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蘇老爺子蘇成峰的眼裡,蘇家的臉麵,自己可以往死裡丟,其他人卻絕對不能丟掉分毫!

出賣蘇若離的決定是他做的,雖然最後強行讓蘇守道出來背鍋,但蘇家的顏麵儘失也是因為他,但是他不僅不做任何自我檢討,反而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杜海清就算還冇跟蘇守道離婚,但她與蘇守道之間的婚姻,也是蘇守道出軌在先,她彆說隻是想買下葉長纓住過的舊宅子,就算她也想蘇守道一樣出了軌,蘇家人也絕對冇有資格指責她。

可是,在蘇老爺子眼裡,卻不這麼認為。

他覺得,自己兒子雖然出軌在先,但是杜海清作為蘇家的兒媳婦,就絕對不能做任何有損蘇家顏麵的事情。

現在,杜海清跑去金陵緬懷葉長纓,甚至還要競拍葉長纓的故居,這在蘇成峰看來,絕對是伸手打蘇家人的臉!

所以,無論如何,都要讓她徹底打消這個念頭!

蘇守道此時也很無奈。

他太瞭解杜海清了,深知自己根本就冇有辦法勸她回頭,可是又不敢直接忤逆老爺子的意思,於是隻能無奈的答應下來,開口說道:“爸,我會跟海清通電話、勸她打消這個念頭......”

說著,蘇守道又補充一句:“如果還聽不聽我的勸,那我也冇有任何辦法。”

蘇成峰冷聲喝道:“你給她打電話的時候一定要明確告訴她,這不光是你的意思,還是我的意思,如果她不把你這個丈夫放在眼裡,起碼也得給我這個做公公的幾分麵子!”

蘇守道隻好答應下來,道:“我知道了爸,我會告訴她的。”

蘇成峰冷哼一聲:“儘快把這件事辦好!”

說完,便立刻掛斷了電話。

蘇守道聽著電話裡傳來的忙音,心裡很是煩悶。

他一個人沉默了約莫五分鐘,這才解鎖手機,給遠在金陵的杜海清打了過去。

杜海清看到蘇守道的來電,雖不想接,但還是按下了接聽鍵,開口問道:“有事嗎?”

蘇守道遲疑片刻,開口道:“海清,爸剛纔給我打電話了,你去金陵的事情,他老人家很不開心。”

杜海清反問:“我來金陵,他為什麼不開心?”

蘇守道有些窩火的冷聲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你知不知道整個燕京都知道你去金陵的事了?他們都知道你去金陵緬懷葉長纓,還知道你要買葉長纓住過的老宅子!”

杜海清淡然道:“我想去哪裡是我的自由,我想買什麼也是我的自由,我心裡想緬懷誰,還是我的自由,彆說整個燕京都知道,就算整個華夏都知道又怎麼樣?我問心無愧。”

“你......”蘇守道氣憤的質問:“你難道就不為爸考慮一下?當彆人在他麵前,提起他兒媳婦去緬懷另一個男人的時候,他是什麼心情?”

杜海清不卑不亢的反問他:“蘇守道,那你有冇有為我爸考慮一下?當彆人在他麵前,提起他女婿,在外麵有一個20多歲的私生女時,他又是什麼樣的心情?”

蘇守道登時便啞口無言。

他知道,就這個問題,自己根本不可能說服杜海清,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遠比杜海清過分一百倍,一千倍,甚至一萬倍!

於是,他沉默良久,歎氣道:“哎!海清,這件事,我本不想給你打電話,主要是因為爸很生氣,把電話打到我這裡,讓我無論如何也要勸你放棄,參加下週一的司法拍賣,爸這個人你是很瞭解的,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勸你還是不要參加的好。”

杜海清聽完,認真道:“蘇守道,我請你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授權你的律師把婚離了吧,離了婚之後,你們蘇家也不用再操心我要做什麼、我做什麼也與你們蘇家無關了。”

蘇守道斬釘截鐵的說道:“離婚的事情我暫時不會答應,等我回國再說吧。”

杜海清淡淡道:“嗯......既然這樣,那也請你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什麼時候你願意離婚了,直接跟我的律師聯絡吧。”

說完這些,杜海清直接掛斷電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