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知爸爸已經有了全套的解決方案,宋榮譽頓時鬆了一口氣。

他和爸爸想要的,並不是所謂的宋家家主,而是宋家大部分的資產。

除掉宋婉婷之後,能夠平穩的執掌整個宋家自然是最好的局麵,但如果這個目的達不成的話,退一步講,能夠拿到大部分資產,對他們父子來說,也已經滿足了。

所以,宋天銘並不怕謀殺宋婉婷的事情敗露,他隻是怕事情敗露的太早。

他需要贏得一個時間差,這個時間差要足夠他解決掉宋老爺子、再將宋家資產悉數套現、然後逃往美國。

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時間差到底有多長。

這件事眼下畢竟有葉辰和伊藤家族在調查,宋天銘也擔心過早敗露,所以才準備提前對宋老爺子動手。

趕緊把宋老爺子的麻煩解決,才能儘快讓宋榮譽回國,不然的話,宋榮譽留在日本,對宋天銘來說就像給對方留了一個質子。

古代,敵對或者彼此有威脅的兩個國家之間,經常會互派質子。

所謂質子,就是一國的皇帝,將自己的某一個皇子送到敵對國做人質,以此來謀求和平。

若是在這期間雙方交惡,那對方隨時可以把這位質子乾掉。

宋天銘害怕把宋榮譽留在東京太久,否則萬一葉辰查出點什麼端倪,把兒子扣作人質或者乾脆乾掉替宋婉婷報仇,那自己就算是絕後了!

但是,宋天銘與宋榮譽都不知道,他們兩個人的對話,其實已經被伊藤家族的忍者全麵監聽。

兩人通話結束之後,他們這段通話的全部錄音,就發到了伊藤菜菜子的手機裡。

伊藤菜菜子立刻將這段錄音放給了葉辰聽,葉辰聽完,眉頭登時緊緊皺起。

一旁的伊藤菜菜子感歎道:“葉辰君真是料事如神,這個宋榮譽果然是罪魁禍首!”

葉辰微微一笑,認真道:“其實這也算不上什麼料事如神,你就記住一件事,當某個案子找不到真凶的時候,真凶往往都是這件案子的受益者。”

說著,葉辰又道:“宋榮譽是宋家的長子長孫,按道理來說,確實應該由他的父親繼承宋家家主之位,待他父親退休之後,再將家主之位傳給他。”

“可是宋榮譽的爺爺偏偏將家主之位傳給了宋婉婷,這無形中給宋榮譽父子二人帶來了巨大的損失。”

“所以,無論任何時候,隻要宋婉婷死了,他們父子倆都是最大受益人,作為最大受益人,嫌疑自然也最大。”

伊藤菜菜子思忖片刻,讚同的點了點頭:“葉辰君說的果然很有道理!有的時候,利益就是最大的作案動機!”

葉辰表情帶著幾分陰霾的說道:“宋榮譽他們爺倆為了那點財產,確實機關算儘,冇想到不但謀害宋婉婷,而且連自己的父親、自己的爺爺也不放過,真是可惡至極!”

伊藤菜菜子忙問:“葉辰君,那現在你打算怎麼辦?要不要我直接讓人把宋榮譽扣下來,然後逼迫他父親去自首?!”

葉辰冷笑一聲:“這樣操作,可以倒是可以,但也有一定的風險。”

伊藤菜菜子問道:“葉辰君,有什麼風險呢?”

葉辰認真解釋道:“如果宋天銘甘願放棄宋榮譽,那我即便是殺了宋榮譽,也不可能阻止得了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