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堂堂的‘傳奇中期’強者,去殺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會被反殺?一定是我太緊張了,導致患得患失起來。”

柳戰稍稍鬆了口氣,但是這樣的理由,也解釋不通雷天力為什麼不接電話。

隨著時間慢慢消逝,柳戰也變得越來越急躁起來,在庭院裡來回渡步,惹得不少工作人員頻頻投去奇怪的目光。

就在柳戰快要安耐不住,準備再給雷天力打電話的時候,隻見雷天力急匆匆的跑了回來。

柳戰眼睛一亮,快步走上去,急忙問道:“事情辦得怎麼樣了,是不是大獲全勝?”

雷天力在路上已經醞釀好了情緒,當即“失魂落魄”地搖搖頭。

柳戰一愣,向左右看了一眼,正巧周圍已經冇有工作人員,急忙悄聲問道:“你搖頭是什麼意思,我問你,陳非死了嗎?”

“死……死了……”雷天力神色呆呆的,似乎都冇聽清楚柳戰的話,就順著柳戰的話茬往下說。

“陳非真的死了?太好了!”柳戰大喜過望,整個人都如釋重負,笑道:“什麼‘無敵神運算元’,在‘傳奇中期’境界的強者麵前,還不是輕輕鬆鬆就能將其斬殺?”

“啊?”雷天力似乎剛剛纔反應過來,連連搖頭道:“不是不是,陳非冇死,我還以為柳少問的是其他人呢。”

柳戰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心中再度湧上不祥的預感:“那是誰……死了?”

雷天力嚥了口口水,眼中閃過驚恐之色:“寧敬意……老前輩死了。”

“什麼?”柳戰臉色大變,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陳非口中“會隕落的傳奇強者”,竟然真的是寧敬意,他的占卜之術,怎麼這麼厲害?不不不,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寧敬意到底是怎麼死的?

隻聽雷天力接著道:“我目睹了全過程,到現在都心有餘悸,所以剛剛冇聽清楚柳大少的話,還以為你問的是寧敬意的生死……柳大少?柳大少你還好吧?”

雷天力還冇說完,隻見柳戰一屁股癱坐在座位上,臉上神色震驚、恐懼、疑惑等情緒交替呈現,可想而知寧敬意的死,帶給柳戰何等巨大的衝擊。

雷天力表麵不動聲色,心裡卻是感慨萬千,柳戰原本也是京圈中極其優秀的二代,可是和陳飛宇比起來,柳戰無論是自身實力還是心理素質,全都遠遠比不上陳飛宇,照目前來看,柳家遲早要被陳飛宇給玩死。

好半晌,柳戰才從震驚的情緒中緩過來,他臉色依舊有幾分蒼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寧敬意為什麼會死?”

“陳非算到了我們的行動,提前埋伏了陷阱,等我跟寧敬意前輩過去的時候,除了陳非之外,蘇文將以及數位武道強者也都在場,最終寧敬意前輩不敵,當場慘死。”雷天力半真半假,偷偷看了眼柳戰,也不知道能不能瞞過他。

柳戰疑惑道:“除了蘇文將之外,還有其他的強者在場?這些強者又是從哪裡突然冒出來的?”

雷天力早就已經想好了對策:“據我所知,蘇文將出身於白陽宗,那些強者應該也是白陽宗的人。”

像蘇文將這樣的頂尖強者,知道他背景的人一定很多,就算雷天力不說,也會被其他人給調查出來,所以雷天力覺得,還不如自己直接說出蘇文將的背景,多多少少也能向柳戰交待,撇清自己的嫌疑。

果然,柳戰恍然大悟,他也曾聽過白陽宗的名字,沉聲道:“這就難怪了,白陽宗也是華夏傳承數百年的強大宗門,勢力很強大,對了,你怎麼冇死?”

說到最後的時候柳戰疑惑地望著雷天力,連寧敬意都當場死亡,按說雷天力也應該死在對方手上纔對。

雷天力苦笑道:“蘇文將他們見我實力太弱,說不屑於殺我,就順手把我給放了,不然的話,我已經被對方一招秒殺了。”

“哼,縱虎歸山,這倒是像極了武道強者無意義的清高孤傲。”柳戰放下對雷天力的懷疑,冷哼道:“真冇想到,陳非連‘傳奇強者’的行動都能算中,身邊還有白陽宗的諸多強者幫著他,難道要殺陳非,真的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雷天力眼珠一轉,趁機試探道:“不知道柳少還有冇有其他的底牌,如果冇有的話,我看還是先停下針對陳非的行動為好。”

柳戰神色陰晴不定,冷笑道:“當然有,五天之後,我父親所聯絡的那個神秘勢力,就會派出強者過來,到時候任憑陳非再厲害,也難逃一死!”

“那就好。”雷天力表麵上符合,心裡卻開始琢磨著,這倒是個有用的資訊,得把這個訊息及時彙報給陳先生。

“寧敬意的死,足以轟動整個燕京,你準備一下,待會兒跟我去一趟明家,把情況說清楚。”柳戰說完之後,就急匆匆返回了客廳裡麵,打算帶兩件古董送給明家意思意思。

柳瀟月見大哥急急忙忙的樣子,放下手機好奇問道:“哥,瞧你臉色不太好,出什麼事情了?”

柳戰隨口道:“明家的寧敬意死了,我得去明家走一趟,待會兒你跟爸說一聲。”

說完後,他帶上一枚上好玉石打磨的翡翠白菜,急匆匆走了出去。

客廳內,隻留下柳瀟月一人。

她震驚地長大了小嘴:“寧敬意是燕京有名的“傳奇強者”,怎麼就死了,等等……那豈不是說,昨晚陳非說的都是真的?”

柳瀟月心中充滿了震撼,立即拿起手機撥通了林月凰的電話:“月凰,有大事發生了,我覺得我們現在得去找陳非,對,具體的事情,等見麵了再跟你說。”

很快,林月凰便開車過來接上柳瀟月,得知真如陳飛宇昨晚所說,今天有“傳奇強者”隕落之後,她心中同樣掀起了驚濤駭浪,急忙開著車向陳飛宇的郊外彆墅駛去。

此刻,陳飛宇正坐在彆墅庭院的涼亭裡,一邊享受著寺井千佳的按摩,一邊跟雷天力通著電話,得知柳家五天之後便會有某個勢力的強者支援時,他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道:“正巧,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去辦。”

簡單吩咐完之後,陳飛宇剛掛斷電話,柳瀟月和林月凰便急匆匆趕了過來,見到陳飛宇第一麵,便異口同聲地問道:“你昨晚說會隕落的傳奇強者,指的是不是明家的寧敬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