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想起一件事情,又對伊藤雄彥說道:“對了伊藤先生,我還要麻煩你,再幫我做一件事。”

伊藤雄彥忙道:“您請說。”

葉辰道:“新日鐵那個跟婉婷對接的副總裁,叫什麼來著?橋本近先是吧?”

“對。”伊藤雄彥點點頭:“就是橋本近先!”

葉辰冷笑一聲,道:“你派幾名忍者,把他給我綁了,不過綁了之後不要送到這來,直接給我弄到碼頭,到時候塞進船艙裡,我要把這畜生帶到金陵去!”

伊藤雄彥毫不猶豫的說道:“好的葉先生,我這就安排!”

橋本近先雖然是新日鐵的高管,也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但他跟伊藤家族比起來,還是差的太遠。

他平時最多也就帶個司機、帶倆保鏢,但忍者這種日本頂尖的存在,他是肯定請不起的,所以派幾名忍者去綁了他,絕對輕輕鬆鬆。

伊藤雄彥有條不紊的將兩件事都安排下去。

他讓自己家的忍者立刻去綁了橋本近先,同時自己給新日鐵的董事長渡邊新和打電話,邀請他到家中談事。

渡邊新和雖然是新日鐵的董事長,但對伊藤雄彥尊重有加,一聽他的召喚,立刻就驅車趕來。

而且兩人住的很近,所以十分鐘後,他便已經來到了伊藤雄彥的家中。

渡邊新和一進門,見到伊藤雄彥,便急忙走上前來,帶著幾分謙遜的說:“伊藤兄,不知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情吩咐?”

伊藤雄彥微微一笑,一臉玩味的說:“這麼晚把你叫過來,不耽誤你和老婆的二人世界吧?”

渡邊新和尷尬的笑了笑,神情間閃過幾分落寞。

渡邊新和今年雖然與伊藤雄彥差不多年紀,身體狀態也比較好,但惟獨在男女之事上,有些許難言之隱。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身體哪哪都好,但就是那方麵能力越來越差。

原本,他跟老婆一週至少有三次左右的夫妻生活,兩人也算和諧。

但這兩年,這方麵的**和能力都在直線下滑。

從一週三次,到一週一次,兩週一次。

現在,他已經到了一個月也很難有一次的狀態了。

渡邊新和去過很多醫院、找過很多專家,但他們給出來的反饋是,這方麵的能力,有些時候與身體整體狀況無關。

有的人明明很健康,甚至可以說很健壯,但就是那方麵不行。

但有的人明明看著風一吹就倒的樣子,但偏偏那方麵強到不得了。

身體素質,與那方麵的能力,並不能劃等號。

而且,那方麵的能力治療起來也非常麻煩,有的是生理性的退化,有的是神經性的退化,還有的是心理性的退化。

總而言之,這方麵如果出了問題,就算再有錢,也未必能治得好。

正因為如此,渡邊新和隻為這件事情傷透腦筋,但是這種事情他又羞於向旁人啟齒,所以伊藤雄彥也根本對此一無所知。

不過,葉辰卻看出渡邊新和神情間的幾分惆悵,又仔細看了看他的麵色,大概情況便已經瞭如指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