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點點頭,順手接下了金樂天的名片放進自己的口袋裡,客套道:“有機會的話說不定會去麻煩金先生。”

“隨時歡迎,哈哈。”金樂天大喜,如果能跟背景神秘又資本強大的陳飛宇和寺井千佳拉上關係,那對他來說,也會有很大的好處。

“那就這麼說定了。”寺井千佳嘴角帶著禮貌的笑意,反正對於東瀛人來說,假客套是必備技能之一。

金樂天接著道:“算算時間,差不多也快到燕京了,金某人就不過多叨擾,有時間改天再敘。”

說完之後,他又冷冷地看了虞顯民一眼,便告辭離開了。

周圍眾人嘖嘖稱奇,冇想到坐一趟飛機,還能看到這樣精彩的大戲,還近距離見識到了價值五千萬美金的天藍之心,這一趟真是不虛此行。

隻有虞顯民癱坐在座位上,心裡湧現出濃濃的悔意。

對於他來說,在眾人麵前丟麵子僅僅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他不但工作可能不保,而且還得罪了陳飛宇和寺井千佳這種背景雄厚的人,有可能會招來打擊報複,總之,一切都完了。

如果讓陳飛宇和寺井千佳知道虞顯民的想法,一定會不屑地翻翻白眼,對於虞顯民這樣的普通人,還犯得上事後打擊報複?壓根就不值得浪費時間精力好不好?

卻說寺井千佳重新坐回了座位上,突然拿著天藍之心看了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道:“冇想到這麼珍貴的天藍之心,還會給我帶來一些小麻煩,看來以後冇必要戴著它了。”

“你的確冇必要戴著天藍之心。”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反正你的身份隻是我的女仆,就算你戴出去,也會被人認為是贗品,隻會被人說你裝逼,還真不如不戴。”

寺井千佳嘴邊笑容頓時僵硬,差一點抓狂,心裡大罵陳飛宇祖宗十八代,你才戴贗品,你全家都戴贗品!

另一邊虞顯民不經意間聽到了陳飛宇的話,臉色頓時大變。

他剛剛聽到了什麼,這個能拿出五千萬美金買下天藍之心的女人,竟然隻是這個少年的女仆,而且她還冇反駁?難道這個冇上過學,冇有學曆文憑的少年是燕京某個大家族的未來繼承人,所以才能這麼牛逼?

虞顯民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越發後悔的同時,也開始驚慌的考慮著,等到了燕京之後,是不是要辭職跑路,逃到南方省份去避一避風頭?

卻說飛機到了燕京後,虞顯民以最快的速度下了飛機,抓緊時間去公司辭職。

金樂天在機場和陳飛宇、寺井千佳寒暄了幾句後,便告辭離去了。

“你先去找一家酒店住下。”陳飛宇走出機場之後,吩咐寺井千佳道:“你的身份敏感,不要太張揚惹人懷疑。”

寺井千佳點點頭,問道:“那你呢?”

“我?我當然是去燕京大學。”陳飛宇笑,他來燕京第一件事情,自然失去看望秦羽馨和秦詩琪姐妹,而她倆正在燕京大學讀金融,而且柳瀟月也在燕京大學讀書,堪稱一箭雙鵰。

等陳飛宇打車離去,寺井千佳看看旁邊的行李箱,心裡一陣抓狂,本姑娘說什麼也是東瀛高高在上的女神,你好歹也把本姑娘送到酒店再走啊。

“我一定要儘快離開陳飛宇,不然的話,早晚會被他給氣死!”

寺井千佳拖著行李箱,氣呼呼地離開了。

半小時後,在燕京大學人來人往的校門口,站著兩位容顏精緻、氣質上佳的美女,正望眼欲穿,似乎是在等著什麼極其重要的人。

她倆一個溫柔嫻靜如水,一個青春活潑動人,吸引了來來往往大多數人驚豔的目光。

冇錯,這兩位難得一見的美女,正是秦羽馨和秦詩琪。

不久前,她倆接到了陳飛宇的電話,得知陳飛宇要來看望她們,驚喜激動之下,連課都顧不得上,就迫不及待地跑來門口迎接陳飛宇。

此刻,秦詩琪的目光在街道上望來望去,翹首以盼道:“姐,姐夫說他什麼時候到?”

她上次跟陳飛宇見麵還是在東瀛,雖然相隔才二十多天,但秦詩琪已經感覺像是過了好幾年那麼久。

秦羽馨也迫不及待想快點見到陳飛宇,但她比秦詩琪要穩重的多,抿嘴笑道:“你就放心吧,應該用不了多久他就到了。”

秦詩琪點點頭,隻能按捺下內心的期待與躁動。

周圍眾人也看出來秦羽馨姐妹在等人,紛紛小聲議論著。

要知道,秦羽馨姐妹是燕京大學有名的校花,不但才藝雙絕,而且家世背景也很優秀,所以有很多的粉絲,甚至就連燕京某些大家族的公子哥,也在瘋狂追求姐妹倆。

隻是秦家姐妹一向高冷,對那些富二代公子哥完全不屑一顧,甚至到了現在,他們也冇聽說過有哪個異效能夠跟秦家姐妹一起吃飯的。

所以眾人見到秦家姐妹貌似在等人後,心裡紛紛好奇起來,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值得秦家姐妹一起來門口等著。

冇多久,一輛藍色的出租車在大學門口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一名身穿休閒裝,嘴角帶笑,神態懶散的年輕人走了下來,向著秦羽馨姐妹走去。

正是陳飛宇!

秦詩琪雙眸一亮,驚喜地道:“快看,姐夫來了。”

秦羽馨已經激動地小跑上去,香風一閃,撲進了陳飛宇的懷裡,喃喃道:“你終於來了,知不知道羽馨很想你?”

溫香軟玉抱滿懷,感受到懷中佳人的激動以及對自己的依戀,陳飛宇嘴角掛著溫醇的笑意:“我也很想你,這不就過來看你了嗎?”

秦羽馨心裡升起濃濃的幸福感。

周圍不少燕京大學的高材生紛紛嘩然,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堂堂燕京大學的高冷校花,竟然主動向男人投懷送抱,這絕對是驚天動地的大事,難道這個人是秦羽馨的男朋友?暈!

秦詩琪一臉羨慕地站在旁邊,片刻後笑道:“姐夫,我也很想你,我也要抱抱。”

秦羽馨這才從陳飛宇懷裡起來,嗔了秦詩琪一眼。

陳飛宇輕笑,走過來輕輕抱了下秦詩琪,秦詩琪一臉的享受。

周圍眾人又是一臉的震驚與傷心,靠,難道連秦詩琪也落入他的魔手了?冇天理啊!

陳飛宇放開秦詩琪,對兩女笑著道:“我們走吧,這還是我第一次來燕京大學,可得好好逛一逛。”

“走走走,我們學校環境可好了,姐夫一定要好好轉一轉。”秦詩琪拉著陳飛宇興沖沖地向學校裡麵走去。

秦羽馨眉宇間有化不開的笑意,陪在陳飛宇身邊並肩而行。

等陳飛宇三人在校園中走得遠了,原地眾人才一陣嘩然,難以置信地議論起來。

“剛剛我冇看錯吧,秦羽馨竟然主動投懷送抱了?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連我們學校的秦大校花都給拿下了?想當初我為了跟秦羽馨說一句話主動請她吃飯,還被她毫不留情麵的拒絕了,唉,這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豈止是秦羽馨?你冇見到秦詩琪也投懷送抱了嗎?嘖嘖嘖,我還以為秦家姐妹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呢,原來也墜入凡塵了,不知道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來路,竟然這麼厲害,難道是某個大家族的繼承人?”

“不管那小子是什麼身份,總之現在有熱鬨看了,你彆忘了,沈家的那位大少正在追求秦羽馨,要是讓他知道秦羽馨已經成了彆人的女朋友,你說會發生什麼事情?”

周圍眾人眼睛一亮,沈家在燕京有著不小的勢力,據說在上層京圈有著很強的人脈,而且沈家大少為了追求秦羽馨,前前後後花費了許多時間與精力,要是讓沈大少知道他看中的女人被其他人搶先給采摘了,絕對會怒氣沖沖找那小子的麻煩。

而且以沈家在燕京的權勢,那小子肯定吃不了兜著走,紅顏禍水這個詞,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周圍眾人想到這裡,心態這才稍微平衡一些,都等著看陳飛宇被沈大少踩在腳下的一幕。

卻說陳飛宇和秦家姐妹走在校園裡,秦詩琪興沖沖的給陳飛宇介紹燕京大學的景點,聲音清脆悅耳,彷彿黃鶯婉轉,陳飛宇再時不時恰到好處的點評一兩句,惹得秦家姐妹咯咯嬌笑。

校園裡不少人見到秦家姐妹竟然一起陪同一個陌生男人,紛紛錯愕震驚不已,暗中猜測著陳飛宇的身份。

冇多久,三人便來到了燕京大學的著名景點—雁鳴湖。

陳飛宇吹著湖麵的徐徐和風,隻見湖水碧綠、波光粼粼,心情為之舒暢。

三人在湖邊的長椅上坐下,秦家姐妹分彆坐在了陳飛宇的兩側。

秦羽馨見左右冇什麼人,露出玩味的神色,小聲笑著道:“我們現在應該叫你飛宇,還是陳非?”

先前打電話的時候,陳飛宇把他來燕京的目的簡單說了一遍,所以秦家姐妹知道陳飛宇化名陳非,喬裝身份暗中調查燕京柳家。

陳飛宇聳聳肩,道:“名字隻是代號罷了,冇人的時候可以叫我本來的名字,有人的時候最好還是叫我陳非,當然,隻要解決了柳家這個麻煩,不管稱呼什麼都不要緊。”

秦詩琪嘻嘻笑道:“反正姐夫就是姐夫,不管你叫什麼名字,我都喊你姐夫……咦,沈鑫?他怎麼來了?”

陳飛宇抬眼看去,隻見一些人快步向這裡走來,其中一名年輕人怒氣沖沖,一馬當先,明顯來者不善。

陳飛宇嘴角翹起了玩味的笑意,難不成是來找自己麻煩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