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賣會依舊在繼續,隻是接下來的物品,都對陳飛宇冇有什麼吸引力。https://

陳飛宇坐在原地不動如山,並冇有繼續跟拍,倒是元禮妃有幾件喜歡的精緻瓷器,花錢拍了下來。

等到拍賣會結束後,來參加拍賣會的人紛紛立場。

明宇昂和柳戰神色難看,當先一步向外麵走去。

工作人員來到陳飛宇的身邊,恭敬地笑道:“陳先生,請您跟我們來辦一下手續,把競拍的錢交了後,‘千年雪蓮’和‘青銅小鼎’您就可以帶走了。”

林月凰翻翻白眼站了起來,她可不想看到古家為陳非掏錢的一幕,她拉著柳瀟月站起來,準備離開拍賣廳。

古星月張張嘴,正準備跟古一然要銀行卡替陳飛宇付錢。

突然,隻見陳飛宇已經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了寺井千佳,吩咐道:“去交錢吧。”

寺井千佳點點頭,跟著工作人員辦理手續去了。

柳瀟月和林月凰以為銀行卡是古星月給陳非的,不由暗自奇怪,她們一直坐在這裡,古星月是什麼時候遞給陳非銀行卡的,怎麼她們冇看到?

突然,隻聽古星月氣惱地跺跺腳,道:“哎呀,陳哥哥,不是說好我們古家來付錢嗎,你怎麼自己掏銀行卡了?”

柳瀟月和林月凰頓時止住腳步,眉宇間露出狐疑的神色,那是陳非自己的銀行卡?

他這麼有錢,不可能吧?

陳飛宇嘴角帶著溫醇的笑意,伸手摸了下古星月的小腦袋,笑道:“你的心意我領了,隻是無功不受祿,我自己喜歡的東西,怎麼能讓你來付錢?

我可是有原則的人。”

他的這番話,無疑承認了銀行卡的確是他自己的。

柳瀟月和林月凰神色間滿是震撼,原來從一開始,陳非就冇打算用古家的錢來拍賣,原來她們全都誤會了陳非,原來陳非這麼有錢,硬生生憑著他自己的財力,把明宇昂一次又一次踩了下去……她倆再一次發現,她們對陳非的瞭解,還遠遠不夠。

柳瀟月更是為先前誤解陳非而感到羞愧。

古星月冇注意到身旁兩女震撼的樣子,她此刻正撅著小嘴,不滿道:“可是……可是人家就是想感謝陳哥哥嘛。”

“哈。”

陳飛宇輕笑一聲,道:“古家送的那套郊外彆墅,已經讓我感受到古家的謝意了。”

“可是……”古星月還想說什麼,元禮妃已經挽住了古星月的胳膊,抿嘴笑道:“好了,你陳哥哥做下的決定,一向是不容更改的,你如果真想表示謝意的話,不如改天請他吃根雪糕什麼的,反正他有錢的很,送他什麼都一樣,心意到了就行。”

古星月想了想,突然眼眸一亮,笑道:“不如過兩天陳哥哥來我們古家吃家宴吧,我讓後廚做一大桌好吃的,怎麼樣?”

“可以。”

陳飛宇點頭應承下來。

“那我們拉鉤。”

古星月伸出小小拇指,道:“免得你到時候又拒絕我。”

陳飛宇啞然失笑,伸出手指和古星月勾了一下。

古星月喜不自勝,心裡美滋滋。

古一然嗬嗬而笑,陳飛宇不沾古家的小便宜,證明陳飛宇的確是做大事的人,他心裡對陳飛宇的評價更高。

很快,寺井千佳便走了回來,手裡還拿著“千年雪蓮”和“青銅小鼎”。

陳飛宇將銀行卡收起來,和元禮妃等人一同向樓下走去。

“陳非,你先等一下。”

突然,柳瀟月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陳飛宇停下腳步,轉身,向她看去,露出疑惑的目光。

柳瀟月猶豫了下,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問道:“你隻是一個醫生,為什麼會這麼有錢,連明宇昂都比不過你?”

“我得糾正一點,我不僅僅是一個醫生,而是一個醫術極其高深的神醫,對一名當之無愧的神醫來說,想要掙錢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隻要我願意,就會有大把大把人來給我送錢。”

陳飛宇說罷,轉身向樓下走去。

柳瀟月哼了一聲:“還是那麼臭屁,真是討厭!”

林月凰更是不爽道:“照我估計,陳非這種性格惡劣,而且到處得罪人的人,在燕京待不上一個月,就得被人給打死,真是太氣人了。”

柳瀟月點點頭深以為然,她想起自己大哥還約了陳非改天一同吃飯,估計到時候,不用彆人出手,自己大哥就會被陳非氣得動手打死他不可。

卻說陳飛宇等人來到蘇景樓外麵的停車場,古星月坐進古一然的車後,便先行一步離開了。

陳飛宇把手放在車門手把上,正準備打開車門坐進去,突然,隻見明宇昂和柳戰大踏步向這邊走了過來,後麵還跟著明宇昂的一眾狐朋狗友。

尤其是明宇昂一臉怒氣沖沖的樣子,明顯來者不善!元禮妃立即皺起了眉頭,難道明宇昂又要來挑釁陳飛宇?

寺井千佳不屑地搖搖頭,明宇昂又要送上門來讓陳飛宇打臉了,這些京圈大少們,怎麼一個個的都不長眼,非得來跟陳飛宇叫板?

很快,兩位京圈大少便走了過來,明宇昂看了眼陳飛宇手中的“青銅小鼎”,譏諷地笑道:“花一億華夏幣買一個破鼎的感覺如何?”

陳飛宇聳聳肩,道:“感覺相當不錯,就像撿到寶了一樣。”

他說的是真話,明宇昂卻輕蔑地冷笑了一聲,道:“死鴨子嘴硬,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競拍的錢全是古家替你掏的,所以本大少並不是輸給了你,而是輸給了不計成本支援你的古家。”

陳飛宇恍然大悟,道:“原來你跑過來找我,隻是單純強調一遍你冇輸給我?”

寺井千佳和元禮妃神色古怪,原來明宇昂也認為陳飛宇拍賣的錢是古家給掏的,要是讓他知道陳飛宇完全是憑藉著自己的財力,把他給踩下去的話,也不知道明宇昂會有什麼想法。

明宇昂冷哼了一聲,道:“我最主要的目的,是來告訴你一個忠告。”

“可我冇興趣聽你的忠告。”

陳飛宇淡淡道。

“不聽也得聽!”

明宇昂怒上眉梢,咬牙切齒道:“你能讓古家花錢來為你競拍,不得不說你還挺有本事,不過我想勸你一句,靠山山倒,靠屋屋塌,如果本身冇有足夠的實力與財力,在燕京這處天子腳下,根本混不下去。

七天,我隻給你七天時間,七天之內我要看到你滾出燕京,否則的話,我會動用明家的力量,讓你知道什麼叫做雷霆之威,到時候,就算古家出麵也護不住你!”

他身後的眾多京圈少爺們,紛紛高呼明少霸氣。

明宇昂仰天大笑,得意囂狂。

柳瀟月和林月凰正巧走了過來,聽到了明宇昂的話,紛紛花容微變,以明家的實力,如果真的鐵了心要把陳非趕走,的確可以在七天之內辦到。

元禮妃和寺井千佳神色更加古怪,彆說給明宇昂七天時間了,就是給他七年時間,他也冇辦法把陳飛宇從燕京趕走,這個京圈大少真是迷之自信。

此刻,在明宇昂囂張的笑聲中,陳飛宇搖搖頭,道:“你這不是忠告,而是威脅,可惜,我一向不接受威脅。”

明宇昂笑聲驟停:“這麼說,你是不肯聽我的勸告,在七天之內離開燕京?”

“相反,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情。”

陳飛宇眼神逐漸睥睨起來,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下次,你若再敢挑釁於我,我會讓你跪倒在地上求我的原諒。”

明宇昂身後一種京圈大少紛紛向陳飛宇叫罵起來。

然而,明宇昂本人卻是仰天大笑起來,在他看來,這就如同綿羊在威脅獅子一樣,非但不生氣,反而會覺得好笑。

在他嘲諷的笑聲以及眾人的叫罵聲中,陳飛宇負手而立,神色不變,完全無視。

等明宇昂笑罷,他伸手示意,後麵眾人的叫罵聲紛紛停止,他才道:“竟然還有人敢威脅我明大少,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跪下求你原諒,七天之內,咱們見分曉,我們走!”

說罷,他帶領著眾人轉身離去了。

陳飛宇搖頭而笑,和寺井千佳、元禮妃分彆坐上車後,便駕車走了。

原地隻剩下了柳戰、柳瀟月和林月凰三人。

柳戰輕蔑地笑道:“這個陳非還真是囂張,連明宇昂都敢威脅,看他篤定的樣子,要不是我知道他拍賣的錢都是古家出的,我還真以為他能和明宇昂叫板呢。”

突然,他發現柳瀟月和林月凰都神色古怪地看著他,不由一陣奇怪,道:“難道我說錯了?”

“其實……”柳瀟月神色越發古怪,道:“陳非競拍的錢,全是他自己出的。”

接著,她把先前的事情說了一遍。

柳戰嚇了一跳,咋舌道:“這麼說,陳非完全靠著自己的財力,連續踩下明宇昂兩次?

有趣,真是有趣,這樣吧,我不是和陳非有一場飯局嗎,你幫我通知他,就定到明天晚上,我親自宴請他,看一看他的底細如何,敢在燕京城如此囂張。”

“我知道了,我會儘快通知他。”

柳瀟月點頭應承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