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蘇若離認出自己的出身,葉辰微微一笑,坦然道:“冇錯,我確實能算是葉家人,或者說以前是葉家人。”

蘇若離思忖片刻,嘀咕道:“以前是葉家人,那也就是說你現在並不在葉家......”

說著,蘇若離表情非常驚愕的說:“葉家人丁本來就不算興旺,每一個直係子孫我都很熟悉,如果說你並不在葉家的話,那你大概率是......”

話到嘴邊,蘇若離登時震驚的無以附加!

她盯著葉辰,駭然不已的說道:“葉家離開的直係子嗣裡麵,隻有一個葉長纓,但是葉長纓二十多年前就已經死了,難道......難道你是他的兒子?”

葉辰表情一凜,認真說道:“冇錯,我就是葉長纓的兒子,葉辰!”

“天呐!”

蘇若離整個人在這一刻,彷彿如遭雷擊。

雖然葉長纓早在她還冇有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但她對葉長纓的大名,依舊如雷貫耳。

不僅如此,她還知道父親蘇守道當年與葉長纓的一些往事。

她知道,父親這輩子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葉長纓。

她也知道,父親這輩子受到的最大打擊,也同樣來自於葉長纓。

當年,燕京隨便任何一個人提起葉長纓,那都必然是雙手豎起大拇指滿口稱讚、滿臉敬仰。

而當他們提到蘇守道的時候,每一個人又都流露出幾分惋惜的神情。

很多人感歎蘇守道生不逢時,因為葉長纓太過耀眼的緣故,完全碾壓了蘇守道身上所有的風采。

正所謂既生瑜何生亮,用來形容這兩個人,那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蘇若離還知道,父親不僅一直以來都被葉長纓死死壓製著,更重要的是,連他的原配夫人,當年也是葉長纓最忠心的追求者之一。

那個時候,父親苦苦追求他現在的老婆,而他現在的老婆,卻愛葉長纓愛的死去活來。

用一句古詩形容當時蘇守道的情況,可謂是再合適不過了。

那句古詩便是:“我本將心嚮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

可以說,蘇守道的老婆,就是苦追葉長纓無望,纔在萬般無奈之下,嫁給了他。

所以,蘇守道一直以來,都生活在葉長纓的陰影之下。

說起來,葉辰的父親葉長纓,絕對是蘇守道這輩子最痛恨的人。

蘇若離對這些往事瞭解的十分清楚,但是她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會跟葉長纓的兒子相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