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周遊達把難民中的族老、村長之類的人物都叫到了祖祠。

“周先生!”

“韓壯士!”

族老們紛紛跟周遊達、韓風打招呼。

兩人也連連回禮。

“周先生,你說金先生答應幫我們找條活路,是有訊息了嗎?”

一個族老問道。

“西邊的窯廠不是開始動工了嗎?”

周遊達說道:“隻是建窯廠用不了那麼多人,等到窯廠建好後,咱們就有磚頭了,到時候就能建其他廠子。

金先生說了,要在我周家莊建一座可以讓一萬個婦人同時做工的超級大作坊,還要在西邊的金馬河建一個鍊鐵廠,到時候咱們所有人都可以去廠子裡上工,再也不用給地主種地了!

所有人的賦稅,金先生幫你們交,你們的孩子,也可以去金先生辦的學堂免費讀書!再也不用擔心凍著餓著了!”

“天下真有這樣的好日子嗎?”一個族老懷疑問道。

“怎麼冇有?我們西河灣村就這樣!”

韓風說道:“在我們村,廠子裡一天三頓都是麥粥,三天還有一頓肉,隻要是廠子裡的工人,都可以敞開肚子隨便吃!

冇有地方住的工人,金先生也給他們蓋了磚瓦房宿舍,所有工人的孩子,都可以免費在村裡的學堂讀書,我兒子現在都能認三百個大字了!”

百姓都知道,如果官府派人征用戰馬的話,他們也得乖乖交上去。

但是韓風答應他們他們五兩銀子一匹收購,現在已經兌現了。

所以如今韓風在難民中的影響力也很大,他這麼說,族老們冇有一個懷疑。

他們已經一無所有了,金鋒根本冇必要騙他們。

“金先生真是活菩薩啊!”

不少族老都露出嚮往之色:“真希望我們也能快點過上這樣的好日子。”

“這就是我找大家過來,要說的事情。”

周遊達說道:“金先生要招募一批士兵,為了照顧咱們俘虜營的兄弟,先從咱們這些人裡招募。”

“可是咱們臉上都有烙印……”有個族老猶豫著說道。

“金先生不在乎烙印,還誇咱們俘虜營的兄弟是英雄呢。”

周遊達說道:“金先生請公主殿下把咱們的事情上奏朝廷,要給咱們立碑,讓天下人都知道咱們臉上雖然有烙印,卻不是孬種!”

為了給金鋒拉好感,周遊達直接把九公主做的事,也按到了金鋒頭上。

“真的?”族老們全都激動起來。

“是真的,而且我聽先生說,朝廷已經批覆了,應該最近幾天就可以動工建碑了!”

韓風配合著周遊達說道:“先生還說,要把咱們所有參與奪軍馬營的人,名字都刻在紀念碑上,讓後世永遠記得咱們的功勞。”

“太好了!這下就算死了,也能去見祖宗了!”

“金先生的恩德,我蔡氏一族永不敢忘,等我們重建祖祠,就給金先生立個長生碑!”

“我鐘氏一族也不敢忘!”

不少族老當時就哭了。

還有一些人直接跪在地上,衝著大蟒坡的方向磕頭。

激動一陣,族老們慢慢恢複平靜,紛紛開口表態。

“周先生,韓壯士,你們放心,金先生招募士兵,我們一定全力支援,等下我回去就讓大兒子去大蟒坡,找先生報到!”

“我還有三個兒子,給先生兩個!”

“可惜我兒子死在俘虜營了,如今隻剩下兩個閨女了,要不然也能為先生效命!”

“韓壯士,我現在就剩下一個兒子了,老朽能問一下,給先生當兵,要當幾年,去哪裡嗎?”

……

大部分族老都當場表態,要送自己兒子去從軍。

也有一些僅剩一個兒子的,稍微謹慎一些,多問了一些情況。

“大家先靜一靜,聽我把話說完。”

韓風抬了抬手,等到族老們都安靜下來,首先回答了第一個問題:“先生的鎮遠軍,負責鎮守劍門關,就在廣元,騎馬的話,兩三天就能到。”

九公主辦事還是比較靠譜的。

不光為金鋒爭取到了乙等軍的名額,還幫他爭取到了距離最近的劍門關。

當然,這件事進展如此順利,除了九公主的爭取,另外一個原因是原本鎮守劍門關的是慶家的軍隊。

如今大康雖然腐朽,內亂卻並不嚴重,劍門關隻是一個境內關隘,重要性並不高。

九公主親自開口,又是給金鋒,慶鑫堯自然不會駁了他們的麵子。

當金鋒得知九公主把劍門關給自己的時候,他都有點兒不敢相信。

劍門關是入蜀咽喉,兩側閣道三十裡,配上金鋒的重弩和投石車,當真是一夫當道,萬夫莫開。

而且劍門關距離西河灣隻有一百多裡,讓金鋒鎮守劍門關,就等於讓他保護自己的大本營。

說實在的,金鋒為此還感動了兩天。

他要是造反的話,冇有二十倍以上的兵力,朝廷休想從他手裡奪走劍門關。

後來便想明白了,九公主這是在釋放善意和信任,也是在籠絡人心。

如果他真要造反,有冇有劍門關都一樣。

不過就算明白這些,金鋒依舊感謝九公主。

劍門關掌握在他手裡,西河灣就是一個鐵桶。

金川距離西川並不算特彆遠,族老們聽說去劍門關服役,心裡都鬆了口氣。

然後就聽到韓風繼續說道:“還有一點,我要提前說清楚,你們的孩子應招之後,不是馬上去當兵,要先當一段時間鏢師,往京城、江南,以及咱們川蜀各地送貨,鍛鍊一段時間之後,纔會去鎮守劍門關!”

“先做鏢師?”一個族老脫口而出問道:“有工錢嗎?”

“老蔡,你怎麼回事?”

另外一個族老馬上鄙視說道:“要不是金先生,你這把老骨頭都不知道爛在哪兒了,孩子幫金先生做事,你還惦記著工錢?”

“哎呀,我這不是說禿嚕嘴了嘛……”蔡姓族老趕緊對著自己的嘴巴拍了兩下。

“我們先生經常說,做工就要拿工錢,蔡老你問的冇問題。”

韓風說道:“不管是做鏢師還是給先生當兵,都有工錢!”

說完,把鏢師隊的待遇講了一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最新章節,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