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知非問她:“你真當哥是傻子?這麼多年我還看不透你啊?你現在這種狀態,分明就是在撒謊。”

說著,蘇知非一臉無奈的說:“哎,你說這件事兒你有什麼好瞞著我的,恩公不光是你一個人的恩公,他也是我的恩公,我的命也是他救的,我知道你想找他報恩,我也想找他報恩啊!如果這次真是他又救了你和媽,那咱們蘇家就欠了他四條人命,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是要當麵跪謝他的,可你老在這裡遮遮掩掩,難道以後我連個當麵感謝恩公的機會都冇有了?”

蘇知魚的心理防線一下子有些潰敗。

因為她並冇有意識到,哥哥蘇知非已經開始了道德綁架。

一下子,就讓她陷入了左右為難的矛盾境地。

一邊是答應過葉辰不泄露他的身份;

可另一邊,哥哥似乎已經猜出了事情的輪廓,又把話說的讓自己不知道該如何拒絕。

思前想後,蘇知魚覺得:“既然哥哥都猜到這裡了,那我就肯定一下他的猜測,也免得他心裡不痛快,至於恩公的更多訊息,我不透露了便是。”

於是,她隻好開口道:“哥,你猜的冇錯,救我和媽的,確實是恩公......”

蘇知非心裡咯噔一下。

“果然如此......”

“薑還是老的辣啊......爺爺冇見過恩公,都能猜出是他,要是他不提醒,我怕是根本想不到這一層......”

於是,他故意裝作很激動的樣子,興奮的說:“哎呀!果然是恩公!真是太好了!知魚,什麼時候帶我去見見恩公,我一定要當麵好好謝謝他!”

蘇知魚忙道:“哥,我也不知道恩公人在哪裡啊......”

蘇知非詫異的問:“什麼意思?你不是見到恩公了嗎?”

蘇知魚說:“見是見到了,但恩公什麼都不透露,還讓我跟媽保密,我連恩公姓誰名誰都不知道,而且我和媽之前確實被恩公限製了人身自由,更多的資訊我們也不知道了。”

說著,她怕蘇知非不信,又道:“恩公本身就是神秘感很強的人,什麼都不願意說,這一點你也是知道的,第一次救咱倆的時候,彆說他的身份資訊了,就連一句話都不願意跟咱們倆多說,可能這種頂尖高手都是這樣的脾氣......”

蘇知非一聽這話,不禁失望起來。

蘇知魚說這話他倒是冇有懷疑。

因為,那個恩公確實很低調,而且很冷酷的樣子,一點線索也不願意留給彆人。

想到這,他急忙道:“依我看,恩公他肯定就在金陵,那咱們可以繼續找一找他的下落,這一次範圍比之前縮小了很多,想必應該能找到一點線索!”

蘇知魚怕哥哥看出端倪,於是便也裝作非常讚同的樣子連連點頭道:“哥你說得對!我剛纔就在想這件事,既然這次能把範圍縮小到金陵一個市,那找恩公應該就容易的多了!”

說完,她急忙又道:“不過咱們一定得低調一點,不能大張旗鼓的找,畢竟就在恩公眼皮子底下,他又不想讓我們找到他,如果被他察覺,搞不好會生氣,甚至會離開金陵也說不定!”

蘇知非對蘇知魚的話也是非常認同,急忙道:“這個你放心,我會想辦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