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房內,眾人儘皆石化,尤其是嚴誌遠,嘴巴長得大大的,都能直接吞下去一個雞蛋。

陳飛宇揹負雙手,立在病床前,坦然受之。

胡文廣腰彎的很深,十分恭敬道:“陳神醫,您是什麼時候過來的,提前說一聲的話,也好讓我院各大主任醫師前來迎接您。”

他上次在謝家彆墅和陳飛宇打賭輸了,就已經震驚於陳飛宇神奇的醫術,前不久又親眼見證中醫泰鬥許青山敗在陳飛宇的手下,更是讓他驚為天人,心裡對陳飛宇的醫術早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

他有預感,以陳飛宇神奇的醫術,名動整個華夏醫學界,不,是名震整個世界醫學界,都隻是時間的問題,縱然是現在,陳飛宇和謝家交好,也不是他能夠得罪的,所以他對陳飛宇才異乎尋常的恭敬。

陳飛宇淡淡道:“你起來吧,隻不過來看望一位長輩而已,不用勞師動眾。”

“是是,陳神醫說的對。”胡文廣直起腰身,諂媚地笑道。

突然,嚴誌遠醒悟過來,震驚地指著陳飛宇道:“胡副院長,他就是無證行醫的騙子,你……你怎麼對他行這麼大的禮?”

胡文廣神色一變,突然轉身,一個大耳刮子就抽了過去,罵道:“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說陳神醫是騙子?陳神醫可是堂堂‘天行九針’的傳人,連中醫界泰山北鬥的許青山老爺子都自歎不如,區區一張行醫資格證,怎麼能來界定陳神醫的醫術?”

胡文廣這番話資訊含量太大,嚴誌遠徹底被打懵逼了,呆呆的站著反應不過來,隻是在門口,正好有一位美女護士經過,聽到胡文廣說的“天行九針”後,頓時嬌軀一顫,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戈春蘭同樣震驚不已。

“許青山老爺子醫術高深,絕對是當代中醫大家,就連我和我丈夫,想要去拜訪許老爺子都不一定能見到,想不到飛宇的醫術竟然這麼厲害,連許青山老爺子都甘拜下風,勝男找的這個男朋友,真是撿到寶了!”

戈春蘭呼吸都急促起來。

“飛宇,你又一次給了我驚喜。”柳勝男心裡充滿了激動和自豪。

嚴誌遠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陳飛宇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心裡湧現出濃濃的後悔,羞愧之下,就要轉身逃離這裡。

“等等,你是不是忘了什麼履行承諾?”

突然,陳飛宇在後麵叫住了他。

嚴誌遠臉色頓時大變,他平時仗著市中心醫院主任醫師的身份,從病人那裡斂了不少錢財,如果真的按照賭約辭職,他根本就不捨得,祈求道:“陳先生……哦不,陳神醫,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您,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放過我這一次……”

陳飛宇臉色冷漠,說道:“放過你一次?當你想報警抓我的時候,可曾想過放我一馬?當你指責中醫是忽悠人的玄學時,可曾想過中醫能治好你眼中的頑疾?你自以為是,卻又醫術不精,當醫生隻能誤人誤己,這身白大褂,你根本就不配穿在身上。”

嚴誌遠眼中滿是羞愧之色。

胡文廣嚴肅地道:“陳神醫所言極是,嚴誌遠,回頭寫一份辭職報告,遞到我辦公室來。”

嚴誌遠臉色變幻不休,最終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陳神醫,您看,這個處罰您可還滿意?”胡文廣討好似地笑道。

陳飛宇點點頭,不置可否。

由於戈春蘭已經痊癒,很快就辦好了出院手續,胡文廣在一旁跑前跑後,估計比對自己的親孃都要上心,戈春蘭看在眼裡,震驚於陳飛宇能量的同時,對這個未來女婿更是一千個一萬個滿意。

至於陳飛宇想要送她海灣彆墅的事情,戈春蘭毫不猶豫拒絕了,她本來就不是貪財之人,對她來說,隻要陳飛宇能好好對待柳勝男,比送她什麼禮物都強。

由於戈春蘭大病初癒,陳飛宇考慮到母女兩人肯定有很多話要說,便拒絕了戈春蘭讓他去家裡做客的邀請,獨自離開了。

市中心醫院的二樓,一名美女護士站在窗戶旁,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身影,眼神若有所思,自言自語道:“想不到失傳近千年的天行九針再度現世了,那我們鬼醫一門也是時候重現天下了,陳飛宇,希望你是真的會天行九針,而不是招搖撞騙,否則,你肯定會死的很慘的!”

柳勝男開著車,一路向母親的家裡駛去,嘴角還翹著喜悅的笑意。

戈春蘭坐在副駕駛位,滿意地笑道:“勝男,我跟你講,飛宇絕對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男人,像這樣優秀的男人,身邊肯定有不少女人虎視眈眈,你可得長點心,彆被其她女人把飛宇給迷走了,到時候你就哭吧。”

柳勝男傲嬌地哼了一聲,自信地道:“媽,你女兒的魅力你還不清楚嗎?哪個狐狸精有本事能搶走我老公?”

突然,她想起來陳飛宇口中的“大老婆”蘇映雪,和謝星軒齊名的明濟雙姝。

她嘴角的笑意瞬間僵硬。

“勝男,你怎麼了?”戈春蘭關心問道。

柳勝男勉強一笑,說道:“媽,我冇事。”

戈春蘭大病初癒,又有了陳飛宇這麼優秀的未來女婿,心情大好,也冇發現柳勝男的異常。

臨近晚上8點的時候,陳飛宇吩咐赤練開車,朝望江樓而去。

此刻,望江樓頂層,長臨群雄早已齊聚,除了蔣天虎、成仲等人外,還有長臨省另外4個市區的地下世界大佬也在其中,這裡,已經彙聚了幾乎長臨省一大半的地下世界勢力!

這些人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等待陳飛宇。

“成老爺子,陳先生真有傳說的那麼厲害?我這可是完全看在你的麵子上纔來的,彆到時候把我給忽悠了。”江義市地下世界大佬馮振宇皺眉問道。

此言一出,頓時,包括剩下新來的三位大佬,齊齊豎起耳朵聽了起來。

成仲就坐在他的旁邊,聞言笑了起來,向周圍看去一眼,拍拍馮振宇的肩膀,說道:“放心吧老弟,咱倆都認識這麼多年了,我什麼時候坑過你?陳先生雖然年紀尚輕,但是劍法通神,氣度非凡。當日你冇見到,陳先生和屠岩柏一戰,堪稱驚天地、泣鬼神,在滾滾大江之上,陳先生一劍斬落屠岩柏項上人頭,嘖嘖,豈一個豪邁了得?”

馮振宇一呆,驚訝道:“那麼牛逼?那以後他豈不是要飛龍在天?”

成仲嚴肅地點點頭,說道:“所以我才把你喊過來,就是擔心你以後與陳先生為敵,說難聽點,他要對付你,也就一劍的事情。再說,隔壁玉雲省的裴楓虎視眈眈,說不定什麼就會把手伸進長臨省來,想要對抗如日中天的裴楓,咱們長臨省除了陳先生外,不做第二人想。”

馮振宇後怕的點點頭,拱手感激道:“多謝成老哥了,改天找個時間我做東,咱倆好好喝一杯。”

“這敢情好。”成仲嗬嗬笑道。

突然,樓下有小弟恭聲喊道:“陳先生到。”

眾人齊齊一驚,尤其是馮振宇,連忙收斂情緒,凝神端坐。

片刻後,陳飛宇揹負雙手,和赤練一先一後走了進來。

眾人齊齊站起來鞠躬,恭聲道:“陳先生好。”

聲音震天,氣勢淩人!

就連跟在陳飛宇身後的赤練,看到眼前一眾大佬齊俯首低眉的場景,都感到一陣熱血沸騰。

陳飛宇神色不變,說道:“好像來了幾位新朋友。”

馮振宇立即恭敬地笑道:“陳先生,在下江義市馮振宇,聽到陳先生的大名,所以前來一睹陳先生的風采,今日一見,果然聞名不如見麵。”

“陳先生好,在下是陽龍市江鐵紅。”

“青蘭市趙宗,拜見陳先生。”

“在下是……”

新來的四名大佬相繼走出來拜見陳飛宇。

赤練在一旁,內心震驚不已,這四人無一例外,都是長臨省其他市區的老大,加上蔣天虎等人,共11位大佬,已經是長臨省地下世界的半壁江山了。

陳飛宇表情淡然,不言不語。

成仲等人互相對視一眼,突然不約而同說道:“我等以後,願意追隨陳先生,以陳先生馬首是瞻!”

陳飛宇心裡冷笑一聲,對這些人的想法洞若觀火,一來無非是畏懼自己的武力,二來,是想把自己拉出來,從而對抗玉雲省的裴楓。

不過陳飛宇也正巧有用的到他們的地方,也算是各取所需。

“善。”陳飛宇點點頭,這代表著從這一刻起,他成了長臨省地下世界首屈一指的大佬。

成仲等人大喜過望,神色間有掩飾不住的喜意。

“主人年紀輕輕,便已經掌握了長臨省地下世界的半壁江山,真是令人震驚,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就連我也不會相信。”

赤練心生感慨。

如果讓她知道,陳飛宇剛下山滿打滿算也就一個月的話,估計會更加震驚。

突然,望江樓外,波濤洶湧,劍氣縱橫。

陳飛宇微微皺眉,感受到一股極其強大的劍意,由遠及近,滾滾而來。

驀然,陳飛宇對麵的牆壁上,“轟隆”一聲,整個堅硬的牆壁頓時化為齏粉。

眾人紛紛驚呼一聲。

下一刻,一人青衫仗劍,從化為粉末的牆壁處,踏步走了進來,神態宛若天人,環視眾人,冷傲道:“今夜,為殺陳飛宇而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