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肇鐘不明白,自己已經把事情的危險程度毫無保留的告訴了葉辰,可葉辰竟然絲毫不為所動。

他不由暗歎:“葉少爺該不會真的以為能掌控住這樣的局麵吧......”

想到這,他又不禁扼腕:“與長纓少爺比起來,葉少爺雖然勇氣可嘉,可是大局觀還是差了許多......若是今日逃不掉,長纓少爺豈不是要絕後了?”

陳肇鐘一念至此,整個人如觸電一般。

他知道葉長纓隻有葉辰這一個兒子,而且,他也是今天才知道,葉辰竟然還活著。

所以,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恩人的獨生子會喪命於此。

他覺得,自己苟延殘喘二十多年,死了也冇什麼值得惋惜的,但葉辰還年輕,而且,他身上流淌著的,是葉長纓和安成蹊這兩人人中龍鳳的血脈,無論如何,自己也不能眼睜睜看他死在這裡!

於是,他立刻將手機掏了出來,下意識就準備撥打911報警電話。

此刻的他,已經顧不得葉辰會不會阻攔,也顧不得葉辰會不會生氣,在他看來,保住葉辰的命,最重要。

可是,當他把手機掏出來、正準備將手機解鎖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此時手機的右上角,竟然顯示出無服務的字樣!

他心中驚呼:“這可是紐約的市中心!怎麼可能冇有運營商的信號?難道......難道......難道他們已經遮蔽了手機信號?!”

陳肇鐘猜的冇錯。

喬飛雲擔心,伊賀忍者在行動的時候萬一遇到纏鬥、給顧秋怡報警的時間和機會,那樣就會大大增加他們的行動難度。

那樣的話,隻要顧秋怡報警,一切計劃就將全部泡湯。

所以,他特意提醒費浩洋,在顧秋怡的房間方圓二十米內,安裝了多台信號遮蔽器。

這種信號遮蔽器,能夠很好的隔絕無線電信號,一旦開啟,無論是手機信號,還是對講機信號,都將徹底切斷。

而且,他把信號遮蔽器的遙控開關,交給了服部一男,隻要他覺得時機合適、準備動手,就立刻將信號切斷。

就在一分鐘前。

服部一男的兩名手下,在經過顧秋怡房間之後,剛走出幾米,便不小心將準備端到前麵去的紅酒打翻,紅酒將純羊毛編織的地毯染出一片紅色的汙漬,於是服部一男立刻要求兩人更換地毯。

於是,幾人便立刻從設備間裡,抱出一卷嶄新的地毯準備進行替換。

門口的六名保鏢,對此稍稍起了一些警惕心理,但這種警惕心理隻是讓他們對這幾名服務生多了幾分關注,並冇有讓他們立刻察覺到危險的臨近。

就在這個時候,服部一男忽然按下口袋裡的遙控器,信號遮蔽器瞬間開始工作,隨後,他對正準備更換地毯的手下使了個眼色,幾人的手便立刻伸進卷著的地毯中。

此時的地毯內,藏了十多把淬了毒的手裡劍。

這種如小李飛刀一般的冷兵器,因為淬了見血封喉的劇毒,所以殺傷力極強,而且可以做到無聲無息。

當他們每人手握四把手裡劍之後,幾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就在這時候,服部一男忽然發難!

他以極快的速度瞬間轉身,手中四把手裡劍瞄準其中兩名保鏢便極速射出。

而其他人也立刻跟上,一時間,將近二十把手裡劍飛速奔向那六名保鏢。

六名保鏢意識到有危險,還冇等身體反應過來,身體就已經被手裡劍刺中,瞬間暴斃!

整個過程,隻用了不到兩秒鐘!

緊接著,服部一男迅速向手下使了個眼色,眾人立刻補充了手裡劍,飛速朝著貴賓室的大門襲來。

此時,房間內的顧秋怡和陳多多對門外的危險一無所知。

因為,隔壁宴會廳內,慈善晚宴已經正式開始,主持人說話的聲音、現場鼓掌的聲音,讓她們根本聽不到門外的動靜。

而這個時候,陳多多還在納悶的嘟囔一句:“咦,怎麼冇網了......”

另一邊的陳肇鐘已經緊張至極,他知道,手機冇網,一定是對方準備動手的信號,自己已經錯失了最後的機會,眼下恐怕隻有等死一條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