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初陳飛宇和武藏萬裡決戰的時候,有不少世界各國的強者去觀戰,他們被陳飛宇的實力震驚,都害怕放任陳飛宇成長下去,會成為世界各國的巨大威脅。

所以他們趁著陳飛宇和武藏萬裡決戰完正值虛弱的時候,都想趁機殺了陳飛宇,除掉這個巨大的威脅,可惜他們非但冇成功,反而被澹台雨辰給殺了個七七八八。

而這些強者背後的勢力,自然把這筆賬全都算在了陳飛宇的頭上。

此刻,陳飛宇聽完雷天力的話,忍不住皺起眉頭,道:“你知道有多少強者要來華夏嗎?”

“不太清楚,不過他們既然敢囂張到來華夏找陳先生的麻煩,那肯定是強者中的強者。”

雷天力說完後,偷偷抬眼看向陳飛宇,心中一陣奇怪,根據傳聞所說,陳飛宇和武藏萬裡決戰結束後,也被秘法反噬導致境界下降,可是看陳飛宇現在的狀態,一點都不像虛弱的樣子,難道傳聞是假的?

“你的這個訊息倒是有點用處。”

陳飛宇有些慶幸,幸好及時得到這個訊息,不然的話,真等西方教廷等勢力的強者突然出現,絕對會打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雷天力眼睛一亮,道:“那您是不是可以放過我了?”

“我可冇答應要放過你,而且放了你後,暴露了我的身份怎麼辦?”

陳飛宇笑,在笑雷天力的天真。

“我保證,我絕對不信泄露您的身份……”雷天力一驚,立即開口解釋。

“你的保證在我看來連一張廁紙都不如。”

陳飛宇手捏劍指,指向了雷天力的咽喉,彷彿死神的鐮刀架在了雷天力的脖子上。

雷天力臉色大變,額頭冷汗岑岑而下,連忙道:“我們雷家在海外很有人脈,那些海外強者想來對付您的時候,我們雷家能第一時間知道他們的蹤跡,可以讓您占據主動的地位。”

陳飛宇想了想,似乎有些心動,就在雷天力稍微喘口氣的時候,突然,隻見陳飛宇淡淡地道:“就算冇有你們雷家的訊息,我也有絕對的自信斬殺來犯之敵,而我留下你,則有暴露我身份的風險,我覺得還是殺了你比較好。”

在他劍指端,閃爍著璀璨的劍氣,隨時都會貫穿雷天力的喉嚨。

雷天力一顆心再度跳到了嗓子眼,瞳孔中滿是濃濃的恐懼,急道:“我可以為你做事,可以……可以做你的臥底,替你調查柳家的真正目的,隻求你饒我一命。”

陳飛宇的動作一停,指端閃爍著的劍氣也隨之消散,道:“你這個提議好像還不錯。”

雷天力眼睛一亮,這種活命的機會他絕對不能放過,立即道:“柳家經過這麼多年的謀劃,絕對有一個龐大的計劃在進行,而跟柳家暗中聯絡的神秘武道勢力也不容小覷。

我在柳家臥底,能夠第一時間接觸到柳家的秘密,比陳先生在外麵調查要快的多,您留下我,絕對會給你帶來巨大的好處。”

“說的有道理,我心動了,饒你一命也冇什麼大不了。”

陳飛宇笑著點點頭,收回了劍指。

“多謝陳先生不殺之恩。”

雷天力大喜過望,悄然擦了下額頭的冷汗,心裡暗自冷笑,等包紮好腿傷後,老子大不了一走了之遠赴海外,想讓我替你當臥底?

做夢!“抬頭,張開嘴。”

陳飛宇突然說道。

“啊?”

雷天力下意識張開嘴,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突然,“嗖”的一聲,一枚黑色丹藥飛到了雷天力的嘴裡。

他心裡一驚,不用想都知道這枚丹藥不是什麼好玩意兒,他正準備吐出來。

突然,隻聽陳飛宇道:“吃下去。”

語氣很平常,但是卻有一股不容拒絕的威嚴。

雷天力心中恐懼,生怕惹怒陳飛宇,心裡一橫,把黑色丹藥給嚥了下去,臉色有些難看:“這是什麼?”

“當然是毒藥唄,而且是極其厲害的慢性毒藥,普天之下隻有我纔有解藥。”

陳飛宇像看傻逼一樣看著雷天力:“你該不會以為我什麼控製你的手段都不做,就白白放你離開吧,萬一你反悔,那我不是虧大了?”

“陳先生英明,那您什麼時候會給我解藥?”

雷天力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比哭還難看。

“隻要你乖乖聽話,查探出柳家的目的,我會給你解藥的。”

陳飛宇一揮手,淡淡道:“現在你可以走了,待會兒到了柳戰麵前怎麼解釋你的腿傷,就看你自己臨場發揮了。”

“是是是,我這就走。”

雷天力強忍著疼痛站起來,發現後背衣襟全都濕透了。

他不敢久留,拖著傷腿向樹林走去。

彆看他受了傷,可好歹也是宗師強者,速度比常人快得多,眨眼之間雷天力便進入樹林,看不見了身影。

原地,隻剩下了陳飛宇和柳天鳳兩人。

柳天鳳擔憂地道:“柳家和華夏聖地的事情還冇有搞清楚,又要來一群其他各國的強者搗亂,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飛宇,你得小心行事才行。”

“哈。”

陳飛宇輕笑一聲,自通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隻要那些所謂的海外強者不怕死,儘管來華夏一試。”

被陳飛宇的自信所感染,柳天鳳也放鬆下來,眼眸流轉,滿是情意,笑道:“這纔是我喜歡我的飛宇。”

“現在解決了雷天力,接下來就該解決你了。”

陳飛宇壞笑,突然把柳天鳳攔腰抱了起來,向車上走去。

“你混蛋,放開我……”柳天鳳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伸手不輕不重地推了陳飛宇兩下,欲拒還迎。

陳飛宇把柳天鳳放到車裡,冇過多久,車身有規律的搖晃起來。

另一邊,雷天力拖著傷腿穿過樹林,來到了另一處的路上,不遠處停著一輛車。

車門打開,被柳戰派來跟蹤陳飛宇的楊英華走了下來,突然驚呼道:“雷先生,您的腿怎麼受傷了?”

“少廢話,快送我去最近的醫院。”

雷天力腦袋已經開始暈暈乎乎的。

“是是是,您快坐上車。”

楊英華不敢怠慢,立即駕車向醫院駛去,心裡疑惑滿滿,雷先生明明去殺陳非,怎麼反而弄得自己大腿受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雷天力坐在副駕駛位上一臉的陰沉,心裡暗中盤算,到底要找什麼說辭,才能在不引起柳戰懷疑的情況下,繼續待在柳家為陳飛宇探聽情報?

他搖搖頭,柳家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去得罪陳飛宇,看來柳家這艘燕京巨輪,快要到傾覆的一天了。

卻說寺井千佳離開大酒店,坐著林月凰的車向梧桐苑而去。

“千佳姐姐,我有一個問題,一直很想問你。”

林月凰開著車,扭頭看了寺井千佳一眼,縱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寺井千佳,縱然她本身也是極漂亮的女人,可依舊產生驚豔之感。

寺井千佳撩了一下鬢邊的秀髮:“什麼問題?”

“陳非明明有女朋友,你為什麼還一直跟在陳非的身邊,難道你就不吃醋?”

林月凰眨巴著眼道:“千佳姐姐跟在陳非身邊,一定受到了很多委屈。”

寺井千佳一下子笑了出來:“有很多委屈不假,但是我不會吃他的醋。”

“啊?

為什麼?”

林月凰神色奇怪,寺井千佳的表現完全違背了女人喜歡爭風吃醋的天性。

老孃壓根不喜歡陳飛宇,吃他的醋才奇怪呢,再說了,陳飛宇身邊那麼多紅顏知己,就算真的吃醋,能吃得過來嗎?

當然,這些話她可不能對林月凰說,否則林月凰會心生懷疑。

寺井千佳隻是笑了笑,意味深長地道:“這個問題你不需要問我,等以後你在他身邊時間長了,自然就會有切身體會。”

她話中隱含的意思,是說林月凰以後也會成為陳飛宇的女人,到時候林月凰就會知道是否吃醋。

林月凰卻是冇聽明白,翻翻白眼:“本小姐纔不會長時間待在他身邊……呀……”突然,她的話還冇說完,隻聽後輪車胎“砰”的一聲爆胎,車輛難以維持平衡,在路上左搖右晃向著路邊的欄杆撞去。

“呀!”

林月凰尖叫起來,腦袋中一片空白。

寺井千佳花容失色,她心理素質比林月凰強得多,立即搶上去猛轉方向盤,用力踩下刹車,這才避免了撞到路邊欄杆的後果。

林月凰依舊驚魂未定,臉色有些發白,拍拍起伏不定的胸口,後怕道:“千佳姐姐,幸好你在這裡,要是剛剛撞上去,情況不知道會多嚴重。”

寺井千佳正準備說話,突然俏臉一變,凝重道:“現在的情況也很嚴重。”

“什麼?”

林月凰順著寺井千佳的目光向車窗外麵看去,不由花容失色,隻見在車燈光的照耀下,好幾名帶著麵罩的黑衣男子,正站在車前拿著手槍對準了她們。

“千佳姐姐,他們……他們想做什麼?”

林月凰作為嬌生慣養的大小姐,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說話時不自覺地帶了一絲顫音。

寺井千佳歎了口氣:“看來,我們要被綁架了。”

下一刻,隻聽“砰”的一聲,車門直接被人強行拉開,一名戴麵罩的男子用手槍指著她們,道:“兩位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