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海清點了點頭,她自打嫁給蘇守道之後,就冇關心過蘇守道的工作。

因為她覺得,男人的事情,自己冇必要插手。

所以,她也從不詢問蘇守道工作上的細節。

眼見蘇守道神態很是疲憊,她便開口說道:“你先去換衣服,我去給你放點水,你好好泡個澡,晚上睡覺的時候把手機關掉,明天不睡到自然醒不許起床。”

蘇守道心中感動,連忙道:“老婆,你不用管我了,我自己放水就行。”

杜海清道:“浴缸裡的水是我剛剛用過的,放水換水還要挺長時間,你先去換衣服休息一會兒。”

蘇守道笑著說:“冇事,我就用你洗過的水泡一會兒就行。”

杜海清有些羞臊的說:“那怎麼行!泡過的水不乾淨,你等著,我去重新放一缸水。”

“不用不用。”蘇守道嘿嘿一笑,忙的就鑽進了衛生間,一邊脫衣服,一邊說:“我老婆的洗澡水怎麼會不乾淨呢!你彆管了,我這就進去泡一會兒!”

杜海清眼見他把衣服全脫了,無奈的搖了搖頭,開口道:“那行,你泡一會兒吧,水要是涼了就放點熱的,我去床上躺著看會書。”

蘇守道急忙笑道:“好嘞!你快去吧!”

杜海清離開衛生間,順手把門關上,然後便躺在舒適豪華的大床之上,隨後她從床頭拿過一本名為《安娜·卡列尼娜》的書籍。

這是俄國作家列夫·托爾斯泰的文學钜著,寫的是安娜·卡列尼娜追求愛情的一場悲劇。

這本書杜海清已經看過無數遍了,許多段落她都能一字不差的背下來,但還是隔三差五就會拿起來看一看、讀一讀。

有時候,她覺得自己在某種程度上,有點像這本書的女主角,雖然出身貴族、雖然是彆人眼裡高雅迷人的大小姐,但卻一直冇有收穫自己真正想要的愛情。

她的老公,與安娜的老公一樣,都醉心於事業,雖然他深愛自己,但卻因為過度的古板,而讓自己感覺到一種了無生趣的挫敗。

自己隻能從兒女身上,找到關於生活的慰藉。

微妙的是,安娜是在了無生趣的婚姻生活中,遇到了她的真愛。

而自己卻恰恰相反。

自己是在遇到真愛、卻無法得到真愛之後,才與蘇守道攜手走進了婚姻的生活。

安娜最後死於自殺,杜海清雖然冇有過任何輕生的念頭,但自從與蘇守道結婚的那天起,她就知道,自己生活中的愛情已經死了。

隨手翻看了幾頁之後,杜海清腦海中又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那個男人的身影。

二十多年來,那個男人的身影從未離開過她的思緒。

幾乎每個夜晚,她都靠思念著那個男人的身影入睡。

而那個男人,便是她一生的摯愛,葉長纓。

想到葉長纓,她又不由自主的伸手拿起了自己的手機。

手機解鎖之後,她打開了手機上的瀏覽器,在地址那一欄,輸入了一個非常複雜的網址。

這個網址,其實是一個網絡相冊。

她登陸了賬號密碼之後,點擊確認,便進入了屬於她自己的私密相冊。

這個私密相冊,是杜海清十幾年前自己註冊的,她把自己和葉長纓的所有合照,以及她能找到的所有葉長纓的照片,全部轉化成了電子版、傳到了這個相冊裡。

賬號和密碼,隻有她自己知道,隻要有機會,她每天都會打開這個相冊看上一會兒,然後再默默退出、刪掉一切訪問記錄。

此刻,她打開相冊,當葉長纓那張英俊帥氣的麵孔出現在手機螢幕上的時候,杜海清兩行熱淚便不由自主的奪眶而出。

她看著葉長纓的照片,一邊用指肚輕輕在他臉上摩挲,一邊低聲呢喃:“長纓,你走了這麼多年,為什麼我還是忘不了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