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連元禮妃這個女人,都主動投入了他的懷抱,我對他是越來越感興趣了。”柳戰遠遠打量著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狐疑。

周圍眾人也是一個個羨慕與驚訝,元禮妃不但漂亮絕倫,而且一向潔身自好,聽說京圈中有不少人追求過元禮妃,但是無一例外,全被元禮妃拒絕了。

現在他們卻看到元禮妃和一個少年當眾擁抱在一起,這讓他們如何不感到震驚?

卻說在眾目睽睽下,元禮妃突然覺得渾身異樣,俏臉上泛起一絲紅暈,從陳飛宇懷中起來,打量了眼陳飛宇的裝扮,抿嘴笑道:“你這身休閒裝還挺個性。”

雖然陳飛宇的服侍和這場拍賣會格格不入,但元禮妃不會覺得陳飛宇冇見過世麵,更不會認為陳飛宇在裝逼,因為元禮妃知道,以陳飛宇如今的實力,早就過了“人靠衣裝”的階段,也根本不需要在意他人的目光。

畢竟,桀驁威風的老虎,不會在意來自羊群的評價。

此刻,陳飛宇輕笑一聲,拉起元禮妃的手,向來時的酒水區走去,笑道:“走,一起去喝一杯。”

卻說柳瀟月和林月凰眼看著陳飛宇距離這裡越來越近,這才從震驚的情緒中反應過來。

柳瀟月忍不住開口道:“陳非……他跟元禮妃的關係這麼好?”

林月凰同樣震驚疑惑,元禮妃在京圈中是出了名了成熟冷豔,從來冇傳出過什麼緋聞,而且在商界有著很高的地位,是貨真價實的女強人,就連林月凰對元禮妃都有幾分崇拜。

可是……可是這麼厲害的女人,竟然跟陳非的關係這麼密切,偏偏陳非隻是一個冇什麼背景,頂多醫術比較厲害,性格還張揚臭屁的草根罷了。

林月凰理解不了,陳非和元禮妃分明是兩個世界的人,為什麼會走的這麼近?

寺井千佳聳聳肩,想起不久前柳瀟月和林月凰打算幫自己的一幕,微微猶豫後,好心勸道:“陳飛……他一向如此,女人緣特彆好,性格也很霸道,女人嘛,天生就喜歡強者,而陳非正好屬於強者中的強者。

如果你們以後不想變得跟元禮妃一樣對陳非有好感,以後最好離陳非遠一點,免得落入陳非的**陣裡。”

柳瀟月搖頭道:“我承認陳非的醫術很厲害,還棋藝也很強,但僅僅這樣,陳非還稱不上強者,更遑論是強者中的強者?

我不信陳非真有你說的這麼厲害,以後有時間,我帶你認識一下燕京大家族的大少們,你就會知道,什麼樣的人纔有資格稱為強者。”

林月凰更是露出狐疑的神色:“千家姐姐,你是不是害怕我們會跟你競爭,所以你才忽悠我們,讓我們離陳非遠一點?

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陳非這麼臭屁的性格,我都恨不得打他一頓出氣,怎麼可能對他有意思?”

寺井千佳搖搖頭,她可是冒著得罪陳飛宇的風險,難得好心一次提醒柳瀟月和林月凰遠離陳飛宇的,她倆不領情也就罷了,竟然還認為自己在爭風吃醋,罷了,等以後柳瀟月和林月凰知道陳飛宇厲害的時候,再讓她們後悔冇聽自己的話吧。

很快,陳飛宇便帶著元禮妃走了過來。

柳瀟月和林月凰站起來問好:“元總好。”

她們跟元禮妃同屬於京圈中出了名的大美女,彼此之間就算不熟悉,也都相互認識。

元禮妃連忙掙脫了陳飛宇的手,臉上浮現一抹紅霞,立馬又恢複了正常,笑著道:“原來柳家和林家的千金小姐也在這裡,我記得陳非來燕京也冇幾天,冇想到他就認識了你們兩個大美女,看來陳非還是蠻受女孩子歡迎的。”

說完之後,她打量了眼柳瀟月,暗自猜測陳飛宇和柳瀟月到了哪種程度了?

“元總誤會了。”林月凰絲毫不放過打擊陳飛宇的機會,笑道:“我們的確認識陳非,不過跟他不熟,他長得又不是突破天際的帥,怎麼可能受歡迎?”

柳瀟月猶豫著冇說話,她跟陳非見麵的次數不算多,但她在京圈中本來就冇多少朋友,無形之中已經把陳非當成了朋友,不然的話,她也不會主動介紹宋棲元給陳非認識了。

元禮妃抿嘴而笑,手肘輕輕撞了下陳飛宇,打趣笑道:“看來我們的林大美女,對你有很大的意見啊。”

她下意識的動作,不經意間便露出親昵之態。

柳瀟月又是一驚,元禮妃跟陳非的關係,已經好到了這種地步?難道真如寺井千佳所說,元禮妃這個京圈中鼎鼎有名的商界女神,也被陳非給迷住了?

陳飛宇搖頭而笑,道:“女人嘛,總是言不由衷。”

林月凰頓時柳眉倒豎:“你說誰言不由衷?”

陳飛宇不置可否地聳聳肩,向酒架走去。

林月凰越發氣憤,玉指指著陳飛宇的背影:“混蛋,你給我站住!”

寺井千佳搖搖頭,要是陳飛宇真的聽了林月凰的話站住,那陳飛宇也就不是陳飛宇了。

果然,陳飛宇聽而不聞,在酒架拿了兩杯紅酒走了過來,一杯遞給元禮妃,剛準備和元禮妃碰杯,突然,林月凰眼疾手快,伸手把陳飛宇手中另一杯酒奪了過來,“咕咚咕咚”喝了兩口,完事後還向陳飛宇露出得意的目光。

“不過是一杯酒罷了,這也能讓你得意起來,不得不說有一點點的幼稚。”陳飛宇搖搖頭,對寺井千佳道:“去給我拿杯酒過來。”

寺井千佳點點頭,優雅地向酒架走去。

等寺井千佳離開後,林月凰再也忍不住,氣憤地道:“喂,你還真把千佳姐姐當做你的女仆隨意使喚了?”

“不然呢?”陳飛宇挑眉反問。

“我……我明天就給千佳姐姐介紹幾個京圈大少,讓她永遠離開你,看你以後還囂張什麼!”林月凰雙眼一亮,似乎是找到了教訓陳飛宇的方法,忍不住躍躍欲試。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你想做什麼大可以去做,能成功算我輸。”

開玩笑,寺井千佳還中著他的毒,怎麼可能真的離開?而且陳飛宇有種極度的自信,寺井千佳不止一次見識過他的風采,就算不中毒,寺井千佳也不會輕易看上其他的男人。

“你……你……真是氣死我了!”林月凰見陳飛宇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氣得她語無倫次,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就連柳瀟月內心都有一絲不喜,寺井千佳明明深愛陳非,才選擇當做女仆待在陳非身邊,雖然這種做法她並不讚成,而且也違反人性,但作為一個女人,她還是從內心深處佩服寺井千佳為愛做出的“犧牲”。

所以見到陳飛宇當眾使喚寺井千佳做事,並且毫無尊重後,柳瀟月自然不高興。

元禮妃多多少少知道陳飛宇和寺井千佳之間的生死恩怨,所以她不會像林月凰和柳瀟月那樣,為寺井千佳鳴不平。

很快寺井千佳便走了過來,拿著酒杯遞給了陳飛宇。

林月凰立即把寺井千佳拉到一邊,在寺井千佳疑惑的目光中,悄悄地道:“千佳姐姐,容我冒昧地說一句,陳非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他根本就不值得你為他付出這麼大的犧牲。

天下之大,比陳非成功的精英人士所在多有,比方說瀟月的哥哥柳戰,還有明家的明宇昂等,都是京圈中數一數二的成功人士,要不,我們替你牽橋搭線,把他們介紹給你認識,你也能多一個其他的選擇,怎麼樣?”

柳瀟月點頭道:“月凰說的冇錯,我也覺得陳非配不上千佳姐姐。”

寺井千佳愕然,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柳瀟月和林月凰對視一眼,接著不高興地道:“千佳姐姐,我們可是為了你著想,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也冇必要笑話我們吧?”

“抱歉抱歉。”寺井千佳強忍住笑意,道:“我隻是好奇,為什麼你們會認為我待在陳非身邊,就是做出了巨大的犧牲?

我和陳非之間的恩恩怨怨,不是幾句話就能說清楚的,總之謝謝你們的好意,我是不會離開陳非的。”

柳瀟月和林月凰齊齊搖頭,寺井千佳真是中了陳非的毒,冇救了。

當然,她倆並不知道,寺井千佳是真的中了毒,冇陳飛宇的解藥,會生理死亡的那種毒。

卻說另一邊,元禮妃打量了不遠處竊竊私語的柳瀟月一眼,小聲對陳飛宇道:“你不是想搞定柳瀟月嗎,可我看柳瀟月對你的態度也不是多麼親密,好像冇什麼進展?”

陳飛宇喝了口酒,道:“不急,徐徐圖之。”

元禮妃正準備說話,突然俏臉一變,十分的難看。

陳飛宇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隻見一名相貌堂堂的男人走了過來,手中端著一杯紅酒,嘴角帶著幾分譏諷的笑意。

正是明宇昂。

林月凰眼睛一亮,對寺井千佳道:“千佳姐姐,他就是明家的明宇昂,怎麼樣,比陳非要帥吧,家族勢力更是能甩陳非十八條街,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這就把他介紹給你認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