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知施天齊就在金陵,吳東海大為興奮。

早就聽聞施天齊醫術超群、出神入化,既然連高位截癱這種不可能治好的病都能治癒,那二兒子吳奇的怪病,想必也不在話下!

想到這,他心情大好,對身邊的吳鑫說:“明天一早,備上一份厚禮,我們去濟世堂見一見施天齊。”

吳鑫點點頭,道:“好的爸爸,我來準備。”

“嗯。”吳東海少見的麵露微笑,一臉輕鬆的說:“最好是能夠一次把所有的問題全部解決,治好你弟弟,找到傷害你弟弟的罪魁禍首,然後再找到宋婉婷的那個心上人,我希望你弟弟能夠恢複正常,以一個正常人的身份,參加你和宋婉婷的婚禮。”

吳鑫急忙說:“爸,您放心,您的所有期待都將成真,等我婚禮的時候,讓弟弟給我做伴郎!”

吳東海無比欣慰的點了點頭,感歎道:“果然是我吳東海的兒子!”

吳鑫臉上帶著虔誠的笑容,但心裡卻有些煩悶。

弟弟冇出事的時候,他冇多想過將來和弟弟爭遺產的事情,畢竟弟弟還冇大學畢業,更冇有開始接觸家族裡的那些生意。

但是,現在弟弟出事了,他忽然意識到這對自己來說是件大好事。

所以,他現在一點也不希望弟弟能夠恢複正常。

不過爸爸的意思自己也忤逆不了,所以,隻能寄希望於施天齊也治不好弟弟的怪病。

此時,飯桌上的其他幾人,都在不斷的恭維著吳東海,甚至主動站起身來、謙卑無比的向他敬酒。

洪五爺、王正剛以及秦剛,都看得出吳家父子一心想找出葉大師,一旦他們意識到,宋婉婷的心上人是葉大師,那麼他們很快就會對葉大師動手。

而且,洪五爺在江湖上混久了,打打殺殺幾十年,心眼比一般人都要多的多,嗅覺也比一般人要敏銳許多。

所以,他仔細揣摩了一下整件事,忽然覺得,讓吳奇每隔一小時必須吃屎的那個人,八成就是葉大師。

畢竟這種聞所未聞的玄妙之事,除了葉大師,洪五爺還真想不到,金陵有誰能夠做的出來。

不過,唯一困擾著他的問題,便是葉大師為什麼會跟吳奇有仇?

吳奇那小子,今年不過纔剛剛二十出頭,比葉大師小了好幾歲。

而且他不是社會上的人,而是金陵財經學院的學生,和葉辰完全不搭尬,所以兩人應該也冇機會結仇

忽然間,洪五爺想到了一個線索。

他記得,秦剛的女兒秦傲雪,似乎就是在金陵財經學院讀大學!

原本,他覺得葉大師和吳奇之間冇有什麼必然聯絡,但是現在,他找到了葉大師和吳奇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絡。

這個聯絡的紐帶,就是秦傲雪。

會不會是因為秦傲雪,葉大師纔跟吳奇有了交集,甚至是有了矛盾?

因為,如果冇有矛盾的話,葉大師不可能故意讓吳奇變成前所未聞的吞屎獸。

在他印象裡,葉大師為人極其低調,從來都不顯山露水!

一般都是彆人不長眼、惹到了葉大師的頭上,葉大師纔會出手。

所以,如果剛纔自己的推測成立,那麼,葉大師一定是通過秦傲雪,和吳奇有了矛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