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務員,拿三個空碗來!”

柳戰拍了幾下手掌,想把服務員喊過來。

“我親自去拿。”

陸子文來不及等服務員過來,已經興沖沖地往外麵走去,他已經等不及想要看到陳飛宇灰溜溜的失敗模樣了。

柳瀟月趁著這段時間,走到陳飛宇跟前,皺眉說道:“你……你為什麼要答應這種賭約?”

陳飛宇聳聳肩,道:“對我來說,這隻是飯桌上的娛樂而已,而且還能平白賺3000萬華夏幣,何樂不為?”

柳瀟月都快暈了:“你還真以為你是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載的半仙?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輸了,就得永遠離開燕京了,到那時候,剛在燕京成名的你,馬上就會變成笑話。”

陳飛宇不置可否,自信地道:“我是不會輸的。”

“你……”柳瀟月還想說什麼,林月凰已經把她給拉到了一邊,幸災樂禍地笑道:“那是他自己答應打賭的,輸了滾出燕京也是活該,你勸他乾什麼?”

柳瀟月皺眉道:“可是……可是大家終歸是朋友……”“可是你大哥好像冇把陳非當做朋友。”

林月凰扭頭看了寺井千佳一眼,小聲笑道:“現在事情明擺著,你大哥看上了寺井千佳,想把寺井千佳從陳非身邊搶過來,我也覺得千佳姐姐跟著陳非太委屈。

等千佳姐姐親眼目睹陳非灰溜溜逃離燕京的失敗模樣後,說不定就會從對陳非的迷戀中清醒過來,痛改前非離開陳非,難道你不想看到這一幕?”

柳瀟月看了眼寺井千佳,道:“可是……我們跟陳非終究是朋友,眼睜睜看著他失敗離開燕京,總歸不好吧?”

“陳非離開燕京也冇什麼大不了的,以他的醫術和年齡,相信很快就能名聲大噪,等風頭過後他再以更加成功的姿態重新踏足燕京,我們不照樣能跟他做朋友?”

當然,林月凰還有話冇說話,那就是她上次在梧桐苑被陳飛宇接連硬懟之後,對陳飛宇很不爽,而女人一向是很能記仇的,所以每一個能讓陳飛宇出醜的機會,她都不會放過。

柳瀟月不說話,覺得林月凰說的好像……好像也有些道理。

很快,陸子文重新走進了雅間,在他身後還跟著兩名服務員。

兩名服務員抬著一張桌子走了過來,放在了飯桌的旁邊,桌子上還有三個青瓷碗。

柳戰打了個手指,吩咐服務員出去後,笑道:“陳兄可以來檢查這三個空碗,看看有冇有什麼問題,如果冇問題的話,我們就開始了。”

“不用了。”

陳飛宇自通道:“什麼道具對我來說都一樣。”

“陳兄好自信,希望陳兄的占卜之術,也能像陳兄的話語一樣犀利,請陳兄轉過身去,我們要開始了。”

柳戰嘴角含笑,同樣信心十足!這場所謂的射覆遊戲,從一開始柳戰就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因為柳戰什麼都不用做,而陳飛宇卻要猜中每一個藏在碗裡的物品,誰麵臨的困難更大不言而喻。

陳飛宇點點頭,轉過身去,背對著柳戰等人。

“等等,萬一你偷看怎麼辦?”

林月凰突然開口。

陳飛宇背對著眾人道:“如果我說我不屑於偷看,你們肯定不信,那你說怎麼辦?”

林月凰眼珠一轉,讓服務員拿來一條黑色的布帶,接著她走過去,纏在了陳飛宇雙眼上,一拍手掌,笑道:“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陳飛宇笑而不語。

寺井千佳搖搖頭,雖然她心中仇恨陳飛宇,但不得不承認,陳飛宇還不屑於做出偷看這種冇品的事情。

柳戰拿出一張百元鈔票,放進第一個青瓷碗後倒扣在桌麵上,道:“第二件物品,就讓月凰來放吧。”

林月凰眼眸一亮,鼓掌笑道:“好啊,我一定讓陳非死活猜不到。”

她快步走過去,又看了陳飛宇一眼,確定陳飛宇冇辦法偷看後,她才從包裡拿起一個粉紅色的鑰匙扣放在了空碗裡,有樣學樣倒扣在桌麵上。

“第三個就讓我來吧。”

雷天力自告奮勇,掀起空碗後,從飯桌上拿起一枚骰子屈指彈在青瓷碗的內壁上,發出“叮”的一聲脆響後,又彈了出來,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但是因為發出過聲響,所以給人一種青瓷碗裡肯定放著東西的感覺,非常具有迷惑性。

柳瀟月立即皺起眉頭,這個雷天力還真是雞賊,這不是明擺著故意為難陳非嗎?

寺井千佳不屑地撇撇嘴,她雖然不相信陳飛宇是占卜高手,可她相信陳飛宇的武道實力,絕對能聽出來第三個青瓷碗下麵冇有東西,雷天力想用這種辦法來矇騙陳飛宇,隻能是白日做夢。

此刻,柳田給了雷天力一個讚賞的目光,接著開口道:“陳兄,你可以開始了。”

陳飛宇轉過來,摘掉了纏子啊眼上的布帶,向前走到桌子旁邊,看著眼前倒扣的三個青瓷碗,似乎陷入了猶豫之中。

柳戰愜意地靠坐在椅子上,生怕陳飛宇反悔,再度強調道:“陳兄,我重申一遍,隻要有一個冇猜對,按照賭約你就得離開燕京,有這麼多人作證,我相信陳兄不會食言纔對。”

“我不會輸,又何須食言?”

陳飛宇輕笑一聲,伸手放在第一個青瓷碗上,道:“這裡麵是一張鈔票,紅色的百元大鈔。”

他話音落下,掀開青瓷碗,露出了裡麵的紙幣。

柳戰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陸子文、孔丞等人更是驚撥出聲,靠,還真讓陳非說對了,這怎麼可能?

柳瀟月和寺井千佳先是驚奇,接著眼中異彩漣漣。

林月凰驚訝之下脫口而出:“你……你怎麼知道的?”

“我從小除了學習醫術之外,還精通術數,山下村裡的人送我外號‘無敵神運算元’,能算天算地算人算鬼,區區射覆而已,不過是雕蟲小技罷了,豈能難得住我?”

陳飛宇說完之後還喟然搖頭,似乎是覺得讓他玩射覆是大材小用一樣。

柳戰等人都嚇了一跳,“無敵神運算元”?

陳非這麼厲害?

就連寺井千佳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難道陳飛宇的占卜之術可以和天命陰陽師相提並論?

他還這麼年輕,怎麼可能這麼厲害,真是冇天理了!看著柳瀟月等人震驚的模樣,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裝逼的感覺真爽!實際上,他雖研究過占卜之術,卻並不精通,以陳飛宇本身的水平來說,根本冇辦法精準算青瓷碗裡的東西。

可是陳飛宇自從在東瀛突破《仙武合宗決》第三重境界後,精神力就變得強大無比,就連柳家以精神力攻擊著稱的雷傲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可見陳飛宇的精神力是何等的厲害,他隻需要釋放出精神力查探青瓷碗裡的物品,便能夠一清二楚。

所以,之前柳戰提議跟陳飛宇打賭“射覆”的時候,陳飛宇表麵不動聲色,實際上心裡都快笑瘋了,這種賭局他閉著眼睛都能贏,而事實也的確是閉著眼睛就贏了。

突然,林月凰皺眉道:“什麼無敵神運算元,星象占卜都是封建迷信,壓根就不是真的,你一定是蒙出來的,我不信你連第二件物品都能蒙出來。”

柳戰一拍大腿,對啊,連封建迷信都是假的,陳非“無敵神運算元”的外號肯定也是假的,根本就不用怕他。

想到這裡,他心中稍定,嘴角再度翹起一絲笑意,道:“陳兄請繼續吧,讓我們看看你到底是蒙出來的,還是算出來的。”

“這個碗下麵是鑰匙扣,而且是粉紅色的鑰匙扣。”

陳飛宇在林月凰等人震驚的目光中掀開青瓷碗,露出扣在下麵的鑰匙扣,繼續道:“第一次能夠說對,的確有蒙的嫌疑,可如果連續兩次都正確呢?

這下你們還有什麼藉口?”

“我不是在做夢吧?”

林月凰已經徹底震驚了,陳非說對鑰匙扣就算了,竟然連顏色都能說對,這絕對不可能是蒙的,難道陳非真的是什麼“無敵神運算元”?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陳飛宇的手放在了第三個青瓷碗上,笑道:“第三個碗裡,之前有放東西進去的聲音,其實什麼都冇有。”

隨著他掀開青瓷碗,勝負也就此揭曉。

“靠,你丫挺牛逼啊!”

孔丞震驚之下直接站起來,驚奇地道:“敢情你還真是一位半仙兒?”

“哈!”

陳飛宇輕笑一聲,道:“我‘無敵神運算元’之名,又豈是浪得虛名?”

柳瀟月驚奇地看著陳飛宇,眼眸之中浮上一抹異彩:“原來他除了中醫和圍棋外,還有這麼厲害的本事……”她突然有些理解,為什麼寺井千佳會對陳非一往情深了,陳非真的太神奇了,在同齡人中絕對屬於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知道陳非有了女朋友和紅顏知己,說不定她也會對陳非動心。

寺井千佳不由多看了柳瀟月兩眼,如果再讓柳瀟月見識到陳飛宇其他領域中神乎其神的本事,估計這大美妞真的會淪陷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