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看向蘇守道,發現這傢夥嘴裡鼓鼓囊囊的,把整個臉都撐得變了形,一下子有些錯愕,忍不住問哈米德:“老哥,這是怎麼回事兒?”

哈米德看了蘇守道一眼,笑著說道:“害,這傢夥嘴裡叨逼叨個不停,煩得要死,我就先把他嘴堵上了。”

說完,又捏住蘇守道的腮幫子,硬生生將貝雷帽從他嘴裡扯了出來。

蘇守道痛苦的拚命揉著兩側臉頰,哈米德則將皺巴巴的貝雷帽在手裡甩了甩、又在腿上啪啪的砸了幾下。

將帽子舒展開之後,他直接戴在頭上,還左右調了調位置,隨後攬著葉辰的肩膀,熱情的說道:“走!葉老弟!去我的辦公室喝杯咖啡,咱們倆得好好聊聊!”

葉辰看了看他頭頂的貝雷帽,又看了看錶情痛苦的蘇守道,無奈的笑了笑,便開口問他:“這兩天情況怎麼樣?萬龍殿有冇有再來找你麻煩?”

“冇有。”哈米德開口道:“我們的偵察兵收到的訊息,他們現在正在不斷收縮包圍圈,不過我看他們短時間內冇有動手的打算,肯定是被我打怕了。”

說著,哈米德豎起大拇指,感激無比的說道:“老弟,這回我真是托了你的大福,要不是你給我指點這一切,讓我學習上甘嶺精神、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我可能早就被萬龍殿那幫狗日的給乾掉了!就因為聽了你的吩咐,我兩場戰鬥乾掉他們加起來三四千人,自己損失連一百人都冇有,這個輝煌戰績簡直史無前例。”

蘇守道聽到這話,整個人更是驚的目瞪口呆,連腮幫子的劇痛都顧不上了。

他心裡駭然無比的暗道:“臥槽!哈米德玩的這幾手戰略戰術,原來都是葉辰給他出的主意!我說他這套打法怎麼這麼眼熟呢,原來都他媽跟我們的偉大先輩們學的!”

“葉辰這傢夥也真是神了,竟然能遠程指揮哈米德這種不入流的小軍閥,打下兩場實力極其懸殊、戰果極其驚人的戰鬥,這他媽還是人嗎?”

“就葉辰這花花腸子,以後真要跟蘇家當麵鑼對麵鼓的正麵打起來,蘇家拿什麼跟他鬥?”

“而且,葉辰這個人實力也強的無法理解,賀老那種所謂的高手,估計到他麵前,連一耳光也未必扛得住,更不用說他還有哈米德這條舔狗,這舔狗現在手裡有差不多一萬士兵,已經算得上是敘利亞的一大梟雄了!”

此時,哈米德熱情的拉住葉辰就往山下走,蘇守道隻能跟在兩人後麵。

快到哈米德辦公室的時候,哈米德回頭看了他一眼,厲聲喝道:“你跟來做什麼?回你自己的坑道去!”

蘇守道隻好奉承的說道:“好的哈米德司令,我這就回去!”

哈米德扭頭對葉辰說道:“老弟你彆擔心,他現在除了他的坑道,哪都不敢去,絕對跑不了。”

葉辰啞然失笑,輕輕點了點頭。

蘇守道確實不敢往彆的地方去。

以前哈米德還怕他逃跑,但自從打起仗來,哈米德就不擔心這一點了,因為蘇守道如果真敢逃跑,可能還冇跑出去幾公裡,就被對方隱藏在暗中的狙擊手一槍乾掉了。

畢竟,萬龍殿在顏麵大失之後,早就放過狠話,哈米德基地裡的一隻蒼蠅都不能活著出去,所以給蘇守道個膽子,他也不敢跑。

蘇守道被打發走了,葉辰便與哈米德一起,來到了哈米德的辦公室。

說是辦公室,其實就是一個麵積大一些的坑道罷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