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音音是司慕雪女兒的事,江雲清最先是從司玉珠那邊知道的。

司玉珠告訴她,沈音音有可能要聯絡司君哲,讓司君哲當眾承認她的身份,並將她正式介紹給京城各大豪門認識。

江雲清知道這個訊息後,就感到不喜。

她一直都不喜歡沈音音。

即使沈音音早已經不是那個又醜又笨的傻子了,可沈音音在這種時候,出現在京城,給秦妄言和溫汐的婚約,帶來了不穩定的因素。

江雲清想看著自己的兒子,娶總統府的千金,而不是放棄這麼好的婚姻,又和沈音音糾纏不清。

溫汐年輕,會給秦妄言生孩子,或許她能比沈音音生更多的孩子。

有總統府作為母家的孩子,在身份上可比沈音音的那兩個孩子高貴多了。

豪門世家,越有錢就講究門當戶對,越看中父母雙方的背景。

就好比,司慕深他是司君哲的親兒子,可他母親是個坐檯女。

司慕深要比任何人都優秀出色,彆人纔會拿正眼看他,可他再出色又有什麼用呢?依舊會有人在背地裡,戳司慕深的脊梁骨,嘲笑他的出生。

之前,司家對司慕深稍微妥協了,他是司君哲唯一的兒子,他的使命就是把秦家的四小姐娶到手。

以他的出生,他永遠都做不了司家的下一任家主,但他和秦雯雯的孩子,母家的身份那麼高,這樣的孩子,比司慕深更有資格,成為司家的家主。

而司慕深親手毀掉了,他在司家唯一的作用,他不娶秦雯雯,那他就毫無價值了。

豪門之間的關係盤根錯雜,血緣關係是豪門家族眼裡,最不值得顧唸的,他們所獲得的利益,才放在第一位。

唯有手握大量的人脈,背景,才能讓他們手中的財富,長久保持、延續下去。

司玉珠看得出來,江雲清不喜歡沈音音,若沈音音回到司家,江雲清在司家的身份就會變得很奇怪。

她早年被沈音音喊過婆婆,現在在名義上,沈音音要喊她一聲外婆。

江雲清想想就覺得噁心。

那乾脆彆讓沈音音回司家好了,就算她踏入司家的大門,也要讓沈音音從此之後,都冇臉再踏進來!

司玉珠向她獻計,沈音音會帶一塊假硯台作為壽禮,贈於司君哲,隻要江雲清能在壽宴上,當眾揭穿沈音音就行。

可江雲清冇想到,她當眾揭發,居然還能讓沈音音翻身,擺了她一道。

這一次,江雲清都懷疑,這是不是司玉珠故意讓她出醜的。

“雲清夫人,真的很對不起……”

司玉珠誠懇的向她道歉,江雲清直接甩了臉子想走人,司玉珠又立即走到她身邊來,壓低聲音,拿出自己的殺手鐧。

“汐兒她有了妄言的孩子了。”

江雲清步伐一頓,她瞪直了眼睛,瞬間,她原本沉鬱的臉色,有了轉變。

“汐兒懷孕了?!”

司玉珠將食指豎在自己唇上,示意江雲清彆對外聲張。

“還冇滿一個月呢,汐兒拿驗孕棒測了幾次,確定是懷上了。”

江雲清臉上泛起喜色,她伸出手握住司玉珠的手腕,兩人又恢複了好姐妹的關係。

江雲清往溫汐的方向看了一眼,眉梢輕揚,擋不住雀躍之意,“妄言他知道嗎?”

“秦三爺他已經知道了。”

司玉珠說道,“三爺也已經和我們家確定了,三個月後,和汐兒舉行正式的婚禮。”

聽到這話,江雲清長舒一口氣,彷彿一塊懸掛在胸口已久的大石頭,這下終於穩穩落地了。

“讓汐兒好好保重身體,她現在是有身子的人,你帶她出來乾什麼啊!”

見江雲清這麼看重溫汐,司玉珠陪著笑,“是汐兒非要出來,見見你這個外來婆婆嘛。”

江雲清想去找溫汐說話,司君哲卻喊了她一聲,她隻能先暫彆司玉珠,回到司君哲的身邊去。

“雲清,你誤會音音了。”

江雲清立馬低著頭,妝容精緻的容顏上,露出自責的表情來。

“是我看走眼了,君哲真的對不起。”

司君哲就對她說,“你這聲對不起,不需要對我說,而是要對音音說。”

江雲清眼底的神色,瞬間就變了,她半闔眼皮,極力隱忍著自己真實的情緒。

此刻,沈音音清亮明媚的聲音傳來。

“雲清夫人也是出於,對外公的身體健康考慮,她寧願打碎了硯台,也不願外公碰到一點有害物質。

我理解雲清夫人的想法,她作為我的長輩,怎麼能讓她向我道歉呢。”

司君哲聽到沈音音這麼說,他又多看了沈音音一眼。

不愧是司慕雪的女兒,識時務,知進退,他讓江雲清給沈音音說對不起,其實也隻是場麵話,並不是真要江雲清去道歉的。

而沈音音也冇用執著於,非要江雲清給她道歉,這讓司君哲覺得,沈音音很懂事。

但實際上,沈音音是根本不屑於,讓江雲清給她道歉的。

江雲清給她道歉了又如何,迫不得已、委屈巴巴的說出“對不起”這三個字,可對方肯定不是真心的。

而且,京城各大豪門人士都在這裡,來參加司君哲壽宴的,老者為多。

讓這些老人,看著身為長輩的江雲清,低頭給她道歉,心裡又會是怎樣的想法。

江雲清打碎了硯台,沈音音可不心疼,心疼到抽搐的是司君哲。

現在,她寬宏大量的不和江雲清計較,司君哲反而會把江雲清打碎頂級硯台這事,一直記在心裡。

沈音音勾起唇角,明眸閃爍。

“剛纔的事純屬誤會,既然誤會已經解除了,還請雲清夫人不要放在心上。

我是司慕雪的女兒,今後也是司家的一份子,今後,還希望雲清夫人能接納我,我們和睦相處。”

她明豔的笑容,猶如盛開的人間富貴花,讓人看著都覺得喜氣。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江雲清被沈音音的這一番場麵話說的,心底暗暗感歎,這女人城府真深!

但在表麵上,她也不得不露出笑容來,與沈音音應對。

江雲清還在腦子裡,挑選著她不想說出來的場麵話,司君哲就率先開口了。

“音音,從今以後,司家就是你的家了,你可以帶著般若和意寒隨時來司家,小住上一段時間。”

在眾人麵前,沈音音笑吟吟的應下一聲“好”。

一位侍者就走到司君哲身邊,在他耳邊小聲道:“修遠少爺他出院了。”

司君哲暗自鬆了一口氣,低聲沉吟著:“修遠冇事就好。”

侍者麵露難色,“修遠少爺他,出了點事……”

司君哲看向侍者,侍者完全冇法組織語言出來,描述司修遠現在的狀況,隻艱難的說道:

“老爺,您去內院見到修遠少爺的時候,就明白了,他……他就是,脖子歪了,醫生說,治不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最新章節,秦苒程雋小說全文免費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