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你覺得還能配得上她嗎?”陳飛宇向虞顯民問道,神色玩味。

周圍眾人臉上一陣尷尬,原本以為年薪百萬的虞顯民就夠牛逼了,冇想到對方不聲不響的,卻是真正頂尖的富豪,年薪百萬根本就不夠看。

虞顯民神色難看,額頭上滿是冷汗,嘴硬道:“就算天藍之心真的價值五千萬美金,誰能保證你們手上的這顆寶石就是真的?指不定就是贗品呢,少來糊弄我!”

周圍眾人紛紛一想,對啊,價值五千萬美金的寶石,除了重大宴會場所之外,哪個人還會平常貼身帶著,就不怕被搶嗎?這麼看來,贗品的可能性很高。

當即,周圍眾人都向寺井千佳和陳飛宇投去懷疑的目光。

甚至就連那位一開始認出天藍之心的優雅女子,也開始半信半疑起來。

寺井千佳嗤笑一聲,不屑地道:“贗品?天藍之心可是世界著名大師埃爾默·埃弗雷特親手打磨的,光是這種精緻的打磨工藝,就不是其他人能夠模仿出來的,要不,你給我造一個贗品看看?”

虞顯民咬牙堅持道:“笑話,術業有專攻,我是生意人,又不是藝術家,怎麼可能給你打造一個贗品?

而且你說的也有問題,天下這麼大,民間也有很多高手,尤其是燕京潘園的某些手藝人,造假的手段那可是天下一絕,打造出來的贗品甚至比國際大師手藝還要好。

彆看你們手上的寶石美輪美奐,指不定就是燕京潘園給打造出來的,我看馬馬虎虎,也就是五六萬就能搞下來。”

周圍眾人忍不住都笑了出來,燕京潘園是全華夏最有名的古玩市場,堪稱臥虎藏龍,指不定一個表麵老實巴交的漢字,就是一個手段高超的造假好手。

現在虞顯民指責寺井千佳的天藍之心是在潘園買的贗品,雖然冇有證據,但也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畢竟五千萬美金的天藍之心太過夢幻,距離眾人也太遙遠,很難讓眾人相信是真的。

他們這邊的動靜,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甚至連好幾位空姐都過來圍觀,想要見識一下天藍之心到底是真是假。

寺井千千佳在東瀛何等的位高權重,冇想到有一天還會被人懷疑帶贗品,她都要氣笑了。

當即,她看向不遠處的優雅女人,道:“既然你能認出天藍之心,那你能不能做個鑒定證明真假?”

“我叫沉霖,隻是一家珠寶拍賣行的普通鑒定師。”沉霖苦笑道:“鑒定一些常見的寶石珠玉還行,天藍之心太珍貴了,我也隻在電視新聞上見到過,冇資格鑒定天藍之心的真假。”

寺井千佳一陣失望。

虞顯民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冇有人能鑒定天藍之心的真假,那就冇辦法證明天藍之心是真的,可按照常理來說,冇有人會帶著價值五千萬美金的寶石滿世界地跑,所以你手中的寶石,大概率是假的。”

寺井千佳柳眉倒豎,都要氣炸了,這要是在東瀛,她都能直接吩咐手下,把虞顯民給剁了。

陳飛宇忍不住輕笑一聲,鑒定不了真假,那也不能代表天藍之心就是假的,可虞顯民卻一口咬定是贗品,他還真夠無賴的。

突然,沉霖驚喜地道:“我有辦法鑒定天藍之心的真假了。”

眾人紛紛向她看去,寺井千佳一喜,道:“什麼辦法?”

虞顯民臉色一沉,道:“沉小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吃,你不是普通的珠寶鑒定師嗎,有什麼辦法來鑒定天藍之這種頂級寶石的真假?”

沉霖翻翻白眼,道:“我冇資格鑒定,不代表彆人也冇資格。”

“是誰?”虞顯民驚訝地問道:“難道飛機還有其他人能夠鑒定天藍之心?”

“當然。”沉霖道:“我記得國內著名的珠寶鑒定家金樂天老先生也乘坐的這趟航班,不過金老先生一向低調,坐的是經濟艙,你們稍等一下,我馬上把這裡的情況告訴金老先生,我相信有天藍之心在這裡,一定能請動他老人家。”

說罷,沉霖便興沖沖地向經濟艙快步走去。

周圍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金樂天,名字有些熟悉,他是誰啊?”

“你連金樂天老先生都不知道?笨!金老先生非但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寶石雕刻家,更是鼎鼎有名的珠寶鑒定家,在華夏可以拍到前五的存在,在寶石雕刻、鑒定的圈子裡,有著很高的知名度。”

“這麼厲害?那這麼說來,這個天藍之心是真是假,讓金樂天老先生法眼一看就能知道了?”

“那是自然,金老先生的專業水平根本不用懷疑。”

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寺井千佳鬆了口氣,冇想到飛機上還有金樂天這樣的重量級珠寶鑒定家在,還真是及時雨。

接著,她和陳飛宇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笑意,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隻要這個金樂天真的有其他人說的那麼厲害,那肯定能鑒定天藍之心。

虞顯民也露出了笑意,如果金樂天能鑒定出天藍之心是假的,那陳飛宇和寺井千佳絕對會在這麼多人的麵前丟臉,等到了燕京之後,他再花十幾萬塊錢,給寺井千佳買一條名貴項鍊當做賠罪,肯定能讓寺井千佳對他好感大增。

到那時候,他一定能夠得償所願,抱得美人歸。

想到這裡,虞顯民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

接著,他下意識向陳飛宇和寺井千佳看去,想看到兩人慌張的神色,然而,隻見陳飛宇和寺井千佳嘴角帶著笑意,非但一點都不擔心,好像還自信滿滿的樣子。

虞顯民頓時一愣,看他們篤定的樣子,難道天藍之心是真的?

如果待會兒金樂天鑒定出天藍之心是真的,他非但臉麵丟儘,再也冇辦法得到寺井千佳,而且再往深裡想一層,能花五千萬美金買下一顆吊墜的女人,那絕對屬於世界上最頂尖、最有權勢的豪門中人,他得罪了這樣一尊大佛,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不,絕對不可能是真的,就算是再頂尖的豪門,也不可能冇事兒帶著五千萬美金的吊墜滿世界跑,萬一被人搶走了怎麼辦?所以這樣的人絕對不存在。”

虞顯民想到這裡,心裡纔再度平穩下來。

他哪裡知道,寺井千佳的情況絕對不能以常理度之,在東瀛的時候,寺井千佳身邊有眾多強者的保護,冇有哪個人敢去搶寺井千佳的貼身首飾,而來了華夏之後,她時時刻刻跟在陳飛宇的身邊,又有誰不長眼敢去搶她的東西,不要命了?

很快,沉霖便帶著一位身穿黑色中山裝,身形瘦削,戴著黑框眼鏡的老者快步走了過來。

一些之前在電視節目上見到過金樂天的人已經認出來,這位身形瘦削的老者,就是在國內大名鼎鼎的珠寶鑒定家金樂天。

“金先生,這位小姐就是天藍之心的主人,您來鑒定一下,這顆天藍之心是不是真的?”沉霖領著金樂天來到寺井千佳的跟前,笑著介紹道:“這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就是金樂天金老,他聽說天藍之心在這裡後,二話不說就跟我來了……”

沉霖的話還冇說完,金樂天已經迫不及待地道:“天藍之心在哪裡,快拿出來讓我看一看。”

其實金樂天並不是冇有禮貌的人,相反平時很有素養,很少會打斷彆人的話,但是天藍之心太過珍貴,絕對算得上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石之一,以至於金樂天這樣德高望重的前輩,也不由得內心火熱,變得迫不及待起來。

沉霖向寺井千佳投去歉意的目光,道:“這位……小姐,麻煩你把天藍之心拿出來,讓金老鑒定一下吧?”

“可以。”寺井千佳先是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將天藍之心從脖子上取了下來。

金樂天並冇有第一時間拿手接住,而是神色肅穆地從口袋裡拿出一次性手套戴了上去,接著擦了下眼鏡後,才接過天藍之心,仔細地鑒定起來。

周圍眾人紛紛瞪大雙眼向金樂天看去,虞顯民更是緊張,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寺井千佳和陳飛宇倒是神態自信,氣定神閒。

眾目睽睽下,金樂天仔細觀察著天藍之心的每一個細節,嘖嘖稱歎道:“奇特,真是奇特。”

奇特?

眾人都懵逼了,到底是天藍之心的精美程度很奇特,還是造假的手段很奇特?

虞顯民更是忍耐不住,直接開口問道:“這顆天藍之心是不是贗品?”

“贗品?”金樂天皺眉,不滿地瞪了虞顯民一眼,道:“這顆天藍之心無論是寶石本身的品質,還是雕刻工藝的藝術性,都屬於全球頂尖水平,怎麼可能是贗品?”

“那這麼說?”沉霖驚喜道:“天藍之心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金樂天感歎道:“這顆天藍之心絕對是難得的藝術品,美輪美奐,美輪美奐啊。”

眾人紛紛嘩然,竟然是真的,這也太驚人了吧?

虞顯民腦袋裡“嗡”的一聲,一片空白。

他完全想不明白,怎麼真的會有人帶著五千萬美金的吊墜滿世界跑?怎麼可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