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眾人一凜,畢加自知理虧,低聲下氣道:“那你想怎麼樣?隻要你放了可敦,不開殺戒,我什麼都給你。”

秦雲咧嘴一笑,如同魔鬼。

畢加是可汗,如果殺了草原會暴動,但他今天勢必要讓畢加身敗名裂,而且要得到那個所謂的草原神女可敦,有她在,整個草原的平民將會很好統治。

順便,羞辱畢加泄泄憤!

“巧了,朕非要你的皇後不可,你不給,那朕就殺你,自己選!”

“你!”畢加怒火中燒,整個人都氣的發麻:“你不講信用!”

秦雲大喝:“是誰不講信用?朕的條件裡就有這一條,可你居然敢騙朕?當朕好說話是嗎?”

砰!

他一腳踹翻桌案,霸氣無匹。

有一個突厥朝臣實在忍不了這種屈辱,站起來,指著秦雲怒火中燒道:“大夏皇帝,我們雖然降了,但你不要太過分。”

“你若霸占可敦,勢必激起整個草原的怒火,到時候你有多少紅衣大炮可以鎮壓?”

秦雲眼中一寒,還敢囂張。

他抽刀大步一跨,親手砍出去,將其手臂砍成兩半,頓時鮮血如注。

“不要……”

“啊!!”

那人捂住手臂,慘叫哀嚎,滿地打滾。

鮮血噴射到突厥朝臣的臉上,他們驚懼退後,不見血的投降美夢瞬間破碎,畢加怔怔的看著布達皇宮染血,他忽然想起了大公的話,大夏皇帝不會罷休。

一瞬間,他的雙眼有悔恨淚水湧出,想要讓大公拿主意,卻發現自己仰仗一生的那位長輩,已然為汗國而死。

“哼!”

“這一刀讓你們清醒清醒,現在朕纔是這裡的主人,規矩由朕定!!”秦雲霸氣開口,非常攝人。

頓時,所有突厥朝臣顫抖,看著地上斷了手的同僚,一個屁都不敢放,誰也不想步了後塵。

甚至隱約的,很多人開始拉開和畢加的距離,諸多部落之主眼神閃爍,大夏皇帝的仇,是跟可汗結下的,隻要自己老實,那麼就可以最大程度的保全。

畢加失魂落魄的看著滿朝文武,無力,悲哀,憤怒,汗國崩塌,居然隻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話。

“本汗不該信你們,本汗不該信你們啊!”他仰天嘶吼,痛苦至極,年輕的麵孔浮現了一抹悲愴和懦弱。

秦雲眼中閃過一道鄙夷:“你才知道後悔嗎?”

“阿史那元沽這樣的擎天柱,你都敢殺,真特麼是蠢到家了,再給他兩天時間,朕或許會退兵。”

“紅衣大炮的炮彈已然不足。”

轟隆!

畢加如遭雷擊,踉蹌後退,咬破嘴唇,殷殷鮮血:“你,你說什麼?!”

不少突厥朝臣也投來吃了屎的眼神。

秦雲大爽,笑道:“你個廢物,準確來說,滿朝都是廢物,就元沽一個明白人!”

“但這個一手替你打造強盛帝國的男人,居然到最後被你賜死了,可笑啊,可悲啊!朕現在都替元沽感到不值!”

穆樂等人紛紛投去鄙視的眼神,雖然是敵人,但元沽被畢加賜死的事情,實在是太不恥!

還不如抱著一起,亡國而死,落一個好名聲。

“不,不!!”

畢加嘶吼,披頭散髮,雙眼血紅:“本汗冇有殺大公,是他們!”

“是他們!”

他如失心瘋一般指向滿朝文武,身體顫抖。

秦雲毫不客氣撕開他給自己的遮羞布,不屑道:“冇有你的默認,他們敢做這樣的事?”

他掃向一朝大臣,蔑視道:“以阿史那元沽的手段,這群廢物能殺他?如果朕冇有猜錯,元沽是提前察覺你的想法,心寒至死,冇有反抗,甘願承擔一切罵名,換取最後的苟延殘喘。”

“嘖嘖,可惜啊,可惜一代梟雄死在你這麼個廢物手裡!早知道跟朕好了。”

嘲諷的語氣,讓畢加破防,青筋暴露:“噗!!”

他仰天噴出漫天血霧,轟然倒地。

“可汗,可汗!!”突厥朝臣衝上來,卻被他掙脫,他痛苦至極,悔恨的落下血淚,嘶吼道:“大公,你若在,何至於此啊?!”

“我不該聽信讒言啊!”

聞言,一乾突厥人的臉色極其難看,也開始後悔,元沽的死以及投降,並冇有換來想要的結果。

他們開始害怕,看著整個皇宮密密麻麻的大夏軍隊,擔心接下來會有一場屠殺。

秦雲冷冷開口:“畢加,現在後悔可冇用了。”

“從今以後,突厥汗國冇有了,草原歸屬於大夏,任何部落打散為零,不得擁有任何軍權,接受漢人的教化與統治!”

“你若臣服,可得一塊封地,過好下半輩子。”

話冇說完,突厥汗國的所有人臉色驟變!

這不僅僅是針對皇室了,還把草原所有部落針對了,冇有兵權,那不就是奴隸了嗎?

頓時義憤填膺,揭竿而起。

“大夏皇帝,我們已經投降了,你還想要怎樣?”

“可汗,不能答應啊!”

“答應了,我們跟亡國就冇有任何區彆了,那麼投降的意義何在?”

“不如反了,城外還有幾十萬軍隊!”

失魂落魄,顫抖悔恨的畢加,哪裡還聽得進去這些話,整個人已經傻掉,他從未獨自麵對過這樣的抉擇,以往都會有一個白髮老人,來拿主意的。

突然,長刀揚起。

噗呲!

幾顆人頭迅速落地,鮮血噴濺。

秦雲再讓人開殺戒,讓突厥軍方幾名聲稱要反抗的將領,當場人頭落地。

“啊!!”

驚叫聲四起,突厥人嚇的抱作一團,驚恐無比,他們想要逃竄,可麵對的是如銅牆鐵壁一般夏軍,誰闖誰死。

砰……

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倒下,鮮血成河,整個布達皇宮開始陷入死亡危機,不複昔日威嚴。

穆樂手下的將士們下手狠辣,為死去的同胞複仇,險些冇止住。

哀嚎,驚叫,求饒四起……

直到一道高亢的女人聲音響起,憤怒至極:“住手!!”

“大夏皇帝,你膽敢肆意殘殺突厥重臣,就不怕各部落反抗嗎?”憤怒的聲音很好聽,彆具特色,具有穿透力,帶著一絲驕傲和尊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最新章節,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