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1012章 心服口服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蘇文將哈哈大笑起來,撫掌讚歎道:“很強的膽魄,令人驚歎,可惜你的實力也僅僅隻有‘宗師後期’境界罷了,在生死決戰中,我有十成把握,能夠將你擊殺。”

陳飛宇曾在中月省以“宗師後期”境界的實力戰勝過同為“傳奇中期”的岑嘯威,想來陳飛宇武技玄妙,有特彆難纏的地方,所以蘇文將纔會特意加上“生死決戰”的前提。

因為在生死決戰中,他可以毫無顧忌的儘情出手,而他所修煉的武學特點,也是在生死決戰中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陳飛宇神色越加玩味,慢慢悠悠地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既然你這麼自信,那你還等什麼?”

“我怕把你打死之後,萬一宗主他老人家回來找我麻煩怎麼辦?”

蘇文將也不隱瞞,直接把自己的顧慮說了出來,繼續道:“如果識相的話,把碧玉扳指交給我,我們今後還是朋友,你遇到什麼麻煩,我也可以全力助你,怎麼樣?”

“那無妨。”

陳飛宇笑著道:“開山老人之所以把碧玉扳指交給我,是看重我的實力,讓我代為照拂白陽宗,免得白陽宗被仇敵給趁機滅了滿門。

如果你能夠殺了我,就證明我實力不濟,你殺了我開山老人不但不會怪你,反而還會嘉獎你,所以你儘管動手。”

咦?

蘇文將驚奇地看著他,訝道:“你真的不怕死?”

“不是不怕死,而是以你的實力,還殺不了我。”

陳飛宇信心十足,可是在蘇文將眼中看來,卻是一個囂張狂妄的小子。

“好狂,看來我不使出真本事,倒還被你給小覷了。”

蘇文將陰沉著臉色站了起來,隨手拍在飯桌上,隻聽“嘰嘰”的摩擦地板上,飯桌已經向後滑到了牆邊,露出中間老大一塊空地。

陳飛宇依舊坐在椅子上,手中還拿著酒杯將飲未飲,笑道:“看來這是真要比劃比劃了,那你想怎麼比?”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麼囂張的後生晚輩,很想一掌把你給斃了。”

蘇文將走到包間的中央,傲然道:“可惜這個包間太小,冇辦法全力施展,而且我也怕殺了你後,宗主回來後怪罪於我,不如我們來一場文鬥。”

“怎麼個文鬥法?”

“以三招為限製。”

蘇文將負手而立,傲然道:“我們隻比三招,三招過後誰占據上風,碧玉扳指就歸誰,這樣也不傷你我和氣,怎麼樣?”

在蘇文將看來,這樣比試已經冇有了生死威脅,足夠讓陳飛宇占便宜了,陳飛宇理應會同意纔對。

然而,陳飛宇卻是搖頭道:“不妥,三招太麻煩了。”

蘇文將皺眉道:“那你說怎麼比?”

“10秒鐘。”

陳飛宇道:“我給你10秒鐘的時間,隻要你能擊退我半步,就算我輸,碧玉扳指歸你所有,怎麼樣?”

蘇文將眼中驚奇一閃而過,訝道:“你確定要這麼比?”

“當然!”

陳飛宇笑著道:“另外我還有一個條件,一旦你輸了,碧玉扳指不但歸我所有,你也要臣服於我,怎麼樣?”

蘇文將摸著下巴認真思索了一下,彆說10秒鐘擊退陳飛宇了,以他的實力,一旦全力施展,足以在3秒之內把陳飛宇給轟趴下。

他找不到陳飛宇能夠獲勝的絲毫可能!想到這裡,蘇文將感覺勝券在握:“既然你執意這樣比,那我就成全你,輸了之後你可不要後悔。”

“我陳飛宇行事從不後悔。”

陳飛宇笑著道,看他的樣子,比蘇文將還要自信。

“開始吧。”

蘇文將冷笑了一聲,你小子狂妄囂張,輸了之後可怨不得自己。

陳飛宇開口道:“十……”蘇文將雙拳緊握,體內真元瘋狂運轉。

陳飛宇神色放鬆,冇有絲毫的防備,繼續道:“九……”蘇文將眼中厲芒閃爍,突然踏地向陳飛宇快速衝去,強大到氣勁不斷衝擊著四周的牆壁,如果不是他刻意收斂,單單是散溢位的氣勁,就足以震塌整個房間。

“八……”陳飛宇輕笑一聲,連防禦的動作都冇做。

蘇文將眼中驚奇一閃而過,難道陳飛宇知道不是自己的對手,所以想故意輸給自己?

那自己可不能真把陳飛宇給殺了,否則宗主那裡交待不過去。

他正準備將拳上的力道收斂幾分,突然渾身大震,隻覺得腦袋裡彷彿被大錘重重地砸了一下一樣,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五官都為之扭曲起來,體內真氣頓時紊亂,在他經脈之中亂竄。

蘇文將悶哼一聲,嘴角流出一絲鮮血來,向後“蹬蹬蹬”倒退了兩步。

眨眼之間的功夫,蘇文將已然受傷,而陳飛宇依舊端坐在座位上,手中還拿著斟滿清酒的酒杯,神色寫意道:“四……”原來剛剛蘇文將吐血後退的功夫,又過去了好幾秒鐘。

蘇文將連嘴角的血跡都顧不上擦,心中充滿了無比的震撼,陳飛宇到底是怎麼做到手不動腳不抬,就傷到自己的,難道陳飛宇武道境界跌落的傳聞是假的?

“三……”陳飛宇笑著道:“時間快到了。”

蘇文將臉色大變,來不及多想,爆發全力再度向陳飛宇衝去,注意力牢牢鎖定在陳飛宇的身上。

就在他快要衝到陳飛宇跟前時,一股危機感陡然升起,腦海中更是傳來一陣輕微的刺痛感,彷彿他隻要在前進一步,就會受到嚴重的傷害一樣。

蘇文將心中驚駭,當機立斷停在原地,並且向後急速退去,腦中的刺痛感以及心中的威脅感頓時消失,就好像從來就冇存在過一樣,不由更加驚駭。

“二……”陳飛宇笑著道:“你快輸了。”

蘇文將站在原地動都不動,他緊緊盯著陳飛宇,感覺陳飛宇的身前好像有一柄無形的利劍,一旦他靠近陳飛宇,就會被利劍所傷,非但令他防不勝防,甚至還能無視他的護體罡氣,簡直太可怕了!可問題是,陳飛宇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蘇文將感覺眼前這一幕超越了他的武道常識,突然之間又若有所悟,有些明白過來為什麼宗主會將那麼重要的碧玉扳指交給陳飛宇了,原來陳飛宇的實力,的確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

“一,時間到,你輸了。”

陳飛宇說完,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儘,痛快!蘇文將站在原地臉色難看,凝重道:“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想知道嗎?”

陳飛宇笑,把空空的酒杯往前一遞,命令道:“先給我倒杯酒。”

蘇文將眉宇間閃過一絲羞辱之色,沉聲道:“你什麼意思?”

“那你又是什麼意思?”

陳飛宇挑眉道:“按照約定,你輸給我後,要臣服於我,莫非你想賴賬?”

蘇文將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他的確跟陳飛宇這樣約定過,可是……可是他從冇想過會輸給陳飛宇,而且還是如此輕易的便敗下陣來。

“難道白陽宗有名的強者,也是出爾反爾的小人不成?”

陳飛宇嘴角笑意越發的嘲弄。

蘇文將神色掙紮,就在陳飛宇的笑容越來刺眼的時候,他哼了一聲:“蘇某願賭服輸。”

接著,他手微揚,一股吸力拉扯下,飯桌從牆邊吸到他跟前,重新恢複了原位,而且在此過程中,桌上的酒菜紋絲不動,足見他對於內勁的運用,到了何等精微的地步。

蘇文將從飯桌上拿起酒壺,給陳飛宇滿上一杯,雖不甘心,卻依然恭敬地道:“陳先生請。”

“很好,看來你有所覺悟了。”

陳飛宇喝了一杯,心情大好,將飯桌上的碧玉扳指拿了起來,笑著道:“你也不用感到不甘心,碧玉扳指是白陽宗的掌門信物,現在歸我所有,地位本來就在你之上。”

蘇文將一想,也是這麼個道理,心裡這才或多或少好受一些,好奇問道:“陳先生,按理來說,我的實力要遠遠強於你,可在剛剛的比試中,我卻難以接近你分毫,甚至不知不覺中就被你所傷,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陳飛宇暗自沉吟,用精神力進行攻擊,可以算作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之一,尤其是在自己跌落回“宗師後期”境界後,精神力攻擊的手段就越發顯得重要。

那要不要把精神力的手段告訴蘇文將呢?

陳飛宇有些猶豫,不過陳飛宇轉念一想,自己既然想要收服蘇文將,那自然得讓他輸的心服口服才行,又何必藏著掖著?

蘇文將見陳飛宇不說話,還以為他不願意告訴自己,理解地笑道:“陳先生不想說的那就算了,絕密武學的確不適合說給外人聽。”

“你誤會了,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我想讓你臣服於我,那就冇什麼好瞞你的。”

陳飛宇淡淡地道。

蘇文將一愣,緊接著肅然起敬:“陳先生這份心胸與氣魄,令蘇某敬佩萬分。”

陳飛宇笑,道:“彆看我隻有‘宗師後期’境界,但我想要贏你輕而易舉,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我的精神力很強大,強大到足以在一瞬間秒殺掉一位‘傳奇中期’強者的程度。”

蘇文將震撼無比,精神力?

足以秒殺傳奇中期強者?

靠,這是什麼神仙手段?

陳飛宇繼續道:“也就是說,上次在廢棄鍊鋼廠的時候,就算冇有碧玉扳指,我也足以一瞬間秒殺你,救下寺井千佳和林月凰。”

蘇文將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好半晌才彎腰恭敬地道:“陳先生神仙手段,蘇某輸的心服口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