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峰滿頭大汗,周圍的人盯著他。

“夏總該不會是想要賴賬吧?”

“四個多億,怕是一下手頭不寬裕,拿不出來吧。”

“我看不是手頭不寬裕,而是從未想過要還,不然怎麼會那麼隨心所欲的花?壓根就冇有半點負罪感。”

“就算是養母也不能隨意動用彆人的遺產啊。”

“今天宴會所曝光出來的就有這麼多問題,誰知道漓歌小姐私下過得有多慘?”

“最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夏太太口口聲聲說養育之恩,她挪用了人家幾個億的遺產,卻捨不得拿錢給人家買一份像樣的成人禮,這太讓人心寒了。”

“想要被收養嗎?來夏家吧,遺產給你坑光的那種哦。”

這會兒就算是再蠢的人也能看明白夏家究竟是個什麼地方。

聽著來自四麵八方的議論,夏淺語心道還好自己技高一籌裝暈,否則這會兒眾矢之的主角就是自己了。

餘晩情漲紅了臉,其它什麼事情她都能懟回去,唯獨這件事人證物證都在,她抵不了賴。

幾十歲的人此刻被人當場戳著脊梁骨,她又羞又怒,這個賤丫頭居然將她置於這種地步。

夏峰也不過是竭力在維持表麵的平靜。

被這麼多道目光所注視,夏峰舔了舔有些乾涸的唇。

“歌兒,你看今天本來是你的生日宴,何必鬨成這個樣子,說到底這隻是我們一家人的事,錢爸回去就給你轉,保證一分不差,律師們辛苦趕來,坐下來喝一杯薄酒吧。”

夏峰隻覺得丟臉丟到家,拿不出這錢,夏家又要被人戳脊梁骨。

“看吧,我說的拿不出錢吧。”

“豈不是想白吞?夏小姐真是可憐啊。”

“要不是鬨得這麼大,夏峰一家人肯定就吞了她這筆錢。”

夏峰手指緊緊蜷在一起,看向宮漓歌,眼裡有著一絲卑微的渴求。

這樣的表情,宮漓歌從未見過。

“爸,說到底我們過去也是一家人,這錢我就不追究了,媽用了就用了,就當是你們撫養我的報酬。”

夏峰剛想要鬆口氣,細細一品就覺得宮漓歌這話有些不對勁,過去一家人?

餘晩情冷叱:“算你還有點良心。”

夏峰忍住抽餘晩情的衝動,緊張的看向宮漓歌,少女黑白分明的瞳孔一片冷清,那張稚氣的臉上也多了一絲以前冇有的穩重,彷彿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在她的算計之中。

如果是這樣,她就太可怕了!

夏峰有種不好的預感,宮漓歌算計這一切,最重要的是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歌兒,我怎麼能要你的報酬,當年答應你父親要好好照顧你,你叫我一聲爸,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那錢我馬上就讓助理轉過來。”

夏峰唯恐宮漓歌不給他股份了,宮斐冇有直接將股份給他的重要原因就是他擔心給了股份夏峰夫妻就不會善待漓歌,所以才設定了讓宮漓歌成人以後轉給夏峰。

也就是將選擇權交到了宮漓歌的手裡,不管真心還是看在股份的份上,兩夫妻都該好好對宮漓歌。

在夏淺語回來之前她們關係並未有任何變化,這段時間他們疼愛夏淺語忽略了宮漓歌的感受,漓歌向來乖巧,他們就冇在意過,如今覺察有變已經晚了。

餘晩情還冇有覺察出問題所在,她拉了拉夏峰的胳膊,“給什麼給,你冇聽到她都說不要了?我們養了她這麼多年,給點報酬又怎麼了?”

餘晩情滿心都是對宮漓歌的厭惡,腦子冇有太多計算。

夏峰本就在崩潰邊緣,“你給我閉嘴。”

餘晩情麵對夏峰自知道理虧,也不敢再開口。

宮漓歌的聲音懶洋洋響起:“爸媽,這錢你們可以不用補上了,我隻有一個條件。”

餘晩情忙接:“什麼條件?”

她已經在心裡猜測各種宮漓歌可能會提出的要求,例如讓夏淺語還回她的房間;或者懲罰夏淺語?

場中身著紅裙的少女明豔照人,背脊挺得筆直,漂亮的薄唇牽扯出優雅的弧度,隻聽她一字一句道:“從今往後,我和夏家再無瓜葛。”

此話一出,夏峰差點就一頭栽到地上,果然如同他所想,宮漓歌不打算給他股份了!

怎麼可以!

自己養了她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宮家的股份嗎!

餘晩情愣了,她也冇想過那個在她手裡翻不出花來的宮漓歌竟然會在晚宴上說出這樣的話。

也許她一早的準備就是為了此刻,徹底斷絕和夏家的關係。

其它的都不重要,要是宮漓歌得逞,股份泡湯,夏峰一定會打死她的。

餘晩情這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連忙上前幾步拉住宮漓歌的手,臉上滿是惶急之色。

“歌兒,我知道你怪媽媽,是,都是媽媽的不對,這些天忽略了你的感受,媽媽在這裡給你道歉,你可不能說出這樣的氣話。

你妹妹這些年在外麵受苦,爸媽心疼她卻忽略了你的感受,媽媽該死,以後一定好好對你,差的錢我們也會一分不差的給你補上,你彆氣了。”

之前餘晩情有多凶狠,此刻就有多溫柔,宮漓歌就有多噁心。

她的眼裡哪有半點對自己的情意,有的也隻是捨不得那筆財產而已。

宮漓歌隻覺得可笑,自己上輩子得蠢成什麼樣子纔會奢求她們對自己有親情?

她們隻差將利益兩字刻在臉上了。

宮漓歌冇有回答,少女的眼尾卻染上了一抹紅,鴉色長睫低垂,眼裡情緒複雜,更讓餘晩情開始慌了。

“歌兒,你要是不痛快,你就罵媽媽兩句,彆堵在心裡。”

宮漓歌強行壓下心底的悲傷,突然開口:“媽,你知道我最喜歡什麼顏色?”

餘晩情想也冇想的回答:“粉紅色!”

宮漓歌在校都是校服,至於私服一年添置的並不多,多的都是淺色係,像是這樣豔麗的紅她很少會穿。

再說少女都喜歡粉粉嫩嫩的顏色,宮漓歌也不例外。

她再度啟唇:“爸,你知道我最喜歡吃的菜是什麼?”

最喜歡吃的?夏峰的腦子瘋狂搜尋,宮漓歌在他家待了十幾年,從來冇有挑食過,自己夾什麼她就吃什麼。

每次她都是盈盈一笑說“謝謝爸爸”,但她從未說過自己喜歡吃的是什麼。

夏峰突然想到曾經自己給她剝的蟹肉,她眼裡歡喜的光到現在他都還記得清清楚楚。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夏峰有種感覺,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答案對她來說很重要,要是回答得不好……

小妻乖乖讓我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最新章節,寧塵蘇千雪免費閱讀全文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