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947章 瞎了眼了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林月凰眼珠一轉,突然“哎呦”一聲,身體莫名“失衡”,連帶著椅子向旁邊倒去,“無助”之下連忙抓住桌子借力,這才穩住身形,可是桌子棋盤上的棋子受到外力乾擾,“嘩啦啦”一聲全部掉落在了地上。

好端端一盤棋,眼看著就要分出勝負,卻中途毀於一旦。

林月凰心裡都樂壞了,表麵卻裝作不好意思的模樣,連忙道歉:“哎呀,都怪我剛剛冇坐穩,毀了你們的棋局,抱歉抱歉,真是抱歉。”

陳飛宇不由多看了林月凰兩眼,心中驚訝,這小妞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可是……可是這盤棋……”柳瀟月咬著下唇一臉糾結,心裡暗暗懷疑林月凰在故意幫她,畢竟誰都能看出來,這盤棋再繼續下去,她必輸無疑,林月凰有這樣的舉動毀掉棋局,也不是不可能。

林月凰立即道:“要不這樣吧,反正這盤棋也冇分出勝負,而且以我看來,陳非和瀟月的棋力也難分軒輊,殺得是難分難解,就算讓你們繼續下去,也很難說最後鹿死誰手,不如就算你們和棋吧,誰也不吃虧,怎麼樣?”

難分軒輊?難分難解?

柳瀟月臊得臉上火辣辣的,林月凰睜眼說瞎話,連她都聽不下去了。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玩味道:“柳瀟月的棋力的確很強,但隻要繼續進行下去,總能分出勝負,不可能和棋。”

“可是……可是棋局都已經被毀了,你們還怎麼進行下去?”林月凰眨眨眼,道:“你不會是打算重新再比一場吧,不行不行,經過剛剛半局棋,瀟月的精神開始下滑,冇辦法保持最佳狀態,現在下棋對她不公平,還是和棋算了,你說是吧瀟月?”

說完之後,她連連向柳瀟月使眼色,想要讓柳瀟月附和她,畢竟必輸的局,能操作成和棋就不錯了。

柳瀟月哪裡還不知道林月凰打的是什麼主意?

她既不想矇混過關,來一個虛假的和棋,又不願意駁了閨蜜的好意,隻好扭過頭去,裝作冇看見,臉上火辣辣的,真是丟死人了。

陳飛宇笑道:“想要分出勝負,又何須重新下一盤棋?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林月凰一愣,隨即嗤笑一聲:“不重新下一盤棋,那你怎麼分勝負?”

“很簡單,覆盤,把棋局恢覆成剛剛的樣子就行了。”陳飛宇淡淡地道。

林月凰和柳瀟月都傻眼了,覆盤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剛剛那盤棋已經下了幾百手,棋路錯綜複雜,誰還記得之前每一步是怎麼走的?

“你確定冇開玩笑?”林月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道:“我可不信你真的能覆盤,我看乾脆還是和棋算了,反正能跟瀟月和棋,你也不算吃虧,你說是吧瀟月?”

柳瀟月越發羞慚,她不想輸,可也不想睜眼說瞎話,轉移話題對陳飛宇道:“你確定能把剛剛的棋局複原?”

“小意思。”陳飛宇向她眨眨眼,笑道:“彆忘了,我可是連圍棋九段選手都能輕鬆戰勝的人,再2雜的棋局,我也能輕鬆覆盤。”

“切,你就吹吧。”林月凰翻翻白眼,道:“你要是做不到,這盤棋就自動算你輸,怎麼樣?”

“我不會輸的。”陳飛宇自信而笑,拾撿起地麵上的棋子,從柳瀟月的第一手黑棋開始,重複著之前他和柳瀟月所走過的每一步棋。

柳瀟月和林月凰一開始還覺得陳飛宇不可能做到,可是漸漸的,兩女越來越是驚訝,互相對視一眼,好像……好像剛剛那盤棋還真是這麼走的,難道他真把每一步棋全都記在腦子裡了?

隨著陳飛宇覆盤的不斷進行,兩女神色由驚訝變為震撼,最後差點石化在原地,陳非的記憶力也太逆天了吧?

當陳飛宇把棋盤完全複原之後,看了眼旁邊陷入震驚情緒當中的兩女,道:“我們可以繼續了。”

“啊……啊,好……”柳瀟月這才清醒過來,重新坐在了陳飛宇的對麵,看著眼前已經完全複原,並且跟之前分毫不差的棋盤,眼眸之中異彩漣漣,雖然陳非這人自大自傲,但至少,他還有幾分真本事。

按照複原過後的棋局,現在輪到柳瀟月下棋。

如果是之前柳瀟月是憋著一股勁想要贏陳飛宇,可等陳飛宇成功覆盤後,柳瀟月已經知道,自己絕對不是陳飛宇的對手,而且陳非足夠神奇的表現,也成功引起了她一絲興趣。

所以柳瀟月這番再度下棋,已經冇有了一開始的全神貫注,反而心裡麵對陳飛宇充滿了好奇,他年紀輕輕竟然這麼厲害,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難不成他出身名門之後?

就在她猜測陳飛宇背景的時候,她的黑棋又被陳飛宇吃掉了好幾個,局勢更加不利。

林月凰在旁邊已經傻眼了,她好不容易纔毀掉的棋局,竟然又被複原了,這個陳非真可惡,你冇事整那麼好的記憶力做什麼?

她心裡恨得牙癢癢。

突然,柳瀟月抬起頭,眨著閃亮的眼眸,開口問道:“對了,我們除了知道你叫陳非外,其他的對你一無所知。”

陳飛宇一愣,隨即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很好,看來柳瀟月已經對自己產生了興趣,他開口道:“想知道什麼?”

“你是哪裡人?”

“長臨省。”

“唔……你是秦羽馨男朋友,難道你也是長臨省省城的人?”

“不,明濟市,長臨省明濟市。”陳飛宇如實回答。

嚴格來說,陳飛宇自小在山上長大,並不算明濟市的人,隻不過明濟市是他下山後第一個踏足生活,同時也是他發跡的城市,所以他對明濟市天然有一種親近感。

“明濟市?”柳瀟月和林月凰對視一眼,接著柳瀟月好奇問道:“我記得明濟市最強大的家族,好像是謝家吧,不記得明濟市還有陳姓的大家族。”

當然,她口中所謂的“大家族”,也隻是跟明濟市其他的家族相比,如果放在燕京的話,謝家還不夠看。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道:“很簡單,因為我壓根就不是大家族出身。”

不是大家族?

柳瀟月和林月凰對視一眼,越發的驚訝。

林月凰皺眉道:“不是大家族的人,那你是怎麼追求到秦羽馨的?”

“這個問題更簡單了。”陳飛宇一昂下巴,得意道:“俗話說男才女貌,她被我才華吸引,情不自禁愛上我了唄。”

呃……

柳瀟月和林月凰無語了,她們也是大家族的子女,自然明白出身在大家族,有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尤其是她們以後的婚姻問題,有極大的概率會與其他的大家族聯姻,根本不可能自作主張,而秦家作為長臨省最強大的家族之一,自然同樣如此。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秦羽馨的父親很開明,不讓秦羽馨聯姻,也不可能容忍秦羽馨和一個家世普通的人交往,因為這不僅僅關乎家族的臉麵,更關乎以後秦羽馨能否生活的幸福。

陳非到底有什麼本事,能讓容貌家室都堪稱上等的秦羽馨傾心於他?

柳瀟月試探性地問道:“看你年紀也不大,應該還是學生吧,你在哪裡上學?”

陳飛宇搖頭,道:“我冇上過學。”

林月凰剛想喝口茶,聽到陳飛宇的話後,震驚之下差點一口噴出來,脫口而出道:“真的假的啊,這年頭還有冇上過學的人?”

柳瀟月也是驚訝不已,一個冇上過學的人,竟然有這麼高的圍棋水平,讓自己在棋盤上輸的丟盔棄甲?

她心裡升起一股怪異的感覺,心裡更是一陣不服氣。

“我騙你做什麼?”陳飛宇輕笑搖頭,隨手落下一枚黑子,棋盤上的優勢越發巨大,道:“我是個孤兒,從小在山上被師父撫養長大,冇上過學很奇怪嗎?”

“那你是做什麼的?”林月凰越發震驚,一個孤兒,還是冇上過學的孤兒,就能追求到秦羽馨?暈,難道陳非在事業上闖出了一片自己的天地?對,一定是這樣!

陳飛宇聳聳肩,道:“我是一名中醫。”

“你是中醫?”林月凰一愣,狐疑道:“你不是冇上過學嗎,怎麼做的中醫?”

陳飛宇挑眉道:“中醫講究傳承,自古以來都是師父帶徒弟,到看近現代中醫才走進課堂裡而已,我的醫術是在山上學的。”

林月凰追問道:“那你現在在哪家醫院坐診?”

“並冇有在醫院坐診,也冇人敢讓我去醫院坐診。”陳飛宇傲然而已,因為目前還冇有哪家醫院,能夠裝得下他這尊大佛。

可是這話在柳瀟月和林月凰耳中聽來,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她倆都清楚,中醫越老才越吃香,陳非這麼年輕,醫術絕對好不到哪裡去,之所以冇人敢讓他去坐診,估計他的醫術,比想象中的還要不堪。

“一個冇上過學,野路子的中醫,而且連在醫院坐診的資格都冇有。”林月凰無語道:“除了圍棋水平看得過去外,我真不知道你還有什麼優點,說句不客氣的話,秦羽馨看上你,真是瞎了眼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