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古星月揮舞著拳頭,哼道:“陳哥哥,這裡是誰想教訓你,你告訴我,我們古家給你出氣。”

陳飛宇寵溺地在古星月臉頰上捏了下,道:“哪有什麼人在教訓我,不過是幾隻小小蒼蠅嗡嗡淒厲罷了,不值一提。”

柳戰第一個從震驚的情緒中反應過來,笑著道:“星月,的確冇人教訓陳非,隻不過明宇昂明少跟他有幾句口角而已,喏,你的陳哥哥還把明少的腦袋給砸破了。”

古星月嚮明宇昂看去一眼,這才發現明宇昂頭破血流,拍拍胸口,驚訝道:“哇塞,原來陳哥哥這麼厲害,真是太棒了。”

明宇昂差點氣吐血,他都被陳非砸的頭破血流了,古星月的關注點,竟然是陳非很厲害?靠,不帶這麼氣人的吧?

要不是古星月是古家的掌上明珠,以他明大少的脾氣,非得教訓古星月不可。

不過饒是如此,明宇昂依舊神色陰沉,不滿地道:“星月妹妹,好歹我們也認識許多年了,你不至於幫著外人說話吧?”

古星月越發摟緊陳飛宇的胳膊,理直氣壯地道:“陳哥哥是我們古家的貴客,誰告訴你陳哥哥是外人的?”

明宇昂心中疑惑,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陳非,為什麼跟古家的關係,會突然好到這種地步?

古一然及時出來打圓場,嗬嗬笑道:“陳非的確是我們古家的貴客,據我所知,陳非一向待人和善,明家小子,你跟陳非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不如看在老夫的麵子上,你的醫藥費我們古家出了,你和陳非的恩怨就此一筆勾銷,怎麼樣?”

陳非待人和善?

柳戰眼角肌肉跳動了一下,媽的,陳非一言不合就把明宇昂腦袋砸了個頭破血流,想這麼剽悍的人,就算在整個偌大的燕京城,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特麼也叫待人和善?

周圍眾人更是神色愕然,古一然確定不是睜著眼說瞎話?

元禮妃抿嘴偷笑,“待人和善”陳飛宇?這個名號好像還不錯。

明宇昂好半天才緩過來,深吸一口氣,道:“既然古老爺子都開金口了,我這個後生晚輩哪裡敢不給您麵子,我跟陳非的事情就此一筆勾銷,至於醫藥費,就不勞煩古家了,我們明家還不差這點錢。”

對於他這麼快就“認慫”,倒是出乎陳飛宇的意料之外,不由多看了明宇昂兩眼,能屈能伸,倒也算個人物。

正巧救護車的聲音在外麵響了起來,明宇昂陰沉著臉,一聲“告辭”,被一眾二代們護送著向外麵走去。

他當然不是真的跟陳飛宇一筆勾銷,隻是他不想跟古家起正麵衝突,而且古一然的到來,也讓他意識到陳飛宇冇有他原先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有必要對陳飛宇進行調查,掌握陳飛宇確切的底細後,再想辦法對付陳飛宇。

隨著明宇昂的離去,大堂內緊張的氣氛一掃而空,周圍眾人不由感歎,難怪陳非敢同時跟明宇昂和柳戰兩位大少叫板,冇想到他還有古家作為靠山,果然有底氣硬的資本。

卻說古一然走到陳飛宇跟前,柳瀟月、林月凰和元禮妃連忙對古一然問好。

倒是寺井千佳不為所動,她是陳飛宇的侍女,也隻對陳飛宇負責,絕不代表她要對陳飛宇的朋友低聲下氣。

古一然向柳瀟月等女點點頭,笑道:“有些話要對陳小友說。”

元禮妃會意,拉著不情願的古星月去一邊聊天了,而柳戰也把柳瀟月和林月凰給拉走問話。

隻有寺井千佳依舊留在原地,手中端著高酒杯慢悠悠品酒,完全不為所動。

古一然驚奇地看了寺井千佳兩眼,不過見陳飛宇也冇開口讓寺井千佳離開,便不再過多糾結,對陳飛宇苦笑道:“陳小友,你可真是到了哪裡都不消停,我知道你對付明宇昂是為了給元禮妃出氣,可明家並不是易於之輩,你以後在燕京,得小心明家的報複才行。”

陳飛宇聳聳肩,道:“跟明家起衝突是早晚的事情,不如趁早把明家拉下水,把燕京的水攪得越渾,對我來說越容易縱橫捭闔,也越有好處。”

寺井千佳眼睛一亮,這才知道,原來陳飛宇踩下明宇昂,不單單是為了給元禮妃出口氣這麼簡單,而是還有著更深層的考慮,陳飛宇果然是個小狐狸。

古一然同樣驚訝,深深看了陳飛宇一眼,道:“原來陳小友已經有了應對之策,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用再多說什麼,隻有一點還請陳小友記住,古家永遠是你的朋友。”

陳飛宇笑,吩咐寺井千佳端來兩杯酒,一杯遞給古一然,道:“這一杯,敬我與古家的友誼。”

卻說柳瀟月和林月凰被柳戰拉過去後,柳戰就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疑惑,小聲問道:“陳非到底是什麼來路,你們怎麼會跟他認識的?”

柳瀟月和林月凰對視一眼,把和陳飛宇認識的經過,以及對陳飛宇的調查說一遍,最後苦笑道:“我原先以為陳非隻是個冇什麼背景,但是醫術很高,性格很張揚的人,但是現在發現,陳非比我想象中的要厲害許多。”

柳戰聽完後已經驚呆了,難以置通道:“你是說,古星月的怪病,被陳非給治好了?”

“對。”柳瀟月看了眼林月凰,道:“這是月凰親自派人調查到的訊息。”

見到柳戰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林月凰接著柳瀟月的話茬道:“這件事情千真萬確,所以我能預見到古家對陳非的態度一定很客氣,隻是冇想到,連古一然老爺子都跟陳非平輩論交,這份殊榮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陳非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話也不能這麼說,陳非得到古老爺子的賞識,也是靠他自己的本事,機會嘛,往往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柳戰遠遠地看向陳飛宇,眼神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道:“不過他這麼厲害的醫術,倒是讓我想起一個人。”

柳瀟月下意識問道:“是誰,難道還有人在醫術上跟陳非一樣厲害?”

柳戰搖頭笑道:“我也隻是猜想罷了,陳非應該不是那個人,不然的話,明宇昂就不僅僅是腦袋被砸開花,而是直接爆頭而死了,甚至就連明家家主來了都阻止不了。”

柳瀟月和林月凰同時一愣,這世上還有這麼強大的人?

“言歸正傳。”柳戰再度打量了陳飛宇一眼,道:“他醫術這麼高,倒是一個人才。”

柳瀟月很認可柳戰的話,想起陳非的過人之處,點頭道:“陳非的確很厲害,如果不算身世背景,單論自身實力的話,陳非在我認識的人中,應該能排到前三。”

柳戰突然笑著道:“像這種醫術高深,而且還彪到連明宇昂都敢砸的人倒是少見,我有興趣跟他交個朋友,改天有機會,你幫我約一下他,對了,還有寺井千佳,我也想見識見識她對陳非到底有多麼深情。”

“好啊,不過你得擔待一點,陳非的性格……很囂張,估計他會得罪你。”柳瀟月不疑有他,很痛快的就答應了下來,她把陳非當做朋友,自然也希望自己大哥把陳非當做朋友。

柳戰哈哈笑道:“有才華的人性格往往孤傲,我又不是心胸狹窄的人,自然不會跟他一般見識。”

林月凰搖搖頭,以陳非臭屁的性格,她可不相信柳戰能忍受得了陳非。

柳戰道:“你們去找陳非吧,我也去跟其他的朋友喝幾杯。”

“好。”柳瀟月著林月凰又走了過去。

柳戰一個人站在原地,臉色立即陰沉下來,遠遠地看著陳飛宇,嘴角冷笑了兩聲。

卻說古一然跟陳飛宇聊完之後,就被他的那些朋友拉去應酬了。

當柳瀟月帶著林月凰走到陳飛宇身邊時,古星月已經蹦蹦跳跳再度纏上了陳飛宇。

柳瀟月對古星月笑著道:“星月妹妹,恭喜你大病痊癒,可喜可賀。”

古星月又驚又喜,道:“你們已經知道了?”

“那當然。”林月凰得意地道:“我們不僅知道你痊癒了,而且還知道這都是陳非的功勞,我說的可對?”

古星月羞澀地看了眼陳飛宇,崇拜地道:“陳哥哥真的很厲害,輕易就治好了我的頑疾。”

“他當然厲害,連我大哥都佩服的很。”柳瀟月抿嘴而笑,彷彿是又重新認識了陳飛宇,越發覺得陳飛宇厲害,笑道:“對了,我大哥剛跟我說,有時間他想請你吃頓飯交個朋友,你意下如何?”

“和柳戰交朋友?這個嘛……”陳飛宇摸著下巴思考起來。

柳瀟月突然緊張起來,生怕陳飛宇拒絕。

突然,隻聽陳飛宇笑著道:“看在你的麵子上,我可以勉為其難跟他見見麵。”

柳瀟月鬆了口氣,接著嗔了陳飛宇一眼,道:“真臭屁。”

冇過多久,拍賣會正式開始,眾人紛紛向二樓拍賣廳走去,陳飛宇奇怪的發現,明宇昂去醫院包紮之後,竟然又回來了,頭上纏著繃帶,看上去十分滑稽。

明宇昂特地瞪了陳飛宇一眼,心裡打定主意,就算不能當著古一然的麵狠揍陳非一頓,可不代表就冇有其他的方法來教訓陳非,待會兒不管陳非拍賣什麼,他都要出高價搶過來,讓陳非知道他明大少的厲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