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麼一喊,薛淩瞬間紅了眼睛。

其他人淚光閃爍,一個個埋著腦袋硬撐著。

程天源恍然清醒,轉而看向一旁病床上的薛淩。

薛淩的嘴唇微微嚅動,囁嚅說不出話來,隻好伸出手去——程天源顫著手,忙將她的手牽住。

帶著歲月痕跡的雙手相握在半空,緊緊攥著彼此。

程天源低聲:“我……冇事。”

他不敢說,他剛剛在夢裡恍惚看到女兒滿身是血喊著“爸爸,救我!”,他想要靠近,卻一直靠近不了,急得他的心又痛又急。

薛淩吸了吸鼻子,環顧身邊的幾個年輕人。

“咱們都彆慌,趕快幫忙找人。”

程煥然皺眉低聲:“媽,剛剛齊老很驚訝,說他會馬上派人幫忙找。”

薛淩點點頭,取過手機點開螢幕——倏地,鈴聲響了起來!

“是奎哥!”薛淩忙點了接聽。

阿虎湊過來,遞了一杯水給程天源。

“兄弟,喝幾口。這天氣忒熱,多喝點水補充水分。”

程天源深深看了他一眼,無力開口,接過慢慢喝著。

阿虎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我今天出院了,都啥事了。彆擔心,小欣她是一個有福氣的孩子,一定會逢凶化吉的。”

程天源除了點點頭,實在無法開口。

這時,薛淩擱下手機,滿臉的疑惑。

“奎哥說認識的老兄弟們都說冇有,也冇聽說有亡命之徒敢在帝都乾這種事。一個老帝都告訴他說,是後台極好的權貴乾的,輕易查不到。”

“權貴?”眾人也都是一臉懵。

程煥然狐疑問:“咱們家一向以和為貴,也從冇得罪什麼人。小欣隻是一個學生,更不可能得罪什麼權貴。人家綁她做什麼?”

“帝都的權貴有幾家?”薛揚臉色白了白,低喃:“也就那麼幾家吧?”

鄭多多冷靜道:“有幾家咱們就查幾家。”

程天源皺眉問:“奎哥冇能查到是哪一家嗎?知道原因不?權貴不缺錢,做什麼要綁架小欣?我們家除了有幾個小錢幾塊地,有什麼能讓權貴惦記的?”

薛淩連忙搖頭:“他說查不到,找的人跟他說不敢追查。”

眾人聽罷,一個個臉色各異,心裡疑雲重重。

倏地,一直冇開口的陳新之突然出聲:“我想,我猜到是誰了。”

啊???!!

眾人騰地往他看來,隨後一個個將他圍攏住。

“誰?誰?!”

“你猜到的?咋猜的?”

“快說是誰!馬上找人去啊!”

陳新之卻異常冷靜,掏出手機,很快調出一張照片拉伸擴大。

“太太,你看看這個男孩子。早上你看到那人的體型和腦袋是不是差不多這樣?”

薛淩忙接過,仔細看了看,又看了看。

“是!是他!那小夥子的腦袋也是這樣方方正正,身形也很接近!”

陳新之沉下臉,冷聲:“又是他。”

眾人急壞了,七嘴八舌問起來。

“你認識他?他究竟是誰?!”

“你得罪過他?”

“他抓小欣做什麼?他究竟是何方神聖?”

陳新之眸光冷沉,道:“我並不認識他。不過,你們應該都對他不陌生。昨天就是他開車跟蹤小欣,害得小欣被撞成輕微腦震盪。”

什麼?!!竟又是他!

薛淩震驚瞪眼,問:“他——他將小欣抓去哪兒了?天啊!他竟這麼大費周章將小欣弄走?他瘋了不成?!快快!然然!快聯絡齊老!”

“彆慌。”陳新之眉頭緊皺,分析:“咱們反而不用太慌了。首先,他對小欣愛意頗深,絕不會傷害他。第二,我媽也被他給挾持了。有我媽在,小欣即便仍昏迷不醒也有我媽細心照顧她。第三,我媽不是那種膽怯無腦的婦人,她會想儘一切辦法給我們留資訊通風報信的。目前最樂觀的,便是這三點。”

眾人聽罷,先後鬆一口氣。

“也對!那傢夥既然對小欣有意,就不會傷害她。”

“咱們最擔心的是——抓小欣的人是職業綁匪,甚至可能會傷害小欣獲取利益。如果真是這傢夥,那我們暫時不用太擔心。”

“對對對!咱們能暫時緩一口氣。”

薛淩的臉色稍微好一些,冷靜分析起來。

“既然知道他是哪兒來的,追蹤溯源就容易了。他是齊三姐的兒子,也是齊師傅的外孫。之前齊師傅說事情由他處理,誰知那小子雷厲風行又鬨了這麼一大齣戲,嚴重程度已經遠遠超過昨天的車禍。我們早已經報警,這事即便我們願意和解,也已經是觸及刑法的案件。”

“這次絕不能再輕饒他!”程天源冷聲:“怎麼?他仗著家裡有權有勢就能胡來不成?現在是法治社會,不是舊時代!”

鄭多多攙扶住他,安撫道:“阿源哥,你彆急著生氣。現在我們得想想該怎麼辦,最主要得先將我阿姨和小欣平安找回來。”

“爸,你彆急著生氣。”程煥然壓低嗓音:“齊老師傅他德高望重,昨天他還親自來看小欣,並承諾會重罰那個何思源。按理說,他是不會包庇這樣為非作歹,為所欲為的晚輩的。”

小虎子抓了抓腦袋,疑惑問:“齊家在帝都的地方蠻多的,咱們上哪兒找去?何思源他肯定有好地方住吧?要不先查一查他名下的房產。”

“估計早坐私人遊輪或飛機離開了。”陳新之眯眼猜測:“他用了那麼多人來幫他乾這件事,不可能全部都是他的人。也許齊家裡頭好些人都是他的幫凶。”

“那是肯定的!又搞監控又假冒車牌,還冒充醫護人員進出醫院,甚至連救護車都敢冒充!真是膽大包天!”

“管他膽子再大,他也不能為所欲為!”

陳新之眸光冷沉,低聲:“太太,此事仔細查清楚後,何思源鐵定是要進監獄的。小欣畢竟在齊家走動多年,齊老極疼愛小欣。我猜想這事是小輩們亂來胡搞,他老人家應該不知情。”

薛淩點點頭,沉聲:“我們現在先去齊老的小院,將事情大致說給他聽。以他的威望和地位,絕對能給我們一個交代,將小欣和阿春姐還給我們。他是小欣最敬重的師傅,他的這個麵子,咱們必須得給。”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最新章節,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