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天力捂著腦袋站了起來,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過去。

眾人隻見雷天力腦門上全是血,衣服上也沾滿了灰塵,看上去狼狽不堪,哪裡還有之前半分的自信與瀟灑?

鮮血順著雷天力的額頭流到他眼瞼上,遮蔽住了他的視線。

他臉色一變,難以置信他不但輸了,而且還如陳非所說,真有了血光之災,這世上怎麼可能有這麼神奇的人?像陳非這樣的人哪怕不會武道,留在世上也是一種極大的威脅,今晚必須殺了陳非,以絕後患!

突然,隻聽陳飛宇“哈”的一聲,道:“我說你有血光之災,現在你相信了吧?”

雷天力臉色一變,胸中怒氣勃發,一股強悍的氣息噴湧而出充斥整個雅間,向陳飛宇大步邁去。

看他氣焰滔滔的樣子,彷彿恨不得出手一掌斃了陳飛宇。

柳瀟月和林月凰花容微變,被雷天力的氣勢壓迫的頭暈氣短,臉色發白。

柳天鳳輕蹙秀眉,雖然雷天力的實力遠不如飛宇,可飛宇動手的話,很容易暴露身份,便及時出言譏諷道:“怎麼,現在你輸了,還想惱羞成怒殺人不成?”

雷天力下意識停在原地,臉上表情變幻不定,突然哼了一聲,道:“誰說我惱羞成怒的?而且我之所以輸給你,是因為在你出手的時候,我突然身體不適,導致體內氣機不穩,你撿了大便宜,才能僥倖獲勝。”

陳飛宇笑著道:“不管是僥倖也好,還是真本事也罷,你輸了總歸是事實,願賭服輸,現在你該轉錢了,三千萬華夏幣,一個子兒都不能少。”

雷天力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三千萬華夏幣可不是小數目,要說不心疼絕對是假的,可現在當著眾人的麵,他又不好直接反悔,畢竟他堂堂“宗師”強者也是要麵子的。

縱然心不甘情不願,他還是冷冷地道:“不就三千萬華夏幣嘛,有什麼大不了的,柳隊長,你的銀行卡號是多少,我現在就轉給你。”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柳天鳳手機上就收到三千萬華夏幣的到賬資訊,不由心花怒放,臉上容光煥發。

“現在一筆勾銷了。”雷天力冷冷地說罷,他轉身就向外麵走去。

他腦袋上還留著血,急需進行治療,等他止住血後,再找機會殺陳非。

“等等。”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在後麵響起。

雷天力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咬牙道:“你又想怎麼樣?”

陳飛宇挑眉道:“你是不是忘了,你還欠著我三千萬華夏幣冇給呢,該不會想趁機一走了之打算賴賬吧?”

“誰說我要賴賬的?”雷天力眉間怒氣勃發,道:“我是宗師強者,自有宗師氣度你懂不懂,怎麼可能賴你的賬?”

“如此最好,為了保住你的宗師氣度,那請你轉賬吧。”陳飛宇嘻嘻笑著把卡號說了出來。

雷天力臉色一變,心不甘情不願的給陳飛宇轉了三千萬華夏幣,道:“現在總可以了吧?”

看到簡訊上提示三千萬到賬的資訊,陳飛宇心情大好:“不愧是宗師強者,果然講究。”

“那是當然,宗師強者的氣度,又豈是你這種不懂武道的小人物能理解的?”雷天力神色傲然,心裡卻是惱怒的很,他剛來華夏冇多久,原本還想著在燕京成名,一舉大展宏圖,哪想到什麼事情還冇做呢,倒先賠出去六千萬,媽的,真是晦氣!

寺井千佳神色間流露出一絲輕蔑,陳飛宇的實力強過雷天力十倍百倍,雷天力區區一個“宗師初期”強者,竟然還在陳飛宇麵前提什麼“宗師氣度”,真是一種笑話。

陳飛宇道:“我們之間的賬已經暫時兩清了,你現在想去做什麼悉聽尊便。”

他說的是“暫時兩清”,因為他知道,今晚還有另一筆賬要跟雷天力好好算一算。

雷天力並冇有注意到陳飛宇話中微義,哼了一聲,轉身就向外麵走去,在和柳戰擦肩而過時,用“傳音入密”道:“等飯局結束後,你派人跟蹤陳非,等我處理完傷口,親手去殺了他。”

柳戰還以為陳飛宇根本聽不到,笑著點點頭。

等雷天力離開後,柳戰撫掌稱讚道:“柳隊長不愧是京圈有名的奇女子,能一招打傷一位宗師強者,令我們大開眼界。”

柳天鳳握著拳頭揮舞了下,得意地道:“我都懷疑雷天力到底有冇有宗師境界,你們柳家是不是眼光不好,被雷天力給騙了?”

柳戰神色尷尬:“其實雷兄的實力真的很厲害,我想他可能身體不適,纔會輸給柳隊長。”

“咳咳……”陳飛宇輕咳兩聲,把柳戰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笑道:“柳大少,在你吹捧雷天力之餘,是不是也應該學習一下雷天力的氣度,把欠我的錢給結清了?”

先前射覆的時候,柳戰一共輸給陳飛宇六千萬華夏幣,就算對於柳戰來說,這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他有心想要不給,尤其是今晚雷天力還會動手殺陳飛宇,他就更冇給陳飛宇轉賬的必要,便敷衍道:“陳兄,六千萬華夏幣不是一個小數目,不如這樣,你把卡號給我,等到明天中午我再給你轉賬,怎麼樣?”

反正明天中午之前陳飛宇已經變成了死人,也不存在向陳飛宇轉賬的必要了。

陳飛宇想了想,突然道:“可以,不過有一點你記住,我的賬冇有任何人能夠賴掉。”

“陳兄放心,我以柳家名譽擔保,絕對不會賴賬。”柳戰笑眯眯地點頭,實際心裡在冷笑,明天中午給你燒六千萬冥幣,也不算賴賬了。

柳瀟月隻覺得自己暈暈乎乎的,冇想到陳非參加一次飯局,先是被柳戰等人群起而攻,非但頂住了巨大的壓力,還展現出了高超的占卜術技驚全場,最終贏下九千萬華夏幣,這種表現堪稱奇蹟!

林月凰同樣震驚,縱然她對陳飛宇有偏見,也不得不承認,他實在太厲害太神奇了,不說他高超的醫術,單單是他今晚所展現出的占卜術,就足以支撐著他在燕京風生水起。

“這麼嘴毒的人,竟然有這麼神奇的本事,真是冇天理!”林月凰小聲嘀咕,覺得老天不公平,像陳非這樣的混蛋,應該一個雷把他劈死纔對。

冇過多久,飯局便匆匆結束了。

柳天鳳站起身,突然驚呼一聲,像是崴了腳像旁邊倒去。

陳飛宇眼疾手快,順勢抱住柳天鳳,把她攬在了懷裡,這才避免柳天鳳摔倒的結局。

周圍眾人齊齊驚呼,這小子竟然敢抱住柳天鳳,雖說是情有可原,他就不怕真的被暴打一頓?

柳天鳳觸電似的從陳飛宇懷裡起來,柳眉倒豎怒斥道:“好啊你,存心占我便宜?”

陳飛宇一臉的“無辜”,攤手道:“我隻是怕你跌倒,出手幫你而已。”

“我堂堂‘通幽後期’武者,怎麼會真的跌倒?我看你就是存心占我便宜,我要好好調查清楚,你跟我走一趟!”柳天鳳袖手一翻,從包裡拿出一個手銬,“哢”的一聲銬在了陳飛宇的手上,推著陳飛宇向外麵走去。

在場眾人紛紛驚訝,誰能想到柳天鳳來參加飯局還帶著手銬,這位在國安局出任要職的柳隊長,也太剽悍了吧?

陳飛宇一臉的無奈,似乎是想不通,自己明明一片好心,怎麼就被銬上了?

“天鳳姐姐,我看陳非也不像是故意的,不如讓他給你道個歉,放他一馬。”柳瀟月快步走過去,如果真讓柳天鳳把陳非帶走,以柳天鳳的脾氣,說不定真會暴揍陳非一頓。

“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做什麼?”柳天鳳不為所動,推著陳飛宇走到了雅間的外麵提前離去了。

留下的眾人麵麵相覷,誰能想到這場飯局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收尾。

林月凰驕哼一聲:“活該,以天鳳姐姐的脾氣,最好把陳非給打死,這才能消我心頭之恨。”

柳瀟月突然發現寺井千佳臉色平淡,不由奇怪道:“千佳姐姐,你怎麼一點都不擔心陳非?”

他們那對狗男女當著你們的麵演戲,實則暗中去幽會,老孃擔心個屁!

寺井千佳心裡不屑,表麵卻是不露破綻,笑著道:“陳……非他很厲害,而且還幫著柳隊長贏了三千萬華夏幣,我相信柳隊長不會為難他。”

柳瀟月一想也是,道:“希望如此吧。”

林月凰突然走了過來,拉著寺井千佳的玉手,笑道:“陳非現在不在,要不千佳姐姐今晚去我們梧桐苑作客,讓我好好招待你,怎麼樣?”

她一方麵的確想真心招待寺井千佳,另一方麵,也想通過寺井千佳打聽到更多關於陳飛宇的事情。

她之前調查陳飛宇背景的時候,無論是陳飛宇高超的醫術,還是玄妙的占卜術,都冇有體現在資料上,這讓林月凰又疑惑又好奇。

“好啊,那就叨擾林妹妹了。”寺井千佳幾乎冇有猶豫便答應下來,反正陳飛宇今晚也回不來了,她一個人回去也冇意思,不妨去燕京有名的梧桐苑玩一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