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正午,路上車流並不是很多。

等他們抵達東一機場之後,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時節已經立了秋,但是秋天還是冇有正式到來。

今天的天氣依舊很炎熱,車裡開車空調也不好受。

豆包本來就因為自小體弱生病,不是很舒服,現在更是一路顛簸小臉泛白。

言綿忍不住皺眉心疼。

早知道就不帶豆包過來了。

豆包坐在車後座的兒童座椅的地方,精神不是很好,原本活潑愛動,到現在都懶得動彈了。

言綿從前座的保溫杯裡倒了熱水,小心的吹涼了。

“來,寶貝,喝點水。”

過了一會兒,豆包的臉色明顯好轉,連精神都好多了。

言綿探了一下豆包的體溫,將車內空調開得高了些。

她柔聲問豆包:“要下來走一會兒嗎?”

言綿濃稠的髮絲從耳際垂落,散發著淡淡沁人的香氣在豆包眼前微微晃動。

豆包忍不住輕輕抓住她的頭髮,搖搖頭,又道:“媽咪,你好香啊。”

言綿不喜歡噴香水,她自己也聞不到身上的香味兒,聞言隻抿唇微微一笑。

不遠處,一輛程黑的林肯車緩緩停下。

司機從前門出來,小跑著打開後座的門,恭敬彎著腰。

下一秒,修長的腿從車內邁出,一個男人下了車。

從車上下來的男人麵容俊美,臉部線條乾脆利落,微微壓低的劍眉下是一雙如森寒刀鋒一樣淩厲的眼睛。

“薄爺。”從車副駕駛座下來的沈風小跑著過來,餘光似乎看到了什麼,下意識的喊了一聲。

薄景晏神情冷漠,麵沉如水,目光落在他身上,冇應聲。

沈風習以為常——原本他們薄爺就不喜歡說話,這兩天不知道為什麼心情更加不好。

搞得沈風這幾天都是夾著尾巴做事兒,生怕被薄景晏逮到撒氣。

沈風微微湊近了一些,問道:“薄爺,您看,那是言小姐嗎?”

薄景晏聞言神情微怔,臉上的冷漠登時散了不少。

他的目光精準的落在不遠處一輛停駐的車上。

車後座開著門,一雙筆直而纖細的小腿露在車外邊,雪白的膚色和黑沉的車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格外招人注意。

她腳上穿著一雙細跟的高跟鞋,米白色的包裹住腳趾,露出白皙的腳背。

因為她的動作,那雙穿著高跟鞋的腳就搭在車邊兒,腳背繃直,線條美好的像是即將翩飛的蝴蝶。

薄景晏眸色微微深諳,目光在她腳背上停留了幾秒。

他薄唇微抿,狹長的眸子餘光掃了一眼沈風。

在看到沈風老老實實的低著頭的時候,才滿意的收回視線。

薄景晏掃了一眼四周。

——周圍匆匆過路的男人女人,不分年齡大小的總會往她身上落一眼。

他心中生出幾分不悅,削薄的唇瓣抿得更緊了。

下一秒,薄景晏邁著長腿向言綿的方向走去。

越是走進,言綿那張溫熙婉約的側臉就愈發出現在他眼前。

薄景晏麵上不動聲色,腳步卻落得更急了。

——嗬,不是說不來送他的?

倒是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這種把戲,她倒是很會玩。

薄景晏在車旁站定。

他生得很高,長身玉立,遮住了一片落下來的光線,打下一大片陰影。

言綿奇怪的看過去,正正對上薄景晏垂著看過來的視線。

從她的角度看過去,正好能看到男人疏朗的眉梢,他鼻梁和側臉的線條堅硬淩冽,美好的不似凡人。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薄景晏的神情似乎不如往常那樣冷漠疏離。

言綿目光下落了一瞬,注意到他微微上揚的嘴角。

她穩住神情,疑惑道:“薄先生?”

“哼。”薄景晏濃密的睫毛微微下垂,讓他眼中愈來愈深的笑意被遮擋住。

他冇忍住心頭升起的一種格外愉悅和成就的感覺,從鼻腔裡哼笑了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最新章節,雙寶聯萌:爸比總想夫憑子貴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