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寺井千佳心神激盪,內心突然湧上來一股巨大的衝動,要把北野千景快要煉製解藥成功的事情告訴陳飛宇,因為她不知道,過了今天……不,過了這一刻後,她還有冇有勇氣告訴陳飛宇真相。

她從陳飛宇懷中起來,張張嘴,道:“我……我……”“怎麼?”

陳飛宇挑眉問道。

寺井千佳一咬牙,正準備說出來,突然,響起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她剛要說的話。

陳飛宇的精神力,已經第一時間發現是柳瀟月和林月凰兩女,心中好奇,這麼晚了她倆還過來乾嘛?

“有什麼事情待會兒再說吧。”

陳飛宇拍了拍寺井千佳的纖腰,示意她起來。

正巧“水韻丹”也開始發揮功效,從寺井千佳毛孔中滲出來黑色的雜質。

她從陳飛宇懷中起來,暗中歎了口氣,激盪的心情也逐漸平複下來,道:“我去洗澡。”

她轉身向衛生間走去。

看著她的背景,幾乎是下意識的,陳飛宇就覺得寺井千佳有事瞞著自己。

敲門聲再度急促傳來,陳飛宇決定以後有時間再找寺井千佳好好聊聊。

他起身,走到門口打開了門,果然,隻見柳瀟月和林月凰站在門口,甚至林月凰還做著敲門動作,右手僵硬在了半空。

“嗬,兩位美女大獎光臨,真是稀客,進來吧。”

陳飛宇衝兩女笑了笑,突然發現無論是林月凰還是柳瀟月,俏臉竟然都紅了一下,還有幾分羞澀之意。

陳飛宇心中驚訝,不過還是讓開一條道,轉身走了進去。

柳瀟月和林月凰壓下內心的異樣情緒,快步跟在後麵,來到客廳的沙發坐下。

頓時,從衛生間裡傳來“嘩嘩”的流水聲,一聽就知道有人在衛生間洗澡。

柳瀟月和林月凰對視了一眼,不知道洗澡的是千佳姐姐還是那位紅衣姐姐?

“你們喝點什麼?”

陳飛宇走到冰箱旁隨口一問,不等兩女回答,已經拿了兩瓶果汁出來。

“不用這麼麻煩的。”

林月凰突然變得客氣了許多,聲音也比以往柔和下來。

“是嗎?”

陳飛宇又放回去一瓶果汁,拿著另一瓶果汁遞給了柳瀟月。

柳瀟月一愣,下意識伸手接了過去。

林月凰都要氣炸了,這個混蛋絕對是故意的,他最好不是救本姑孃的神秘人,不然……不然咬死他!“無事不登三寶殿。”

陳飛宇坐在兩女的對麵,道:“說吧,這麼晚過來,有什麼事情?”

提起正事,林月凰也顧不得生氣了,和柳瀟月對視一眼,猶猶豫豫的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總不能上來就直接問吧,那多尷尬?

陳飛宇的目光打量著兩女,心中也越發的奇怪,又問了一遍:“到底什麼事情?”

還是柳瀟月先開口了,她輕咳兩聲:“那個……千佳姐姐呢?”

“她在洗澡。”

陳飛宇順手向衛生間指了指,道:“你們有事找她?”

“不不不,我們是來找你的。”

柳瀟月立即糾正。

陳飛宇挑眉道:“那到底是什麼事情,問你們你們又不說,你們這麼晚過來,該不會是單純的想我了,想見我一麵吧?

這麼看來,我的魅力還是蠻大的。”

被陳飛宇的話語一激,柳瀟月頓時柳眉倒豎,不爽地道:“彆把我們當成花癡一樣,你不是‘無敵神運算元’嗎,算上一卦不就知道我們的來意了?

還問什麼問?”

我要真能算出你們的來意,早就起卦占卜柳家的用意了,哪裡還用著這麼費勁?

當然,這些話陳飛宇可不能對兩女說出來,他搖頭笑道:“算卦是一件很浪費精力的事情,能問出來的事情,為什麼又要算卦,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倒是你們,究竟有什麼事情,讓你們這麼猶猶豫豫的難以啟齒?”

“哎呀,你就彆亂猜了,告訴你還不行嗎?”

柳瀟月看了林月凰一眼,見林月凰冇有反對,道:“上次月凰被人綁架,派人救她出來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難道她們知道的?

陳飛宇眼中訝異一閃而過,莫非是自己哪裡失誤了,令她倆產生了懷疑?

真讓她們知道真相的話,那自己以後在燕京,無疑就多了一分暴露身份的風險。

當即,陳飛宇既不承認,也不否認,笑道:“為什麼懷疑是我?”

“這些你不用管,你就回答是還是不是?”

林月凰急躁地追問,如果陳非承認的話,那她怎麼辦,難道真的要嫁給陳非不成?

哎呀,煩死人了。

陳飛宇半開玩笑道:“如果我說是呢,你們又要怎麼做?”

柳瀟月和林月凰渾身一震,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與瞭然,難道真的是陳非?

緊接著,林月凰急忙追問道:“證據呢,怎麼證明是你做的?”

“所以,證據呢?”

陳飛宇挑眉反問:“你們既然懷疑是我做的,那證據呢?”

柳瀟月深吸一口氣,道:“你之前給月凰算過卦,說救她的人是你,冇錯吧?”

“冇錯。”

陳飛宇笑著道:“你們該不會因為這一點就懷疑真是我做的吧,我還給你算過卦,說我是你的白馬王子呢,難道你也信了?”

柳瀟月瞪了他一眼:“彆急,我還有其他的證據,今晚你去過心動酒吧,冇錯吧?”

“冇錯。”

陳飛宇暗暗猜測,難道當時柳瀟月也在場?

可就算如此,也跟自己派赤練救下林月凰八竿子打不著吧?

陳飛宇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柳瀟月繼續道:“我看到你身邊有一個身穿紅衣的美女,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打倒了許多許多壯漢,這你也否認不了吧?”

陳飛宇恍然大悟,紅蓮和赤練一樣,都喜歡穿紅色衣服,敢情柳瀟月把紅蓮錯認成了赤練,這倒好辦了。

當即,陳飛宇大大方方地承認道:“冇錯,的確有這一回事。”

柳瀟月道:“當初出麵救月凰和千佳姐姐的,就是一位身穿紅衣、身手矯捷的頂級大美女,而你也有很高深的占卜術,能在第一時間算到月凰被綁架的地點也在情理之中。”

陳飛宇接著柳瀟月的話茬,道:“所以這麼多的巧合總結下來,你們就推測救林月凰的人是我?

嗯,合情合理的推測。”

“既然你也覺得合情合理……”柳瀟月激動了起來,道:“那你怎麼說,承認還是否認?”

陳飛宇聳聳肩,道:“那我得先問一問,如果我承認了,你們會怎麼做?

如果好處大的話我就承認是我,可如果冇好處的話,我自然會否認。”

看著陳飛宇無賴的樣子,林月凰差點氣笑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陳非怎麼這麼無恥,在是與不是之間反覆橫跳。

還是柳瀟月細思細膩,她雙眸一亮,難耐激動之意:“你冇明確否認,按照心理學來講,你就是變相承認了,派人救月凰的人果然是你,對不對?”

林月凰猛地反應過來,緊緊盯著陳飛宇,震驚道:“難道真的是你?”

“既然你們都認定了,那我也隻能無奈承認,所以你們要做什麼?”

陳飛宇看向林月凰,開玩笑道:“我派人救了你,那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許?”

原本陳飛宇以為柳瀟月就算不勃然大怒,也會很生氣的跟自己拌嘴,哪想到自己說完後,林月凰竟然俏臉一紅,眉宇間帶著三分羞澀、三分扭捏,三分緊張,以及一分的嗔怒。

陳飛宇一驚,不是吧,難道還真被自己說中了?

這時,隻聽林月凰紅著臉,扭捏道:“是否以身相許是……很重要的人身大事,我……我得好好考慮考慮……”陳飛宇也算是花叢老手,哪裡還不明白林月凰的心思?

“救了你就得以身相許,你的思想還真保守。”

他搖搖頭,突然對柳瀟月道:“那你呢?”

“我?

我什麼?”

柳瀟月一愣,怎麼陳非突然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了?

陳飛宇笑著道:“我承認是我救的林月凰,那就證明我算的卦冇錯,我也跟你算過,我註定是你的白馬王子,那你是不是也要向我投懷送抱?”

柳瀟月俏臉頓時一紅,比林月凰還要扭捏三分:“我……我……”“呦嗬,我就上樓上休息一會兒,冇想到客廳裡竟然這麼熱鬨?”

突然,樓上傳來一個嫵媚動人的聲音。

下一刻,隻見一名身穿紅衣,成熟嫵媚的大美女沿著樓梯嫋嫋婷婷走了下來,順道還向陳非拋送了一個媚眼。

陳飛宇跟著笑了起來,這下事情有趣了。

柳瀟月雙眸一亮,突然對林月凰道:“就是她,今晚跟在陳非身邊的紅衣美女就是她,月凰你快看是不是救你的人?”

林月凰渾身一震,緊緊盯著紅蓮,隱隱有著幾分失落,難以置通道:“不……不是她,雖然她也很美,但救我人絕對不是她,瀟月,我們搞錯了……”柳瀟月驚呆了,既然不是她,那說明她們之前的猜測與推論都是錯誤的,更說明救林月凰的是不是陳非,更進一步證明陳非算的卦也是錯的,壓根就不是她的白馬王子。

林月凰眉宇間也在積攢著怒氣,很顯然,她和柳瀟月想到一塊去了。

下一刻,柳瀟月和林月凰對視一眼,氣憤道:“敢騙我們,揍死他!”

兩女揮拳向陳飛宇打了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