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客大堂內,因為柳戰的出麵,剛剛纔稍稍平緩的局勢,隨著陳飛宇又一次出人意料的動手,氣氛再度變得緊張起來。

林月凰都看傻眼了,震驚道:“我冇看錯吧,陳非竟然又動手了?還是在你哥已經出麵調解的情況下?陳非到底在想什麼?”

柳瀟月也無語了,一拍額頭,無奈道:“他真是一點都不懂的見好就收,這下徹底得罪了明宇昂,就算有我哥出麵調解,估計這個仇也解不開了,愚蠢,他真是太愚蠢了。”

周圍眾人震驚之餘,紛紛向陳飛宇投去默哀的目光,這小子膽大包天,徹底得罪死了明宇昂,這回就算有柳戰出麵,也保不住這小子了。

場中一眾富二代們已經紛紛行動起來,慌忙把明宇昂攙扶起來讓他坐在椅子上,還打了120急救電話,甚至還有保安拿來急救箱,匆忙給明宇昂止血包紮。

明宇昂額頭上血流如注,感覺腦袋裡麵都是懵懵的,不過他意識還算清醒,一邊忍著痛,讓保安給自己擦藥止血,一邊咬牙切齒道:“柳戰,我可是給你麵子,剛剛纔冇讓人動手教訓陳非,而你也答應,會讓他給我道歉。

可現在你也看到了,他非但冇給你麵子,浪費了我的好意,還再度向我動手,現在你怎麼說?”

他開口第一句就跟柳戰說話,因為在明宇昂潛意識裡,隻有柳戰纔是能跟他平起平坐的人,也隻有柳戰纔有資格讓他平等對話,隻要先解決了柳戰,對付區區一個陳非,不過是手到擒來的小事。。

“這件事情我會給你一個交待。”柳戰也有些惱火,陳非當著他的麵動手,完全冇把他放在眼裡,要是傳了出去,那他柳大少豈不是成了京圈的笑柄?

接著,柳戰轉身對陳飛宇沉聲道:“我已經出麵調解你和明宇昂的恩怨了,你竟然還當著我的麵動手,你未免也太不給我麵子了吧?”

“不給你麵子?”陳飛宇奇怪地反問道:“我認識你嗎,為什麼要給你麵子?”

柳戰神色微變,放眼偌大的燕京城,也冇多少人敢這樣跟他說話。

他臉色立即陰沉了下去,帶著一絲惱火,道:“我叫柳戰,是柳瀟月的哥哥,現在你總該知道我是誰了吧?”

在他的常識認知裡,陳非知道他是柳家大少後,態度絕對會恭敬起來,畢竟柳家大少的名頭,可是響徹整個燕京城,陳非既然得罪了明宇昂,就絕對不敢再得罪他柳大少,因為那樣做的話,就再也冇人能夠保下他!

另一邊,林月凰鬆了口氣:“陳非知道柳戰的身份後,應該多多少少會給柳戰幾分麵子。”

柳瀟月咬著紅唇冇有說話,以陳非囂狂的彷彿天下第一的性格,真的會給自己大哥麵子嗎?說實話,她並不看好。

果然,陳飛宇挑眉反問道:“那又如何?難道你是柳家大少,我就得聽從你的吩咐,乖乖嚮明宇昂道歉不成?”

柳戰一愣,冇想到陳非怎麼強硬,他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這小子這麼囂張,該不會從冇聽過自己的名頭,不知道自己的厲害吧?

除了這個理由之外,他實在想不到更加合理的解釋。

周圍眾人一片嘩然,這小子把柳戰也給懟了,陳非一連得罪兩個京圈頂級大少,他真的不想在燕京混了?

柳瀟月俏臉微變,她無形之中把陳非當做了朋友,可陳非一點麵子都不給柳戰,明顯冇把她柳瀟月放在眼裡,雖然知道陳非的性格就是這麼囂張,可柳瀟月內心還是一陣失望。

突然,隻聽陳飛宇繼續道:“不過,看在你是柳瀟月哥哥的份上,我倒是可以給你幾分麵子。”

柳瀟月驚訝,立即抬頭向陳飛宇看去,心情這才稍稍好了一些。

柳戰先是看了自己妹妹一眼,接著對陳飛宇皺眉道:“我倒要聽聽,你想說些什麼。”

陳飛宇道:“原本我打算讓明宇昂躺著出去,既然你出麵調解了,我看在柳瀟月的麵子上,今天可以饒過明宇昂一次。”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又是一片嘩然,現在的局勢傻子都能看出來,分明是明宇昂人多勢眾,把陳非給圍了起來,隨時都能教訓陳非,怎麼到了陳非嘴裡,變成了他放過明宇昂?這小子真能顛倒黑白,忒無恥了。

柳瀟月和林月凰更是愕然,這就是陳非口中所謂的“給麵子”?就這?就這?這確定不是開玩笑?

柳戰皺眉,對陳飛宇囂張的表現很不滿,有心想讓明宇昂教訓陳飛宇一頓,可是他眼角餘光掃到寺井千佳後,還是放棄了這個誘人的打算,決定在寺井千佳麵前表現出自己仗義的一麵,說不定還能博取她的好感,為以後把她撬過來做鋪墊。

想到這裡,柳戰帶著一絲譏諷,道:“你放過明宇昂?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鬼話,如果不是本大少出來及時保下你,明宇昂早就對付你了,你哪裡還有閒情逸緻在這裡裝逼?”

陳飛宇負手而立,淡淡地道:“在你看來是裝逼,但在我看來,隻是在簡單敘述一個事實罷了,踩下明宇昂,對我來說真的隻是一件輕而易舉的小事而已。”

柳戰差點氣笑了,他跟明宇昂互相爭鬥了那麼多年,彼此之間也隻是互有勝負,誰也奈何不得誰,可眼前這個陳非,卻說踩下明宇昂輕而易舉,那豈不是說,陳非也能輕而易舉踩下他?真是狂妄自大!

明宇昂更是臉色難看,他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貶低,再加上腦門上不斷傳來的疼痛,讓他怒火中燒,冷笑道:“柳戰,你好心出來向保下陳非,結果還被這小子嫌棄礙事,你還是快點讓開,讓我的人好好教訓他一頓。”

柳戰神色複雜,心裡對陳飛宇也極度不爽,便沉默著冇有開口。

明宇昂身後的一眾二代們,紛紛向陳飛宇的方向逼近一步,彷彿隨時都會一擁而上。

周圍眾人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反正這群京圈大少一個個的無法無天,在拍賣會上教訓一個狂妄自大的小子,在這偌大的燕京城中,實在是太常見了。

陳飛宇環視一圈,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雖說他還要隱瞞身份接近柳瀟月,可踩下區區幾個京圈大少,也不會暴露他的身份。

就在氣氛凝重一觸即發的時候,突然,在人群外圈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有人要教訓陳非?我倒要看看,是誰那麼大的膽子,敢對付我們古家的貴客!”

明宇昂等人一驚,紛紛向聲音處看去。

隻見人潮向兩旁分開,形成了一個人群組成的通道,一名不怒自威的老者,和一名精靈般的美少女走了過來。

正是古一然和古星月。

在場眾人齊齊驚訝,古一然在燕京城的地位很高,幾乎不在柳家與明家之下,聽剛剛古一然的意思,難道他跟陳非認識?

柳瀟月拍了拍胸口,徹底放心下來,既然古一然老爺子來了,陳非算是平安無事了。

林月凰也鬆了口氣,接著不屑地撇撇嘴,小聲道:“眼看著陳非就要捱揍了,關鍵時刻古老爺子來救場,他的運氣真好。”

她聲音雖小,卻瞞不過陳飛宇的耳朵,陳飛宇輕瞥林月凰一眼,笑而不語。

卻說明宇昂看到古一然和古星月後,驚訝的同時連忙站起來,和柳戰一同恭敬地道:“古爺爺好。”

古一然點點頭,抬眼便看到明宇昂腦袋上的血跡,愕然的同時,隱隱猜到可能是陳飛宇乾的,差點笑出來,連忙強行忍住。

先前他剛走進來時,就聽到明宇昂叫囂著要對付陳飛宇,他愕然生氣之下,剛剛纔會開口高聲詢問,不過目前看來,吃虧的人是明宇昂,不過想來也是,以陳飛宇的實力,縱觀整個燕京,也冇幾個人能讓陳飛宇吃虧的。

柳戰暗中猜測著陳飛宇和古一然的關係,表麵笑著道:“冇想到連星月妹妹也過來了,許久不見,星月妹妹越髮漂亮動人了。”

古星月隨意敷衍地“嗯”了一聲。

柳戰也不生氣,古星月的怪病在京圈中人儘皆知,而古星月也因為病情的緣故很少出門跟人打交道,大多時候見到外人,都是一幅冷淡的模樣,所以柳戰對古星月敷衍的態度也見怪不怪了。

突然,古星月眼眸一亮,快步走到陳飛宇跟前,主動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喜道:“陳哥哥,你果然在這裡。”

陳哥哥?

除了柳瀟月和林月凰知道陳非治好了古星月的怪病之外,其他所有的人,包括柳戰和明宇昂在內紛紛為之震驚,古星月跟陳非的關係竟然這麼好?

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古一然同樣走了過去,嗬嗬笑著道:“陳小友,我剛剛聽說有人要教訓你,這是怎麼回事?”

陳……陳小友?

這下就連柳瀟月和林月凰都驚呆了,華夏最頂尖的紅頂商人古一然,竟然跟陳非平輩論交?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