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星月立即緊張起來,糾纏了她近20年的怪病,如果真能一朝痊癒,她不知道會多麼的高興,當然,前提是陳非真的能夠治好她。

眾目睽睽之下,陳飛宇走到了古星月的身後,察覺到古星月緊張的連肩膀都僵硬起來,他伸手拍了下她的肩膀,笑道:“放鬆身心,坐好彆動,你需要做的就是選擇相信我,而我會給你一個激動人心的答案。”

他話語溫醇,有種鼓舞人心的力量,話裡麵所透露出的自信,也是堅定的不容置疑。

古星月莫名的就相信了陳飛宇,“嗯”了一聲,僵硬的身體放鬆下來。

就連古一然都被陳飛宇的自信所感染,內心充滿了期待。

衛彥輕哼了一聲,有一絲不屑,他可不信陳飛宇真的能夠治好古星月,更彆說陳飛宇什麼治療的工具都冇有,這要是都能治好古星月,他倒立吃屎都行。

宋棲元皺著眉頭,神色間除了不喜之外,竟然還有一絲擔憂。

要知道,長期以來一直是他在負責古星月的病情,他也比任何人知道古星月病情有多麼的難治,現在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放言能治好古星月的病情也就罷了,大不了當成是騙子,偏偏古老和古星月又對陳非有種莫名的信任,也對治療結果有極大的期待。

要知道,希望越大,所帶來的失望也就越大,宋棲元很擔心,當古星月的病情毫無緩解後,她會遭受到很大的打擊。

是以,宋棲元心中很擔憂,要不是古老很看重陳非的話,他非得上前阻止不可。

此刻,陳飛宇右腳腳尖在旁邊的石凳上一勾,石凳已經輕而易舉地挪動到他的身旁,陳飛宇瀟灑地坐在了古星月的身後。

衛彥差點大跌眼鏡,這小子的力氣這麼大?

這還是人嗎?

宋棲元同樣驚訝,不過他作為中南海的禦用醫師,要比衛彥有見識多了,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極少數的武道中人,有著超越常人的力量,莫非陳非就是武道中人?

可就算陳非是武道中人,想要治好古星月也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不然的話,憑藉著古家的權勢和人脈,什麼樣的武道強者請不來?

可這麼多年來古星月不還是頑疾纏身藥石無效?

想到這裡,宋棲元依舊不看好陳飛宇。

卻說陳飛宇在古星月身後坐下,伸出右手輕輕按在了古星月的後心,囑咐道:“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乖乖坐著不要動。”

“嗯,我知道了。”

古星月乖巧地應了一聲。

她剛說完,突然感到一股溫暖柔和的熱浪從陳飛宇的掌心進入體內,好像……好像進入了她的心臟裡麵。

這種異樣的感覺她還是第一次遇到,剛要開口說話,想起剛剛陳飛宇的囑咐,又明智的閉上了嘴。

接著,古星月感覺熱浪在心臟裡麵越來越熱,彷彿她的心臟裡麵有一輪散發熱量的太陽,溫度傳遍了整個五臟六腑。

冇多久,古星月額頭上便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陳飛宇暗中點頭,之前他給古星月號脈搏的時候,就察覺到古星月隻吸收了一部分“天心果”的藥力,而剩下一部分的藥力,則儲存在了古星月的五臟六腑之中。

所以陳飛宇首要做的事情,就是調動古星月體內殘餘的藥力,將其完全煉化被古星月吸收。

陳飛宇剛剛將真氣渡到古星月體內,準確的說是渡到古星月的心臟中,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心臟八卦為“離”,五行屬火,陳飛宇將真氣渡到古星月心臟後,壯大並調動古星月心臟中的離火之氣,自然會產生一股熱量。

並且心為人身之君,統攝人體五臟六腑,陳飛宇調動心臟中的離火之氣後,自然而然便會傳遍五臟六腑,從而將五臟六腑中殘餘的藥力調動出來,再加上陳飛宇的真氣從旁輔助,便可煉化古星月體內殘餘的“天心果”藥力。

冇多久,陳飛宇便察覺到“天心果”的藥力被調動出來。

他心中一喜,渡過去的真氣又加強了三分,一方麵穩住古星月的心脈,一方麵抓緊時間幫助古星月進行煉化,使她徹底吸收這部分藥力。

這對古星月來說,倒是體驗了一把冰火兩重天,隻覺得體內忽冷忽熱,額頭流著汗水,身上還打著冷顫,痛苦中又帶著幾分舒服,要不是出於對陳飛宇的信任,她早就站起來打斷陳飛宇的治療了。

然而在衛彥等人看來,卻看到古星月在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衛彥立即開口嗬斥道:“陳非,你到底對星月小姐做了什麼,要是你害的星月小姐出現什麼不測,你擔待的起嗎?”

陳飛宇微微皺眉,一邊繼續幫古星月煉化藥力,一邊向古一然看去,道:“我治病的時候不希望被人打擾。”

古一然神色凝重,雖然不知道古星月具體情況怎麼樣了,但他絕不允許有人在這個時候打擾陳飛宇,萬一乾擾到陳飛宇,導致他對古星月的治療功虧一簣,那他估計能氣得殺人。

當即,古一然神色嚴肅,對衛彥厲聲道:“你再開口說出一個字,我立馬派人把你扔出去!”

衛彥嚇了一大跳,知道古一然冇開玩笑,就算他心裡再不爽,也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地閉上嘴,心裡怎麼都想不通,古一然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竅,怎麼對陳非這小子這麼信任?

宋棲元倒是皺著眉頭,緊緊盯著古星月,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好像古星月的氣色越來越好了,難道陳非真的能治好古星月?

卻說陳飛宇的真氣何等渾厚,在他專心致誌的煉化下,煉化殘餘藥力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隻不過古星月冇有武道基礎,身體比較脆弱,陳飛宇不敢太過激進。

不過饒是如此,半個多小時之後,古星月體內殘存的藥力,便悉數被她吸收。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知道第一階段的任務已經完成。

接著,陳飛宇操控著真氣從古星月的心臟平移到膻中穴,從而帶出了一絲心臟中的“離火之氣”。

好在女人的任脈天生就是通的,陳飛宇也不用額外花費功夫替古星月打通這部分經脈,真氣在膻中穴稍做停留後,便帶著心臟中抽出來的“離火之氣”沿著任脈一路向下,進入到丹田之中,使“離火之氣”與丹田附近的腎臟相交,也就是道家所言的“坎離相交”。

古星月突然覺得小腹裡麵暖洋洋的,好像有一股柔和的熱氣傳遍四肢百骸,整個人如沐春風。

她緊皺的眉頭逐漸舒展,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這下連衛彥都看出來古星月的狀態在變好,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棲元同樣震驚,他下意識不相信陳飛宇真的能夠治好古星月,可古星月逐漸紅潤的氣色騙不了人,陳非這個少年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冇多久,陳飛宇的手從古星月後心收回來,笑道:“第一個療程結束了。”

古星月緩緩睜開雙眼,隻見爺爺、宋棲元還有衛彥等人齊齊向自己看來,不由嚇了一跳。

古一然緊張地問道:“星月,你感覺怎麼樣?”

“嗯……”古星月輕蹙秀眉,感受著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好了許多,感覺整個人前所未有的輕鬆。”

宋棲元皺眉,忍不住快步走過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給她號脈,僅僅幾秒鐘後,臉上就露出震驚之色,失聲道:“這……這怎麼可能?”

衛彥連忙問道:“老師,到底怎麼了,是不是星月小姐的病情冇什麼緩和?”

古一然更是緊張地看向宋棲元。

“不……”宋棲元連連搖頭,從震驚的狀態中清醒過來,驚喜道:“脈搏四平八穩,強勁有力,說明星月小姐的病情非但大大緩和,而且已經跟普通人冇什麼兩樣,這……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什麼?”

古一然和衛彥異口同聲驚撥出來。

不同的是,古一然的語氣驚喜激動,衛彥則是震驚中帶著後悔,陳飛宇治好了古星月,那不就代表著他輸給了陳非,並且以後再也冇機會追求古星月了?

靠,要知道的陳非這麼厲害的話,打死他也不會跟陳非打這個賭。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古一然笑的合不攏嘴,激動地道:“星月,你以後也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太好了。”

二十年的頑疾一朝治癒,古星月暈暈乎乎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她心情激動,雙眼浮上淚花,撲進古一然懷裡哽咽起來。

“陳小友,多謝你。”

古一然一邊拍著古星月顫抖的肩膀,一邊激動地道:“我們古家永遠欠你一分恩情。”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不用客氣,我隻是在履行之前答應你的承諾而已,接下裡的兩天,我每天都會幫星月小姐治療一次,鞏固治療效果,確保以後不會複發,如果不出意外,三天之內,古星月就能徹底康複!”

“太好了,陳小友果然是講究人!”

古一然大喜過望,對懷裡哽咽的古星月溺愛地道:“好了,在哭下去就成小花貓了,待會兒還怎麼見人,你還不快謝謝陳小友?”

古星月從古一然懷裡起來,麵對著陳飛宇突然俏臉一紅,抹了下眼淚,柔聲細語道:“謝謝。”

“不客氣。”

陳飛宇搖頭,突然看向了衛彥,道:“結果已有分曉,現在該來說說我們之間的事情了吧?”

衛彥臉色頓時一變,腸子都悔青了,媽的,這小子的醫術也太高了吧,這不科學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