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現在的老婆不喜歡鬆本良人的長子,於是鬆本良人便在婚後,又將自己的長子也趕了出去,讓他跟了自己的前妻。

而後,鬆本良人的二婚妻子給他生育了一雙兒女,所以他這些年,也很少想起自己的前妻與長子。

不過現在,鬆本良人想起他們娘倆,心裡終於有了一絲慰藉。

起碼,在自己死後,鬆本家族的血脈不會在今夜徹底斷掉。

自己的長子,還能繼續將血脈延續下去。

對現在的鬆本良人來說,冇什麼比這一點更能讓他感到安慰與慶幸了。

眼前的蘇家女子,似乎也看穿了他的念頭。

這女人玩味一笑,開口對鬆本良人說:“鬆本先生,聽說你還有個兒子?”

鬆本良人被嚇了一跳,脫口道:“我冇有!你聽誰說的?這怎麼可能!”

那女人笑了笑:“大家都是成年人,這種拙劣的謊話就冇必要說出來丟人現眼了。”

說罷,她冷聲說道:“你的長子名叫鬆本太郎,後來你把他趕出家門之後,他就改了姓氏,隨你前妻姓了黑澤,自己也改名叫黑澤翔太,今年已經十二歲了,在距離東京不遠的山梨縣生活,我說的對不對?”

鬆本良人聽著她的話,整個人如遭雷擊。

片刻後,他已經是淚流滿麵,渾身戰栗的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道:“我求求你,不要殺我兒子,我隻剩下這一個兒子了,如果他也死了,鬆本家族就徹底絕後了,我求你給我鬆本家留一條血脈吧!我給你磕頭了!”

說罷,鬆本良人重重的將頭磕向堅硬的大理石地麵。

此時的他,內心無比絕望更無比後悔,但他也很清楚,眼前全家人的屍體都擺在這裡,自己已經冇有任何挽回他們的辦法,甚至連自己的命都無法保全,所以他唯一的願望,就是能讓自己的長子活下去。

所以,他磕頭時,也是無比虔誠,希望能夠打動眼前這個像冰一樣的女人。

鬆本良人隻是磕了三個頭,額頭就已經滿是鮮血。

但他不敢停止,還在繼續不停的磕頭,直到額頭完全血肉模糊,整個人甚至都因為頭部的重擊而險些昏厥。

鬆本良人咬牙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口中哽咽道:“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求你答應我這唯一的請求!!!”

那女人這時才玩味一笑,開口道:“不好意思,你說晚了,就在五分鐘前,黑澤翔太已經毒發身亡了!”

鬆本良人一聽這話,徹底崩潰,他抬起頭來,歇斯底裡的大吼:“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滅我鬆本家滿門?!為什麼要這麼趕儘殺絕?!”

那女人冷笑道:“這就是你惹怒蘇家的代價!”

鬆本良人登時淚流滿麵,眼淚混雜著鮮血,讓他整張臉看起來尤為慘烈。

此時的他,也已經徹底失去了求生的意誌,喃喃開口道:“殺了我吧,現在就殺了我吧!”

那女人點了點頭,從口袋裡取出一枚白玉雕琢的葵花籽,淡淡道:“鬆本良人,在你死之前,我希望你記住我的名字,我叫蘇若離!”

說罷,她單手一抖,那枚白玉製成的葵花籽便疾射而出。

下一秒,鬆本良人的眉心處便出現了一個極小的血窟窿,整個人也已經徹底失去一切生機、轟的一聲,倒地身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