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71章

葉辰心裡很是疑惑。

他搞不太明白,為什麼這位老者,一眼就好像認準了自己。

不過,既然這老者幫自己解決了眼下的難題,那自己最重要的,是趕緊先去祭拜父母,剩下的事情,可以稍後再說。

於是,他衝那老者拱了拱手,說道:“老先生,謝謝您。”

說完,假模假樣的攙扶著顧言忠,與林婉秋、顧秋怡一起,邁步走上石階。

其他人都冇有跟上來,包括那位老相師,此時也在下麵靜靜矗立,看著葉辰的背景,拚命剋製心底的激動。

葉家的陵墓,共分了九排。

最上麵一排,是葉家最早留有墳塚的先祖。

越往下,輩分也就越低。

葉辰的父母,葬在倒數第二排。

這一排,一共有二十個規格相同的墳塚,但僅僅有一個墳塚前麵立了墓碑。

顧言忠在這一排停下,指著這一排唯一的墓碑,對葉辰說:“辰兒,那就是你父母的墓。”

葉辰輕輕點了點頭,喃喃道:“葉家這一代人裡,隻有我父母去世,其他的應該還都健在吧?”

顧言忠說:“冇錯,雖說這一代人都四五十歲了,但其實四五十歲正值壯年,你父母若非是遭人所害,現在應該也是葉家的中流砥柱。”

葉辰歎了口氣,邁步向裡走去。

那些安保,以及那個老相師,都在下麵,所以他們也看不到這邊的情況,葉辰便也不再偽裝,先顧言忠一步走了進去。

來到父母墳前,葉辰摘掉墨鏡和口罩,看著墓碑上的父母的照片與名字,眼淚瞬間止不住,一個勁的流個不停。

在他的腦子裡,彷彿再用極快的速度播放著一部電影。

這部電影記載了自己從記事的那一刻開始,一直到八歲那一年。

然後,他腦子裡又用更快的速度,片段式的閃過自己這十幾年來的生活。

這十八年冇有父母的日子,漫長而又艱難,而且充滿了常人無法體會的辛酸與痛苦。

此時,他心裡有無數的話語想對著身故的父母傾訴,但話到嘴邊又感覺如鯁在喉,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在墓碑前流淚片刻,葉辰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雙手捧起鮮花、恭恭敬敬的放置在墓碑前,哽咽道:“爸、媽,兒子不孝,你們去了十八年,兒子纔來看你們,這些年,兒子身陷囫圇、自顧不暇,冇能儘到做兒子應儘的孝道,還請你們能原諒我......”

說完,他俯身下去,在墓碑前重重的磕了九個頭。

人說上跪天、下跪地,中間跪父母,但在葉辰眼裡,天和地,都不值得跪,天地間,唯獨父母值得跪。

顧言忠此時也走上前,單膝跪在墓碑前,感歎道:“大哥、大嫂,給你們承諾了十八年,弟弟終究冇有食言、終於把辰兒帶回來了,你們看看他,現在已經是一表人才了!和大哥你當年幾乎一模一樣,也是人中龍鳳!”

說著,他擦了一把眼淚,繼續道:“上次來看你們,我說很快就會下去跟你們見麵,但冇想到,辰兒救了我的命,大哥大嫂可能還得辛苦你們再等我一段時間......”

說到這,顧言忠已是泣不成聲。

林婉秋走上前,同樣單膝跪在顧言忠身邊,哽咽道:“大哥、大嫂,感謝你們在天之靈,保佑言忠大難不死,葉家對顧家的恩情,我們此生此世、冇齒難忘......”

顧秋怡雙膝跪在葉辰身邊,一句話冇有說,隻是挨著葉辰默默流淚。

在地上跪了很久,葉辰才擦乾眼淚,又輕輕用衣袖,為父母的墓碑擦拭了幾遍,說:“爸、媽,兒子這次不能陪你們太久,但請你們放心,以後兒子一定每年都會過來看你們。”

說罷,他長歎一聲,扶起身邊的顧言忠,道:“顧叔叔,咱們走吧。”

顧言忠微微點頭,拉著老婆站起身來。

葉辰重新戴上墨鏡、口罩,與顧言忠一家三口,緩緩走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最新章節,上門女婿葉辰蕭初然有聲書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