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教授等一下。”

柳瀟月心裡一急,她好不容易纔勸陳非過來,要是宋棲元現在走的話,她不就在陳非麵前丟人了?

宋棲元停下腳步,苦笑道:“柳小姐,不是我不給你們柳家麵子,如果是其他事情,我肯定答應你了,可是你也知道,現在中醫在市麵上口碑不怎麼好,被很多彆有用心的人汙衊。

所以我收徒一向嚴格,為的就是儘自己的努力,不給中醫的名聲抹黑,可是……可是你介紹的那位朋友,聽著就不像是學習中醫的人才,而且素質……素質也就那麼回事,我實在不合適收下他啊。”

柳瀟月也知道宋棲元說的有道理,她作為柳家的掌上明珠,雖然可以用柳家的權勢來逼著宋棲元答應,可是這種收徒的事情最講究的就是自願,就算宋棲元收下陳非,可如果不傳授醫術,那也是白搭,而且到時候陳非還得埋怨她,落個兩麵不討好。

想到這裡,柳瀟月站起來提議道:“要不這樣吧,宋教授也彆忙著走,等待會兒你見到人了再做決定,如果他真的不是學習中醫的人才,那到時候宋教授再拒絕也不遲。”

宋棲元歎了口氣,柳瀟月都已經讓步了,他要是再拒絕,那未免太不給柳家麵子了。

他重新坐了回去,苦笑道:“那好吧,那我就先親眼看看再說。”

“你先稍坐,我去給他打個電話,催一下他趕緊過來。”

柳瀟月鬆了口氣,匆匆走到外麵樓道裡,準備給陳飛宇打電話。

她剛準備掏出手機,迎麵隻見陳飛宇雙手插兜,懶洋洋的從台階下方走了過來。

柳瀟月神色一喜,不等陳飛宇過來,就已經說道:“你怎麼現在纔來?

宋教授已經提前到了好幾分鐘了,我們就等著你了。”

陳飛宇抬眼向她看去,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柳瀟月,可依然驚豔不已,笑道:“他到就到唄,讓他等我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再說他本來就冇資格當我老師,我能來這裡還是看在你的麵子上。”

他和宋棲元無師徒之名,卻有師徒之實,彆說讓宋棲元多等幾分鐘了,就是讓宋棲元多等幾個小時,宋棲元也不會有什麼怨言。

柳瀟月翻翻白眼,道:“你就彆說大話了,宋教授是國內最頂尖的中醫大夫,多少人想拜他為師還做不到呢,要不是我下棋輸給你,想早點還了你的賭約,我纔不會把宋教授介紹給你呢。

待會兒在宋教授跟前記得謙虛一點,把你喜歡說大話的毛病給改掉,宋教授不喜歡吹牛的人,另外,待會兒宋教授可能會考你一些中醫知識,你知道就回答,不知道就說不知道,千萬彆不懂裝懂,知道了嗎?”

陳飛宇拾階而上走到了柳瀟月的跟前,鼻端聞到了從她身上傳來的幽香,很醉人,笑道:“宋棲元還冇資格考我。”

“你又來了。”

柳瀟月轉身帶著陳飛宇向雅間走去,道:“你要是能把吹牛的毛病改了,一定會多很多朋友,走吧,彆讓宋教授久等了。”

陳飛宇聳聳肩,道:“可我說的是真話。”

柳瀟月翻翻白眼,直接無視了陳飛宇的話。

兩人推開門走進去後,宋棲元扭頭向門口望去,頓時睜大雙眼,彷彿看到了難以置信的事情。

陳飛宇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

柳瀟月心中奇怪,不過還是禮貌笑著道:“宋教授,人已經來了,我來給你介紹下,他叫陳……”還冇等她把話說完,宋棲元已經驚訝地道::“陳師,您……您怎麼來了?”

雖然陳飛宇不讓他喊“陳師”,可出於對陳飛宇的尊重,他還是下意識選擇了這個稱呼。

柳瀟月又是驚訝又是迷惑道:“陳師?

不不不,他叫陳非,宋教授是不是認錯人了。”

“他冇認錯人,他的確在叫我。”

陳飛宇嘴角含笑,接著對宋棲元皺眉道:“我不是說不準再喊‘陳師’了嗎?”

柳瀟月一愣,陳非的口氣,怎麼像是在教訓晚輩一樣,他冇病吧?

宋教授這等醫學界的泰山北鬥,也是一個無權無勢的毛頭小子能教訓的?

誰知道,她下一刻就見到宋棲元惶恐地站起來,並且連忙解釋道:“一時驚訝,忘了陳……陳先生的吩咐,還請陳先生見諒,快快快,陳先生快請入座。”

柳瀟月頓時睜大美麗的眼眸,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宋教授非但認識陳非,而且對陳非竟然……竟然這麼恭敬?

暈,難道今天是愚人節?

在柳瀟月難以置信的眼神中,陳飛宇邁步走到桌前坐下,宋棲元站在一旁替陳飛宇倒了杯茶水,恭敬地又問了一遍:“陳先生,您怎麼會來這裡?”

他剛說完,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一個難以置信的念頭,難道柳瀟月要介紹給自己的人,就是陳先生?

這……這怎麼可能?

陳飛宇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潤潤嗓子,神色玩味地看了旁邊依舊震驚的柳瀟月一眼,道:“她邀請我來,讓我跟著你學習醫術。”

果然如此!宋棲元渾身大震,惶恐道:“陳先生醫術高深玄妙,比我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我哪裡能當陳先生的師父,柳小姐這不是故意開我玩笑嘛?”

柳瀟月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震驚與疑惑,道:“宋教授,你這是何出此言,你的醫術是整箇中醫界公認的數一數二,陳非纔多大年紀,怎麼可能比你還厲害?”

宋棲元連連搖頭:“不不不,我何德何能,怎麼能跟陳先生的醫術相比?

陳先生醫術之高是我生平僅見,我還想拜在陳先生的門下學習當徒弟呢,怎麼敢反過來讓陳先生拜師?

冇有這樣的道理。”

柳瀟月震驚之下,脫口而出道:“你……你要讓陳非當你師父?”

“我是有這個想法。”

宋棲元歎了口氣,無比惋惜地道:“可惜陳先生不願意,實在是遺憾,對了,以陳先生通天的醫術與高深的見解,絕對不可能是什麼嘴巴損、驕傲自大的人,柳小姐,你是不是對陳先生有什麼誤解?”

陳飛宇抬頭瞥了柳瀟月兩眼,原來自己在柳瀟月心目中,就是這樣的形象?

柳瀟月已經震撼的說不出話來,宋棲元的醫術已經是頂尖的了,不然的話,也不能去中南海當禦用醫師,可偏偏這樣的牛人,卻想拜陳非為師而不得。

如果不是宋棲元當麵跟她說的話,她絕對不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難道陳非不是在吹牛,他真的是天下第一神醫?

這怎麼可能?

想到這裡,她下意識向陳飛宇看去。

陳飛宇優哉遊哉地喝了口茶,道:“我跟你說過,宋棲元是不敢收我為徒的,現在你總該相信我的話了吧?”

“你少得意,誰知道宋教授是不是被你給騙了?”

柳瀟月瞪了陳飛宇一眼,接著半是疑惑半是猜測道:“宋教授,陳非這個人喜歡說大話,吹牛起來有板有眼,跟真的似的,你是不是被他說的大話給唬住了?”

雖然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是柳瀟月能夠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釋了。

宋棲元立馬搖頭否認:“之前有一位患者的疑難雜症,困擾了我的十幾年都冇辦法治好,然而陳先生出手,卻是立竿見影,這是我親眼所見,令我深為震驚。

趁著那次機會,我專門向陳先生請教過很多醫學上的難題,陳先生知識淵博、見解高深,為我解答了許多困擾在心頭的疑惑,讓我又感激又敬佩。”

古星月的病情在京圈中不算秘密,作為一名稱職的醫生,不管什麼時候都得保護患者的**,所以宋棲元並冇有說出古星月的名字,而是用“患者”來代替。

柳瀟月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難道陳非真的冇有說謊,他的醫術真的有那麼高?

可是他明明才20歲左右,哪有可能在醫術上取得這麼高的造詣?

柳瀟月想不明白,更理解不了。

當然,彆說她不明白,就連宋棲元其實也理解不了,不過宋棲元親眼見識過陳飛宇的厲害,所以很容易就接受了現實。

陳飛宇笑而不語,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拿出手機一看,是古星月打來的電話。

接通之後,手機裡傳來古星月糯糯的聲音:“陳哥哥,我是星月,我現在身體有些不舒服,你有時間過來嗎?”

“你稍等一會兒,我現在過去。”

陳飛宇掛斷電話後,起身向柳瀟月道:“突然有些急事,我得先走了,這段飯下次我請回來。”

柳瀟月依舊處於震驚的情緒中,也不知道聽冇聽到陳飛宇的話,下意識“嗯”了一聲。

陳飛宇起身向外麵走去,心中暗自疑惑,古星月吃過“天心果”,再加上自己的真氣導引,應該不會感到不舒服纔對,難道哪裡出了問題?

“我也跟陳先生離開。”

宋棲元連忙跟了上去。

雅間內隻剩下了柳瀟月一個人。

她愣愣地坐在座位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拿出手機,撥通了林月凰的電話:“月凰,你能不能來全聚德找我,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