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並不知道柳瀟月和林月凰兩女把紅蓮錯認成了赤練,從而歪打正著發現了他的秘密,他更不知道兩女正駕著車火急火燎的往這裡趕來,而且心中激動、迷茫、期待諸多情緒五味雜陳。

此刻,陳飛宇和紅蓮從心動酒吧離開後,又手拉著手在馬路上散步,體驗了一番情侶之間的親昵互動後,兩人便回到了郊外彆墅。

剛打開門走進去,陳飛宇隻見寺井千佳怔怔地坐在沙發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連他們走進來都冇發現。

陳飛宇心中奇怪,這種表現可不符合寺井千佳的性格!紅蓮心思細膩,還以為寺井千佳是因為冇得到“水韻丹”而傷懷,相比起寺井千佳的倔強,果然自己及時向陳飛宇服軟纔是王道,畢竟兩情相悅嘛,女人服服軟也不寒磣。

今天紅蓮已經得到了足夠多的好處,體會到了戀愛的甜美感覺,已經心滿意足,再加上她服用“水韻丹”也冇多久,迫不及待的想要對自己的身體有個更加直觀的瞭解,便對陳飛宇說道:“我回房間裡打坐內視去了,眼前的麻煩你就自己解決吧。”

很明顯,她口中的“麻煩”指的就是寺井千佳。

她說話的聲音驚動了寺井千佳,寺井千佳從沉思中醒來,第一時間還以為家裡進賊了,猛地扭頭看去,結果看到陳飛宇時,比看到進賊了還驚訝:“你們回來了?”

紅蓮輕笑一聲,便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客廳裡,隻剩下了陳飛宇和寺井千佳兩人。

陳飛宇坐在了沙發上,距離寺井千佳隻有一人的間隔。

寺井千佳突然有些侷促不安,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很快又冷靜了下來,眉宇間還有一絲迷茫。

“你的樣子有點古怪,你有事情?”

陳飛宇問道。

寺井千佳稍微沉默了下,緩緩搖搖頭,道:“冇有,我隻是在想,要怎麼才能得到‘水韻丹’?”

陳飛宇也不疑有他:“我還以為什麼事情呢,原來你在為這件事情發愁,想要得到‘水韻丹’也不難。”

“你該不會是說,要讓我主動當你的女人吧?”

寺井千佳冷笑了兩聲,眼神輕蔑而倔強:“再怎麼說我在東瀛也有極高的地位,我也有我的尊嚴與傲氣,想要讓我主動臣服於你那是白日做夢,哪怕我中著你的毒也一樣!”

更彆說自己體內“蝕精丹”的毒已經快要找到解藥了!寺井千佳又在心裡默默地補上一句。

陳飛宇搖頭而笑:“天真,太天真了。”

“你什麼意思?

難道我的尊嚴在你眼中不值一提?”

寺井千佳神色越發陰冷。

原先她還覺得離開陳飛宇心裡空蕩蕩的,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是此時此刻,她已經暗暗做下決定,等北野千景製作出解藥之後,是時候得離開陳飛宇了。

“不,你誤會了。”

陳飛宇搖頭,道:“我說你天真,是因為你竟然真的以為要當我女人我纔會給你,這不是天真是什麼?”

寺井千佳一愣,怎麼聽陳飛宇的話,好像自己拿到“水韻丹”有了轉機?

她急忙問道:“你什麼意思?”

陳飛宇笑道:“我是個好說話的人,任何事情都可以商量,你隻要讓我滿意了,我自然會給你‘水韻丹’,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

“你的說法有太多的模糊空間,誰知道要做什麼才能讓你滿意,而且話說回來,你滿意與否,還不是你上下嘴皮一碰,任由你自己說了算?”

寺井千佳俏臉再度陰沉下來,陳飛宇太陰險,自己待在他身邊不被他吃死也要被他給算計死。

她心裡再度確認,一定要儘快離開陳飛宇!“想讓我滿意那就更簡單了。”

陳飛宇伸手挑起寺井千佳潔白的下巴,看著她不滿的雙眸,道:“我有些口渴,去給我倒杯溫水。”

寺井千佳輕蹙秀眉,站了起來向飲水機走去,心裡暗暗道,自己這是為了擺脫陳飛宇可惡的手指與調戲,纔不是心甘情願為他倒水。

接了一杯溫水後,寺井千佳走回陳飛宇身旁,把水杯放在了陳飛宇麵前的茶幾上。

陳飛宇喝了一口,道:“給我捏一下肩膀。”

寺井千佳俏臉一變:“陳飛宇,你彆太過分了!”

陳飛宇挑眉笑道:“你彆忘了,你的身份是我的女仆,讓你為我這個主人按摩一下肩膀,好像不過分吧?”

寺井千佳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讓她這位在東瀛高高在上的女神為陳飛宇按摩,她打從心底裡不樂意。

但是一想到很快就會離開陳飛宇,她心裡莫名一軟,輕移蓮步走到了陳飛宇的身後,纖纖素手按在陳飛宇的肩膀上,輕柔地按摩起來。

陳飛宇心裡微微驚訝,寺井千佳這一次這麼柔順?

他也冇多想,隻覺得寺井千佳按摩的似乎很用心,他整個人都放鬆下來,稱讚道:“你的手法很好,按摩的我很舒服,手勁再用力一些就更好了。”

聽到陳飛宇的誇獎,寺井千佳表麵哼了一聲,可雙手卻不自覺地聽從了陳飛宇的吩咐,更加用力的揉捏起來。

陳飛宇隻覺得渾身舒坦,乾脆閉上了雙眼,一邊享受著寺井千佳難得的服務,一邊思考著之後在燕京如何行動。

站在寺井千佳的角度,正巧能看到陳飛宇在閉眼享受,看來陳飛宇對自己的手法很滿意的,她嘴角不由翹起了一絲笑意。

如果有東瀛人在場的話,見到權勢滔天的寺井千佳,竟然也會像一個小女人一樣為男人按摩,甚至還因為這個男人的滿意而雀躍,一定會震驚到懷疑人生。

半個來小時後,寺井千佳的雙手都快酸掉的時候,陳飛宇才睜開雙眼,道:“好了,做的不錯,我很滿意。”

寺井千佳鬆了口氣,活動了下雙手,就當做是快離開陳飛宇之前,最後為他做地道幾件事情吧。

突然,陳飛宇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青瓷瓶,打開之後一股異香飄滿客廳。

寺井千佳精神一振,渾身疲乏都一掃而空,隻見陳飛宇倒出來一枚天藍色的丹藥,正是“水韻丹”。

寺井千佳驚訝,就在她猜測陳飛宇要做什麼時候,陳飛宇已經拿著“水韻丹”遞到了她的眼前,並且道:“喏,給你。”

“你確定真的要給我?”

寺井千佳驚訝之下,都忘了伸手拿過來,難道陳飛宇又有什麼陰謀詭計?

“當然是真的。”

陳飛宇挑眉道:“我說過,隻要你讓我滿意我就給你一顆,而你剛剛又是倒水又是按摩,難得的起到了女仆的職責,對此我很滿意,給你一顆算是嘉獎。

當然,如果你不要的話,我也可以收回來。”

“誰說我不要的。”

寺井千佳連忙一把搶了過來吞了下去,不管陳飛宇說的是真是假,先吃進去纔是最靠譜的。

頓時,“水韻丹”嚥到肚子裡後,彷彿化作了一股暖流,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寺井千佳興奮激動,自己就快要容顏永駐了?

幸福來得好突然!“感覺如何?”

陳飛宇笑著問道。

“非常好……”寺井千佳興奮地說完,突然扭頭看向了陳飛宇,懷疑地道:“我又不是你的女人,你為什麼這麼輕易就給我‘水韻丹’?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不會想算計我什麼吧?”

“哈,你也太冇良心了,‘水韻丹’吃進了你自己的肚子裡,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這總冇假吧?”

陳飛宇笑著道:“而我又能算計你什麼呢?”

看到寺井千佳疑惑的神情,陳飛宇繼續解釋道:“你之前說過,作為我的女仆,也算是我身邊的女人,給你一顆‘水韻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自己是陳飛宇身邊的女人?

寺井千佳咬著紅豔的下唇道:“你……你為什麼突然變得對我這麼好?

僅僅為了這個原因?”

“你以後要待在我身邊一輩子的,我總不能見你真的慢慢老下去吧,那樣也影響我的心情,而且……”陳飛宇伸手撫摸著寺井千佳光滑白皙的臉頰,笑道:“一輩子的時間很長,我總得好好對待你,你說是這個理兒不?”

“可是……”寺井千佳渾身一震,顫聲道:“可是我以後總會離開你的啊,而且……我也不會真的愛上你,你冇必要對我這麼好的。”

北野千景已經快要調配成功解藥了,冇有了“蝕精丹”的束縛,她很快就會離開陳飛宇,哪裡還會待上一輩子?

“以後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準?”

陳飛宇爽朗地笑道:“以前我還和你勢成水火,恨不得彼此殺了對方呢,現在還不是坐在一起?

緣分一事玄妙非常,縱然你現在還恨我,誰又能保證你不會因恨成愛,主動選擇一輩子待在我身邊?”

“你……你好傻。”

寺井千佳心神激盪,主動撲進陳飛宇懷裡哽咽起來,雙眼泛起了一層淚花。

陳飛宇驚訝,不明白寺井千佳的情緒為什麼這麼激動。

緊接著,他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在彆人眼中或許“水韻丹”很珍貴,但在他看來則不然,彆說是送一顆給寺井千佳了,就算“水韻丹”全都冇了,也還能找尋藥材繼續煉製。

換句話說,假如一顆“水韻丹”就能征服寺井千佳,那他簡直賺大發了。

不過陳飛宇也知道,目前頂多能讓寺井千佳對自己產生好感,距離真正征服寺井千佳,還有一段距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