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976章 獵人與獵物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就在京圈中不少人等著看陳非被明宇昂打擊報複的時候,沈家已經完全興奮了起來。

深夜,萬籟俱寂,沈家彆墅卻是燈火通明。

沈家家主沈澤言把沈鑫以及曹衍忠全部喊到了房間中,商量報複陳非的事情。

“現在陳非得罪明宇昂的訊息,已經傳遍了整個京圈。”沈澤言笑容中帶著興奮,道:“現在我們沈家報仇的機會來了。”

沈鑫撓撓腦袋,疑惑地道:“既然陳非得罪了明宇昂,以明宇昂囂張霸道的性格,肯定會對陳非進行報複,我們直接等著看陳非倒黴就行了,為什麼還要親自下場?”

“因為我們跟明宇昂的目的不同,明宇昂隻是想報複陳非,把陳非給踩下去……”沈澤言眼中凶光一閃,道:“而我們沈家,則是要讓陳非死!”

饒是沈鑫對他父親已經有充足的瞭解,可是驟然感受到父親身上的殺意,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隻聽沈澤言繼續道:“曹子塵的死,大概率是陳非和古家所為,我們雖不如古家勢大,但能殺了陳非,也算是為子塵兄報仇了,子塵兄在天之靈也能瞑目。”

“可是……可是殺了陳非的話,古家向我們報複怎麼辦?”沈鑫憂心忡忡。

他不是不想殺陳非,隻是古家的勢力太大,遠遠超過沈家,可以想象到,一旦陳非死在沈家手中,古家肯定雷霆震怒,到那時候,沈家將遭受滅頂之災。

沈澤言淡淡地道:“所以我才說現在是殺死陳非的最好時機,明宇昂和陳非不對付的訊息幾乎傳遍了整個京圈,陳非死了,包括古家在內,所有人最先懷疑的肯定是明宇昂,任誰都猜不到,是我們沈家殺了陳非。”

沈鑫眼睛先是一亮,突然又搖搖頭,道:“我覺得還是不妥,古家和明家都不是傻瓜,以這兩家在燕京的權勢,肯定會查到是我們殺了陳非,到時候古家會給陳非報仇,而明家也因為我們的栽贓陷害而惱羞成怒,轉過頭來對付我們,此舉太過冒險。”

沈澤言的眼中閃過一絲欣慰之意,道:“你能想到這一層,也不枉費我這麼多年對你栽培。”

沈鑫奇怪道:“您是什麼意思?”

曹衍忠嗬嗬笑著替沈澤言解釋道:“連你都能想到這一點,你以為你父親都想不到嗎?”

沈鑫腦中靈光一閃,驚訝道:“爸,難道您另有妙計?”

“那當然。”沈澤言哼了一聲,道:如果古家和明家真的去調查,我們隻需要搶先一步去找明宇昂,就說替明宇昂殺了陳非,趁機徹底投靠明家,到時候有了明家的護佑,諒古家也不敢真的殺了我們報仇。”

沈鑫心中稍安,豎起大拇指道:“父親果然深謀遠慮,隻是,明家真的會為了我們,跟古家反目嗎?”

“你有所不知,這些年來,燕京這幾大家族之間的明爭暗鬥越來越激烈,明家想讓我們投靠他們,以此壯大明家的聲勢,隻是我擔心捲入這些頂尖大家族之間的爭鬥,會給沈家帶來災禍,所以一直猶豫著冇有答應。

隻是這些大家族之間的爭鬥,遲早會波及到我們,為了保住沈家的基業,投靠明家隻是早晚的問題,現在出了陳非這麼檔子事,不如趁勢投靠明家,明家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對付我們?”

沈鑫徹底放心下來,豎起大拇指道:“高,實在是高!”

沈澤言得意而笑,接著對曹衍忠道:“忠叔,殺陳非的事情宜早不宜遲,就全靠你了。”

作為沈家唯一的一位“宗師中期”強者,曹衍忠自有其驕傲之處,輕蔑笑道:“殺死一個區區陳非而已,對我來說易如反掌,給我一天時間,陳非的死訊,就會傳遍燕京。”

沈澤言和沈鑫父子兩人大喜過望,對於曹衍忠,他們有著充足的信心!

不提沈傢俱體商量如何殺死陳飛宇,卻說到了第二天,陳飛宇依舊在搗鼓“天皇鼎”,發現“天皇鼎”中所蘊藏的靈氣遠超他的想象。

另外,還有一個疑問在困擾著陳飛宇,為什麼他原先用真氣灌注進“青銅小鼎”內效果不大,可施展出“斬人劍”後,卻能使“青銅小鼎”蛻變成為“天皇鼎”?

搗鼓了半天後,陳飛宇也冇研究出個所以然來,隻能歸結為“斬人劍”是劍仙之學,劍意霸道絕倫,將“青銅小鼎”完全壓製住了。

下午的時候,寺井千佳突然走進陳飛宇的房間,上下打量著陳飛宇,露出古怪的神色。

陳飛宇放下“天皇鼎”,道:“怎麼,還想來纏著我要一顆‘水韻丹’?”

“好像我要了你就會給一樣。”寺井千佳嗤笑了一聲,不屑地道:“反正你的小氣我已經見識到了,冇有一點男子漢的大氣概。”

“你的激將法對我冇用。”陳飛宇重新拿起“天皇鼎”研究起來,笑道:“如果冇有其他的事情,你可以出去了,順便把門給帶上。”

寺井千佳心裡一陣氣憤,自己作為頂級大美女,多少富二代官二代們想靠近自己都冇機會,陳飛宇倒好,竟然還想讓自己出去,真是氣死個人!

不過,一想起能讓女人永葆青春的“水韻丹”,她就強行壓製住內心的怒意,稍微調整心情後,道:“我來是想問你,今天晚上就是你和柳戰約好的日子,你要不要去買一件比較正式的服裝?”

“為什麼?”陳飛宇扭頭瞥了她一眼。

寺井千佳道:“柳瀟月剛剛跟我通了電話,她和林月凰也會參加今晚的飯局,我覺得,你如果穿一身正裝的話,會顯得重視這場飯局,等於給了柳戰幾分麵子,無形中能讓柳瀟月高興。”

“第一,我能參加今晚的飯局,就已經給足柳戰麵子了。”陳飛宇頭也不回漫不經心地道,用一絲真氣渡到“天皇鼎”上,大部分心思依舊放在了“天皇鼎”上。

寺井千佳張張嘴說不出話來,因為她知道陳飛宇說的冇錯,不提陳飛宇的目的,單單以陳飛宇的實力與地位而論,他去參加柳戰的飯局,的確夠給麵子了。

接著,陳飛宇突然扭過臉來看向寺井千佳,奇怪地道:“而且你竟然會讓我討好柳瀟月,難道你不會吃醋?”

寺井千佳一愣,差點抓狂,隻是一想起“水韻丹”又冷靜了下來,忍不住啐了一口:“我都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誰會吃你的醋?”

“我能理解,女人嘛,總是言不由衷。”陳飛宇笑,繼續研究起“天皇鼎”,道:“今晚的飯局你也會參加吧?”

寺井千佳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來,點頭道:“柳瀟月說她哥點名了讓我參加。”

“看來柳戰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陳飛宇搖頭而笑,突然站了起來,向寺井千佳勾勾手指。

寺井千佳稍微猶豫了下,還是走了過去,突然驚呼一聲被陳飛宇攬在了懷裡。

不給她掙紮的機會,陳飛宇吻在她的紅唇上。

寺井千佳渾身一僵,下意識就想把陳飛宇給推開,不輕不重地推了兩下後,她便繳械投降了,被動承受起來,心裡暗恨陳飛宇的同時,更是惱怒自己不爭氣,明明陳飛宇是自己的仇人,為什麼身體對陳飛宇一點排斥都冇有。

片刻之後,陳飛宇放開寺井千佳,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看著她豔若桃花的臉頰,道:“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永遠是我的。”

寺井千佳一愣,想起剛剛柳戰點名讓她參加飯局的事情,忍不住脫口而出道:“你……你吃醋了?你吃我的醋?”

連她自己都冇發現,她內心莫名的閃過一絲雀躍。

陳飛宇輕蔑而笑,道:“吃醋?你覺得可能嗎?”

“當然!”寺井千佳昂首挺胸,驕傲地道:“本小姐天生麗質、傾國傾城,你吃本小姐的醋,纔是正常的事情。”

她眼泛春水、麵如桃花,陳飛宇不得不承認,寺井千佳的確稱得上“天生麗質、傾國傾城”八個字。

他怦然心動,猛地抱起寺井千佳,在寺井千佳的驚呼聲中,讓寺井千佳坐到了桌子上,接著再度吻了上去。

和一開始的被動承受不同,寺井千佳稍微推了陳飛宇兩下後,兩條修長的手臂便順勢挽住陳飛宇的脖子,熱烈的迴應起來。

她不斷在心裡告訴自己,陳飛宇吃醋了,證明他快愛上自己了,等他徹底迷戀上自己的時候,無論是解藥還是“水韻丹”都能唾手可得,冇錯,自己是為瞭解藥和水韻丹,纔不是真的喜歡跟陳飛宇接吻。

等寺井千佳離開陳飛宇的房間後,她心情依舊雀躍,已經開始考慮著,今晚一定要好好打扮,不但能迷死陳飛宇,還能讓柳戰目不轉睛,到時候氣死陳飛宇。

想到這裡,她就忍不住咯咯嬌笑。

陳飛宇透過窗戶,看著庭院中寺井千佳歡快的身影,他眼神清明,嘴角帶起一絲儘在掌握的笑意,看來他和寺井千佳之間的這場遊戲,他已經快要贏了。

晚上,已經快到了飯局的時間。

柳瀟月擔心陳飛宇放鴿子,特地給陳飛宇打了個電話叮囑陳飛宇彆忘了,又告訴陳飛宇具體飯局的地點後,便掛斷了電話。

等到陳飛宇來到車庫時,發現寺井千佳已經等在這裡了。

陳飛宇眼睛一亮,隻見寺井千佳畫著精緻的淡妝,身著黑色露肩長裙,腳踩黑色高跟鞋,氣質神秘而優雅,彷彿黑夜種綻放的百合,有傾國傾城之姿。

寺井千佳走到陳飛宇跟前,優雅地轉了一圈,抿嘴笑道:“我漂亮嗎?”

陳飛宇如實說道:“很美,人比花嬌。”

“那你還等什麼?”寺井千佳昂起頭,微微閉上了眼,雙頰紅潤豔若朝霞。

毫不掩飾的邀請。

陳飛宇驚訝,她不可能這麼快就真的喜歡上自己了吧?

不過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陳飛宇向寺井千佳吻去。

突然,出乎陳飛宇意料之外,寺井千佳咯咯笑著躲了過去,快速打開車門坐了進去,把陳飛宇一個人留在了原地。

她坐在副駕駛位,嘴角笑意更濃,她一定要讓陳飛宇深深迷戀上她自己,而若即若離,則是對付男人的不二法門。

在這場遊戲中,她絕對會成為獵人,至於陳飛宇,則是她的獵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