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個小時後。

天色已經漸亮。

東京的天際之間,浮上了一抹魚肚白。

新的一天開始了,許多人從熟睡之中醒來,但很多人,根本就不曾睡去。

剛剛過去的這一晚,整個東京幾乎被翻了個底朝天。

東京警視廳全體出動,甚至從周邊幾個小城市借調了大批人手,他們不但在東京市內找了個翻天覆地,還將東京通往外麵的所有道路封閉設卡,對每一輛出城車輛進行嚴密搜查,隻為找到蘇家兄妹二人的下落。

一夜之間,整個東京完全戒嚴!

敏銳的媒體早已經收到訊息,中國第一家族的長孫、長孫女在東京被綁架,十幾個隨從遇害身亡。

這種新聞的爆炸程度,堪稱空前絕後!

以前,東京也遭遇過恐怖襲擊,也發生過重大刑事案件,但是,還從來冇有發生過性質這麼惡劣的!

要知道,蘇家可是中國最富有、最強大的家族。

他們在日本遭遇如此嚴重的刑事案,其性質,甚至超過了比爾蓋茨在東京被綁架。

蘇家的人也在東京找了半個晚上。

這次,蘇家不但來了上百名隱世高手,就連蘇守道也親自前來。

東京警視廳對蘇守道的到來非常重視,廳長親自邀請他前往警視廳,向他告知這起案件的偵破進程。

東京警視廳所謂的偵破進程,其實就是將高橋真知、伊藤雄彥全部帶到警視廳審訊而已。

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兩人都各有嫌疑。

而且,這兩人都互相覺得,一定是對方所謂,同時加害於自己。

伊藤雄彥覺得,高橋真知一定是故意想借這件事,往伊藤家族身上潑臟水,好借蘇家的手,徹底剷除伊藤家族;

高橋真知卻覺得,伊藤雄彥一定是覺得拿不到蘇家的合作,故意想誣陷自己,所以纔會在現場留下一枚騰林家族的忍者鏢,這擺明瞭就是栽贓嫁禍!

東京警視廳也是一頭霧水。

在他們看來,雖然這兩人看來都有一定的動機,可警視廳卻查不到任何實質性的證據。

唯一的證據,就是現場留下的那枚忍者鏢。

這忍者鏢確實屬於騰林家族,而騰林家族依附於高橋家族,是東京上流社會人儘皆知的事情,警視廳自然也很清楚。

可是,這證據也多少有些突兀。

因為,發現忍者鏢的現場,並冇有任何人被忍者鏢所傷,凶手這麼專業,殺了十幾個人、不留一個活口,為什麼會留下一枚根本就冇派上用場的忍者鏢?

這很可能,是對方留下的障眼法。

於是,警視廳長對蘇守道說:“蘇先生,這件事我們還要繼續深挖調查,畢竟,單憑一枚忍者鏢,很難說明問題,而且這很可能是對方留下迷惑我們的煙霧彈!”

蘇守道黑著臉對東京警視廳的廳長說:“是不是煙霧彈我不管!如果東京警視廳能夠在24小時之內,找到我的兒子和女兒,並且確保他們的安全,這件事我可以不再向東京警視廳追究,但如果超過24小時,或者我的兒子、女兒發生任何意外,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公佈全世界!讓你們東京警視廳徹底名譽掃地!”

警視廳長頭大如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