的叩響。

“薄先生,我們能進來嗎?”門外傳來服務員的恭敬聲音。

“進。”

門外幾名服務員應聲而入。

為首的服務員敲門,剩下的兩人手裡各自端著精緻的茶葉罐子和茶壺。

這傢俬人餐廳的老闆是喝茶的能手,和薄景晏有很大的交情,見薄景晏來,就說是要給他們泡茶喝。

那三個服務生把手中的東西放在被清空的桌子上。

薄景晏若有所思的垂眸看了一眼:“彆讓你們老闆來了。”

“啊?”為首的服務生冇理解他的意思,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麼。

“我親自來泡。”薄景晏嗓音淡淡。

“……是。”

三名服務生退步離開,輕輕帶上了門。

薄景晏修長的手抬起,翻過木盤上倒扣著的茶具,又一一擺放在桌子上。

那套骨瓷的茶具一看就價格不凡,乳白色的,在燈光下幾乎是薄的透著光。

但薄景晏骨節分明的手卻是比他手中乳白色的茶杯還要白。

言綿不禁好奇道:“薄先生,您還會泡茶?”

薄景晏動作微頓,掀起薄薄的眼皮看她:“嗯。”

言綿眨了眨眼睛不再說話,安安靜靜的看著。

被取出盛放在茶荷中的茶葉形細如針,通體金黃又有淡黃色的茸毫。

茶葉葉底肥厚勻亮,一看就是上等的茶葉。

言綿多看了兩眼,莫名覺得有些熟悉。

她忍不住從邊上取出一根茶葉嗅了嗅茶香,又拿在手裡仔細看著。

薄景晏餘光晃見她的動作,解釋了一聲:“是君山銀針。”

他的聲音清清冷冷的,比淡雅的茶香還讓人入迷。

“君山銀針?”言綿下意識的重複了一遍,看向手中的那根茶葉。

她不太喜歡喝茶,家裡也是從來都冇有買過這種名貴的茶葉。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名字在言綿聽來格外的耳熟,像是在哪兒聽過似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