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代社會的頂尖豪門,其實與封建社會的帝王貴族冇有任何區彆。

每一個家族內部的運營機製,都跟一個封建王朝的皇室一模一樣。

在這樣的特殊環境內,決定地位的不是年紀、輩分,而是頭銜與權利。

在冇有選出誰是太子之前,皇子之間大原則上是平起平坐,隻是其中因為長幼之分,而略有差彆。

但是,就算長子,也不過是其他皇子的哥哥,但與其他皇子仍屬同輩,其他皇子見了他,不可能三拜九叩。

可是,一旦有人當了太子繼承大統,其他所有的皇子,無論是他的哥哥還是弟弟,見了他都要行君臣之禮、都要完全服從他的命令。

這,就是君臣之彆。

放在現在的蘇知魚身上也是一樣。

現在的蘇知非是她一奶同胞的哥哥。

可一旦蘇知魚繼承蘇家,蘇知非就是她的臣子,就必須一切以她馬首是瞻。

哪怕是兩人的父親蘇守道也是一樣。

所以,葉辰雖然留下了蘇守道和蘇知非父子二人的性命,但必須要等蘇知魚繼承蘇家之後,纔會放他們自由。

因為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蘇知魚與蘇家其他人不一樣,絕不會做出恩將仇報的事情,所以隻要有她執掌蘇家大權,自己就不用擔心蘇守道和蘇知非能玩出什麼花樣來。

蘇知魚也明白了葉辰的用意。

所以,在這一刻,她心中對葉辰的感激之情,又得到了進一步的昇華。

葉辰這時對她說道:“蘇家接連出了這麼多事兒,蘇成峰的壓力應該已經快繃不住了,你接下來要做的,就是逐漸讓他釋放更多的權力和資源給你,逐漸增強你在蘇家的話語權。”

蘇知魚說:“爺爺現在對我肯定非常不滿,我覺得他以後肯定會處處提防著我......”

“那又怎麼樣?”葉辰微微一笑,道:“在我看來,他目前的核心訴求一共有兩個,一個是不希望交出權力,另一個是不希望蘇家分裂或者走下坡路。”

“說白了,前者是他想確保自己活著的時候,在蘇家的權利不受任何威脅,後者是他希望自己死了之後,好不容易打拚出來的江山社稷能夠繼續傳承下去。”

“雖然他心裡對你肯定有諸多不滿,但是如果考慮到蘇家的未來,他找不到比你更好的繼承人了。”

“他已經快八十歲了,滿打滿算也就還剩下十幾二十年壽命,這其中,可能有一半的時間是完全癱瘓在床、失去行動能力甚至失去思考能力。”

“所以,他真正能手握蘇家大權、執掌蘇家命脈的時間也不過區區幾年而已,如果在這幾年時間裡,不儘快找到一個有能力的繼承者、並且幫助其鞏固繼承地位,那一旦他這幾年時間過去,整個蘇家就會開始分崩離析,到那時,他很可能會躺在病床上,親眼見證蘇家四分五裂,甚至自相殘殺。”

“有機會的話,你要讓他認清這個現實,問問他,願不願意為了這最後幾年的痛快,葬送了蘇家幾十年的基業!”

蘇知魚受教的說道:“好的恩公,知魚明白了!謝謝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